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骑遇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二十五章 桀骜不驯

更新时间:2019-08-14
在英格利思的赛马拍卖行布里斯班育马场长大的【摇滚铁匠】,看过很多场速度赛马的热血比拼,更见过不计其数的纯血马接受练马师的调教。

  却还是第一次看到盛装舞步的表演。

  因为长得没有【摇滚铁匠】这么“拉风”,走秀的时候,有些兴致缺缺的【享誉国际】,在看到自己骑手的那一秒,就挺起了自信的“胸膛”。

  配合多年,【享誉国际】的舞步和盛装骑手的动作,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和谐之感。

  1997年出生的【享誉国际】已经是一匹十七岁的老马了,退役多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儿子”太有出息,他也不会再有表演的机会。

  【享誉国际】的年纪,已经到了盛装舞步运动生涯的末期,加上退役了这么多年,做不了跑步定后肢旋转、和空中连续换腿这样的高难度动作了。

  或许是为了帮【享誉国际】留住青春最后的尾巴,骑手选择了欢快的自由配乐。

  第一首就是让【铁匠】一舞成名的《Do Re Mi》。

  和【铁匠】欢脱得只自剩下自由的《铁匠之舞》相比。

  【享誉国际】版的《Do Re Mi》更多的是骑手和马的完美配合。

  每一个动作都是有目的的,每一个落点都是精准的。

  简单的音乐启蒙曲,简单的动作,却将【享誉国际】被精心调教过的功底,展露无余。

  骑手的表扬和观众的欢呼,让【享誉国际】的自信,延伸到了身上的每一个毛孔。

  在齐遇看来,既不自由,也不奔放的舞步,在骑手盛装的加持下,变得充满了仪式感。

  【摇滚铁匠】更是为此着迷。

  【铁匠】的脑袋,不停的往齐遇的大腿上蹭,他也想要被加持。

  充满羡慕的眼神。

  一反常态的动作。

  无一不在表达【铁匠】此时的心情。

  【摇滚铁匠】渴望接受教育,渴望自信地起舞,渴望接受万众的瞩目的追捧。

  他甚至聪明到想直接把齐遇顶起来,让齐遇像【享誉国际】的骑手那样,直接骑到自己的背上。

  明明摇滚伏尔甘的《铁匠之舞》要比【享誉国际】这样处处透着规矩的舞步要好看得多。

  但【铁匠】就是没办法不羡慕此时的【享誉国际】和他背上的骑手。

  【铁匠】在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的布里斯班育马场,看过很多年幼的纯血马接受载人训练。

  对于这样的训练,【铁匠】一直都是兴致缺缺的。

  齐遇从【铁匠】的表情,得出了他压根就不想接受调教也不想让人骑的结论。

  哪成想,让铁匠兴致缺缺的,从来都只有和速度竞赛有关的训练而已。

  看到退役的【享誉国际】表演盛装舞步。

  【铁匠】身上的盛装舞步基因,就和齐遇身上的打铁基因一样,开始叫嚣。

  【摇滚铁匠】瞬间就有了无处安放的、想要练习盛装舞步的心。

  作为齐小遇同学的宠物。【铁匠】口不能言。

  可是,经过三年的朝夕相处,齐遇已经能够很容易地解读【铁匠】肢体动作想要表达的意思。暖暖一生对你的所爱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说服齐小遇同学,让她的心肝小匠匠练习盛装舞步,但【蓝荷·TJ】可以。

  齐遇由着【蓝荷·TJ】看完了【享誉国际】的整个表演,并且现场就宣布要给【铁匠】找最好的盛装舞步驯马师和骑手。

  【摇滚铁匠】团队的人,为此欣喜若狂。

  【享誉国际】骑手,就这样走进了齐遇的视野。

  在马术的世界里,能不能拥有一匹好马,几乎决定了一个骑手运动生涯的成败。

  如果【享誉国际】的马蹄铁在08年奥运会的时候,没有出问题。

  如果骑手能骑着【享誉国际】拿到奖牌,甚至只是前八名,他都不会缺马主送上的一匹好马。

  可惜的是,【享誉国际】和他的骑手,直到退役都没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让【享誉国际】退役的建议,是Ada提出来的。

  虽然,换上了齐铁川的手打马蹄铁之后,【享誉国际】有状态越来越稳定的趋势,但是先天的马蹄缺陷,还是让【享誉国际】饱受炎症的困扰。

  【享誉国际】没有可能以高强度训练的“运动员”身份,坚持到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

  除非不考虑【享誉国际】2012年之后的生存和正常行走的问题。

  拼了命地再上一次奥运会,要么两个前蹄报废,要么在训练或者比赛中受伤,被执行安乐死。

  【享誉国际】在职业生涯黄金年龄到来之前退役,没能再给他的骑手带来更多的荣誉,却也有了平安喜乐四肢健全的“退休生活”。

  只是可惜了他的骑手,再也没能遇到一匹用拥有在奥运会夺牌实力的马。

  给【摇滚铁匠】找盛装舞步骑手和练马师的消息,还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发布。

  身在现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享誉国际】骑手,就毛遂自荐了。

  拥有把热血马【享誉国际】训练成擅长盛装舞步的马术三项赛奥运马经历,让骑手的简历看起来就很吸引人。

  像【摇滚铁匠】这样的一匹极具天赋的马,是任何一个高水平的盛装舞步骑手,都梦寐以求的。

  如果有机会多和【享誉国际】的骑手以及练马师接触,十四岁还没有彻底遗忘小哥哥的齐小遇同学,应该会对小哥哥的印象越来越深刻。

  然而,【享誉国际】的骑手和他带来的驯马师,经过两个星期,“玩命”般艰苦卓绝的努力,还是把【铁匠】还“调教权”给了他的宠物主。

  齐遇说,【摇滚铁匠】发了疯地想要开始做盛装舞步的训练,说【摇滚铁匠】流露出渴望到极致的被调教的眼神。

  骑手和练马师来了之后,看到的,只有铁匠暴戾到极致的性子,而不是渴望的极致的眼神。

  别人家的马,不到一岁,就已经学会接受牵行并安静地站立了。

  【蓝荷·铁匠】用来招呼靠近他骑手和练马师的,是曾经受过伤的蹄子,和私马定制的马蹄铁。

  驯马师想要牵行【铁匠】的努力,骑手想要给【铁匠】佩戴无衔铁水勒的努力,都以差点被踩踏受伤的结局收官。

  【铁匠】的暴戾和他的盛装舞步基因一样,都是遗传的。打完猪好睡觉

  【蓝荷·TJ】的奥运季军父系【蓝荷·唐·舒弗罗】,在开始接受盛装舞步练习的那一年,就桀骜到差点让人把它给阉了。

  【蓝荷·唐·舒弗罗】不仅是【蓝荷·铁匠】的父系,还是最近几年,世界排名第一的盛装舞步名马Weihegold Old——黑美人的父系。

  今年(2019年)黑美人帮助盛装舞步女王——德国骑手Isabell Werth赢得了第五个世界杯冠军。

  如果【蓝荷·唐·舒弗罗】在幼年的时候,就被阉割了,那么,如今的盛装舞步世界,就不会有一个常年霸占榜首位置的盛装舞步女王。

  【摇滚铁匠】的桀骜程度,和他的父亲比起来,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整个一个有过之而无不及。

  齐遇的心肝小匠匠,在训练场上,桀骜不驯到了让人想要直接把他消灭掉的程度。

  面对被齐遇宠坏了的【蓝荷·TJ】,【享誉国际】的驯马师和骑手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驯服一匹被宠坏了的马,比驯服一匹野马的难度,都要来得更大。

  好在,【摇滚铁匠】现在团队里面,都是清一色的盛装舞步马领域资深人士。

  【摇滚铁匠】的顶级流量又不是刷出来的。

  走了两个,还能再找两个。

  团队的人前前后后给【蓝荷·TJ】找了不下八个优秀的驯马师和骑手。

  都是在业界能够数得上号的。

  却无一例外的,都以失败告终。

  如果那些驯马师不去触碰和招惹【铁匠】,那【铁匠】就采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

  可如果有人想要强行给他套上缰绳,或者调教索、调教背包还有马鞍什么的。

  【铁匠】就会让那个人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蹄冠线给踢爆的。

  被齐遇宠成吉祥物的【摇滚铁匠】,任性程度,令人发指。

  【蓝荷·TJ】想要接受教育,【蓝荷·铁匠】想要学盛装舞步,但是,心肝小匠匠不接受除了齐遇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的骑乘和训练。

  宠物【铁匠】就是这么的任性。

  想要接受教育却不好好上学。

  非要来一个极具澳洲特色的“Home School”,让完全没有能力教他的齐遇亲自调教。

  这就难倒了既不是骑手也不是驯马师的齐遇。

  齐遇在驯马和骑行方面的水平,就比“文盲”好那么一点点。

  一如Ada在私人兽医群里面说的,齐遇对驯马一无所知。

  天才驯马师?

  不能够!

  整天被【铁匠】把糖和苹果抢走的齐小遇通讯,被马驯还差不多。

  在布里斯班育马场生活的这么些年,齐遇没有骑过【铁匠】不说,因为爱屋及乌,她连任何一匹马,都没有骑上去过。

  从来都不会“强马所难”的齐遇养出来的宠物【铁匠】,却比任何马都更擅长强人所难。

  一边是求知若渴,一边是暴戾无双。

  【铁匠】用自己的倔强,告诉齐遇,什么叫“我是你的宠物,我没有你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