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人魔之路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32章 劫后余生

更新时间:2019-07-21
大汉手中的刀胚尚未铸成兵器的形状,只是初具雏形,根本算不得一柄好的兵器。因此即便被此人灌入了真气,也无法抵挡北河手中同样灌入了真气的偃月弯刀。

  在北河竭力一斩之下,此人手臂直接被斩断。

  北河也没有料到是这般结局,并且不等他有所动作,大汉左右脚前后抬起,一甩之下,死死抱住他双腿的两个双胞胎汉子,就被他给甩了出去。一人砸在墙壁上,一人砸在了一堆废弃的兵器堆中,各自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来。

  见状,北河将劈斩在地上的偃月弯刀一个反转,刀口向上,猛地一撩。

  大汉虽然断了一臂,不过深知此乃凶险万分的时刻,于是立刻向后退。就见北河向上这一撩,刀锋几乎是贴着此人的面门被他避开。

  当大汉站在了两丈之外后,连忙将体内的真气给调动,封堵住了肩头处的一根根血管,一时间狂喷的鲜血终于缓和。

  此人看向北河,露出了龇牙欲裂的神情来。

  北河一声冷哼,他用偃月弯刀将地上属于大汉的断臂一挑,这截依然抓着半截刀刃的断臂,就被北河挑起来,落入了不远处此人铸造兵器的火炉中,但听“呼呲”一声,大汉的断臂瞬间被熊熊火焰给点燃,化作了灰烬。

  “我要宰了你!”

  大汉怒不可歇,向着一旁掠去,从兵器架上抽出了一柄重剑,单手紧握,向着北河冲来。

  面对来势汹汹的此人,北河同样一咬牙迎了上去,靠近之后将手中偃月弯刀向前一刺。

  大汉一个斜劈,“锵”的一声,手中重剑将偃月弯刀给劈开。

  跟此人一记硬碰硬,北河虎口崩裂,脚步踉跄后退,甚至嘴角都溢出了一缕鲜血。

  暴怒的大汉已经没有任何保留,这一刻气境的实力尽数爆发,一击之下,他就受伤不轻。

  不过虽然一击将北河伤退,可是大汉的断裂的肩头,鲜血再次狂涌而出,大片大片的倾洒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双臂宛如失去直觉的北河精神立刻大振。

  这时之前抛飞出去的双胞胎汉子二人,一人拿起了一柄铁锤,一人手持一柄板斧,跟北河一同,呈现三角之势,将大汉给围在了中间。

  北河虽然诧异这二人的举动,不过他没有多想,而是将手中已经有不少缺口的偃月弯刀给紧了紧,双目如鹰的看着大汉,三人的步伐一同向着此人慢慢逼近。

  面对北河三人,大汉面色铁青,他再次用体内的那一缕真气将肩头狂喷的鲜血给止住。

  如今他身受重伤,如果要用真气止住鲜血的话,他就无法调动体内的真气灌入兵器了,那样他只是一个力境武者,要对付北河三人必然吃力无比。

  而北河三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做着趁他病要他命的打算,不给大汉任何喘息的机会。

  下一刻,就见三人同时有了动作,极为默契地向着大汉杀了过去。三人手中的兵器从三个角度,斩向此人的三处要害。

  大汉就像后背长了眼睛,身形向前跨出一步,避开了身后二人的攻击,同时手中重剑架在了面前,挡下了北河斩下的偃月弯刀。

  接着他陡然转身,看也不看地向着身后一个横斩。今萍嵋

  此人身后本欲欺身而近的双胞胎汉子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去。

  接下来,就见三人将大汉死死围困,毫无保留的出手,一时间兵器交击的锵锵之声,再次响彻在石室中。

  大汉虽然是气境武者,可是因为身受重伤,,加上体内的真气要用来压制住伤势,所以在三人的攻势之下他并不占优,脸色越发苍白,逐渐呈现出了颓败之势。

  那只被铁链束缚的老虎,似乎也看出了此人的形势不容乐观,口中发出了阵阵低吼,来回踱步之际,不断试图将束缚它的铁链给挣脱。

  “去死吧!”

  某一刻,惊怒交加的大汉一声爆喝,此人不顾肩头的伤势,将体内的真气强行调动,灌入了手中的重剑,在他一个横斩之下,他前方一个双胞胎汉子手中板斧的斧柄,跟此人的腰身一同,直接被斩成了上下两截,两半尸体分别掉落在了两处地方。

  “不!”

  另一人看到这一幕后,满是不甘的大吼。

  一击斩杀一人,大汉霍然转身,一记直腿向着北河踏了过来。

  正准备偷袭此人后背的北河,双手将手中偃月弯刀紧握,横档在了面前。

  大汉猛然踏来的一脚,正中他胸前偃月弯刀的刀柄之上。

  “哇!”

  在这一踏之下,北河当即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偃月弯刀脱手而出,身形就像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噗通”一声重重砸在了地上。

  做完这一切的大汉单膝跪地,将手中重剑插在地上,才支撑他没有倒下。

  而今的他脸色惨白一片,没有丝毫的血色。他肩头狂喷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方圆两丈的地面。在三人的围攻之下,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另一个双胞胎汉子抓准时机从此人身后扑来,膝盖顶住此人的后背,并用手上的镣铐,将大汉的脖子给狠狠一勒。

  遭到偷袭,大汉将手中重剑一松,手掌抓住脖子上的铁链,试图扯下来。

  然而他身后的双胞胎汉子额头青筋暴起,手臂上的肌肉一根根紧绷,根本不给此人松开的机会。

  “嗷!”

  再看另一边,北河砸在地上的瞬间,一只庞然大物从天而将地对着他扑下。大汉重伤他的这一脚,让他落在了石室的中间,那只老虎的攻击范围。

  虽然感觉浑身上下都要散架一样,可北河还是在原地一个翻滚,避开了此兽这一扑。

  只是他尚未来得及站起,一股狂风从身侧袭来,接着肩头传来了一股常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只见他的肩膀被一张血盆大口死死咬住,那只老虎的头颅左右疯狂甩动,好似要将他的整个肩膀给撕下来。

  北河难以忍受那种剧痛,几乎就要吼出声。

  体型如此庞大的猛兽,绝对不是一个力境武者能够对付的。

  就在他被此兽不断撕咬之际,某一刻他突然感受到肩膀一松,竟然是那只老虎松开了血盆大口。

  但不等他欣喜,他的胸膛仿佛被一只铁蹄给踏中。竟是老虎的前掌踩在了他的胸膛,此兽低头俯视着他,猛然张口,对着他的面门一口咬下。肋骨之花[异能]

  生死一线之际,北河左手成掌,在此兽张嘴咬下的刹那,手臂向前一推,掌刀没入了它的口中,发出了“噗”的一声。

  只见北河手掌,从此兽的天灵捅穿了出来,五指上除了鲜血,还粘着不少红白之物。

  此兽巨大的身躯一软,整个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难以动弹。

  几乎力竭的北河这时用最后一丝力气,将手臂抽出,并将压在身上的此兽一翻,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并随手捡起了一柄长剑。

  这时不远处的大汉,已经快将缠绕在脖子上的铁链给扯了出来。不等他挣脱束缚,此人眼前白光一闪。

  “噗!”

  大汉的颈上人头,就骨碌碌的滚落而下,一直落在了石室的角落才停下。

  做完这一切的北河,“哐啷”一声将长剑丢在了地上,接着身躯一软,瘫坐在地上,开始大口的喘息。

  而另外一个双胞胎汉子,亦是浑身脱力,彻底软到了下去。

  对付一个重伤的气境武者,他们三人加起来都差点全军覆没。

  这,就是力境武者跟气境武者的区别。境界导致的实力差距,就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相同的道理,气境武者跟虚境武者之间,实力差距亦是如同云泥。

  直到良久之后,北河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这时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将嘴角的鲜血给擦了擦。

  他看了依旧瘫倒在地上的双胞胎汉子一眼,而后踉跄来到了火炉前,拿起了一旁的火钳,探入了浓郁的火焰中,开始翻找。

  上次他看到过大汉将那一根熔点很高的金属棍,置放在火焰中的。

  然而他翻找了良久之后,却毫无所获,这让他皱起了眉头。

  就在他心中狐疑之际,只听地上的汉子道:“你要找的东西不在其中。”

  “嗯?”

  北河看着此人露出了垂询的目光。

  见状这汉子站了起来,来到了石室一个角落,并从墙角的位置,将一根用布包裹起来的棍状物取出,向着北河走来。

  只见此人将手中的棍状之物,递给了他。

  就在北河左手接过此物之际,又是“噗”的一声轻响,他的右手掌刃,插进了这汉子的小腹。

  “你……”

  此人抬头,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谢了。”

  北河说话时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就将其手中的长棍取下,右手也从其小腹抽了出来。

  只见这汉子的身躯一软,倒在了地上,同时“哐啷”一声,从他手中一柄尺许长的匕首,也掉了下来。

  这两个双胞胎汉子,应该是那大汉的奴隶,被此人常年驱使。之前好不容易抓住机会,便鼓起勇气跟他联手,将大汉给铲除。

  虽然不知道大汉死后此人为何要杀他,不过北河自然不会对这种人心慈手软。而且将此人给斩了,也正好合他的意,免得他的行踪败露。

  至此,石室中唯一活着的,就只剩下了他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