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掌御浩劫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0015章:石腾山的期待

更新时间:2019-07-20
    此时“假夜落”已被识破,只想尽快脱身,拖着成管事开始向墙边后退。

    “想走?没门!”

    唰!

    焰灵娇瞬息抵近。

    这惊得成管事大叫:“少奶奶,还有我呢,不要啊。”

    “狗奴才废什么话。”

    冷斥一声,焰灵娇不管那套,掌中烈焰喷涌,直取假夜落面门。

    假夜落都没想到焰灵娇会全然不顾下人死活,仓促间只能拖着成管事挡在身前,焰灵娇却毫不留情,一掌拍在成管事右胸,胸骨塌陷,成管事惨叫倒飞,同时有一股更为猛烈的灼热冲击力透过成管事,涌向了假夜落。

    “隔山之力?”

    神色微变,假夜落赶紧抽刀挡在了脸前。

    只不过冲击力惊人,钢刀应声而断!

    这样成管事虽然受伤,却得救了,假夜落只能放弃人质,趁着这个机会脚尖点地,借力向着院墙倒飞。

    “别忘了老婆子我!”

    早就在一侧伺机而动孔,婆婆封住假夜落退路,探手抓了过去。

    按理说身体处于腾空状态避无可避,谁成想孔婆婆即将抓到对方臂膀的瞬间,假夜落身子在半空一扭,堪堪躲避过去。

    孔婆婆面色低沉,再次出手,可对方身体不断扭动,直到落地都没伤到分毫。

    “好一个千变影族,连身法也不简单啊。”

    孔婆婆轻语。

    焰灵娇却娇叱一声:“那也得留下。”

    轰!

    秀发和手脚燃起赤炎,挥手间,一道道烈焰将院墙包裹,烧的藤蔓吱吱作响。

    假夜落面色凝重,周身在一瞬间散出灰暗之气,向着四周扩散,将身形隐没,同时一道道银色星芒从灰暗中射向夜落一方。

    一时间惨叫不断,不论护卫还是受伤的成管事全部被打成筛子,只不过成管事临死之前竟然抬手指向假夜落,充斥不甘之意,显得有些诡异。

    夜落看到了这一点!

    “有猫腻……”

    心里嘀咕,他看向姑姑。

    夜笑笑似乎也发现这一点,微微眯起眼睛没说什么。

    下一刻星芒到来,夜落和夜笑笑的视线已经被孔婆婆撑开油纸伞遮挡。

    噗噗之声不断,这看似普通的伞竟然把星芒全部抵消在外,护住母子周全。

    焰灵娇看到这一幕,显然怒了:“贼子,休要猖狂。”

    呼——

    秀发燃起丝丝火焰,蜂涌向灰暗之气,竟然能将之燃起,同时也把星芒封锁其中。

    一时间,轰鸣不断!

    千变影族似乎意识到星芒无用,果断停下,只是隐在灰暗之气中不断催动,试图将火焰熄灭,只是这火焰诡异异常,最多能拖延几分。

    而夜落看着眼前的战斗,心中激荡:“千变影族……当年在归墟翻阅野史杂记的时候,似乎有过对这一族的记载,此族有着惊人的血脉天赋与神通,可伪装成任何人的模样,修炼高深甚至能变幻成各种生灵乃至朽木等死物样子,连气息都能模仿的一般无二,诡异异常。而那只是他们最基本的天赋神通,还有更加强大的一些神通,比如王族还可以……不好,夜幕降临了!”

    就在这个空档——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

    灰暗之气已经被烧的不足方圆四米,焰灵娇蓄势待发,打算灰暗之气被燃烧殆尽的一刻将千变影族拿下。

    短短瞬间,只剩下三米。

    两米……

    一米!

    眼看着灰暗之气中已经可以瞧见千变影族的虚形,很快烈焰就要灼烧到身上,然而不足一米的灰暗中心突然发出呼啸之声,刺目银光大盛,甚至刺穿烈焰,照的人眼睛一花。

    “这是?”

    焰灵娇一愣,跟着低呼:“不好,是王族遁术。”
综穿之男配逆袭记
    随着话音,她已经冲向千变影族所在,发丝火焰汇聚拳端,直接砸下。

    可是银芒涌动,竟然化作诡异旋风,将千变影族笼罩其中。

    焰灵娇拳头适时落下!

    轰——

    爆鸣声中,银芒消失。

    拳头却打了个空,那里再无千变影族的身影。

    难道被他逃掉?

    急忙扫视四方,转瞬焰灵娇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可就在这时,旁观的孔婆婆一挥油纸伞,顶端光芒暴涨,一道五色翎毛虚影向着院墙的方向激射过去。

    轰——

    碎石纷飞!

    伴着五色光芒,墙体传出噗的一声跟还有闷哼。

    焰灵娇眼睛一亮,急忙冲到墙边,却只发现殷殷血迹残留,没有找到假夜落的身影。

    逃了?

    瞟了一眼红色中隐约透出青、黄、赤、黑、白五色光晕的血迹,她眉头微微一挑,却没想太多,狠狠跺了一脚,杀机更胜:“真没想到这是个王族,竟然会传说中的千变遁术,暗夜袭来,穿墙入地上天下海,无人可阻。”

    “不,此女虽是王族,年岁却不大,血脉尚未完全觉醒,勉强能遁地穿墙,距离有限,一次最多不过十几丈而已,并且消耗极大。”孔婆婆喃喃,接着说道:“现在她中了伞上的五色翎之毒,加上强施秘术,即便逃走,也很难活下来。”

    “女子?”

    焰灵娇一愣。

    孔婆婆微笑解释:“老身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见识过太多千奇百怪的人,从她暴露身份出手开始,一言一行,每一个动作都已经显露出女子特征,而且年纪不大。”

    “这样她逃不太远,婆婆,药材很重要,您看好,我现在就去追,一定要趁着那家伙没死,抓住弄清楚对方的意图。如果我今天来不及返回,婆婆您知道平日药材搭配,取出五分之一药浴,试着先帮小落稳固体魄中期修为。待明日我返回,再以心火炼药,定能让小落在蛮祖祭祀仪式前达到体魄后期。”

    还真是个急性子,一口气说完,焰灵娇把背上的药篓放下,纵身离去。

    孔婆婆本想制止,最后夜笑笑却来了一句:“罢了,让她去追吧。婆婆你通知家族高层,让人来清理一下,落儿推为姑姑回去。”

    “好!”

    孔婆婆应声。

    心火炼药?

    “能凝聚出心火,说明小妮子火焰品级非比寻常啊。”

    夜落倒是眯起眼睛。

    他知道练气修士都拥有本命属性,可以是五行金木水火土以及风雷冰光暗甚至还有诸多特殊能量。

    属性有强有弱!

    单论每一种也有高低之分,好比火焰,有最为普通的五行烈火,地脉丹火之流,更高级的赤炼妖火、日灼之炎、灵虚鬼火等等,当然还有红莲业火、九幽魔火、虚空神火这些逆天火属性。

    像是拥有五行烈火的练气士,只能将火焰之力凝聚于幽海丹田,更高的赤炼妖火却可以贯穿心海,形成心脉之火,像红莲业火这种逆天之焰则能直通魂海聚成灵魂火焰。

    同为控火练气修士,属性越高级,战力越强!

    像焰灵娇这种可以自由运用心火炼药,说明火焰属性极为不凡。

    当然,夜落瞟了一眼地上被焰灵娇烈焰烧焦的尸体,没再多想。

    这时候孔婆婆已经把篓子递给夜笑笑,然后让夜落推着,她则独自离去,夜落只能傻呵呵推着姑姑进入小院。

    ……

    焰灵娇激战假夜落这段时间,城主府那边也掀起不小的风波。

    副统领石腾山得知儿子重伤昏迷的事情暴怒。

    “夜氏欺我!”

    杀气腾腾,他就想带人去夜家。

    谁成想没等离开府邸,就被城主府老管家拦住:“城主有令,不可去夜家闹事。”

    “为什么?”

    石腾山愣住。 冷漠梓夏,没落雨晴

    打他的脸,就等于不给城主面子,城主竟然阻止他们行动?

    本想询问一下老管家缘由,恰好看到一行人从花园小径行来,在城主府侍女的引领下,一名女子格外引人注目,衣着华贵,发髻挽起,皮肤白皙水嫩,是个十足的美人,尤其是那双眼睛媚态横生,让人看一眼就就有陷进去的冲动。

    她怀中抱着一只小熊。

    小熊体表多为艳丽的火红色,耳朵、眼圈以及前肢到背和后肢为黑红,显得十分可爱。

    女子不时摸索着小熊光滑的皮毛,在几名近卫女侍的护持下,婀娜身姿缓步而来。

    包括石腾山在内的一群人眼睛都直了,有些甚至都忍不住吞咽几下口水。

    最后还是老管家干咳两声,石腾山才反应过来,心里却一阵抽搐:“原来是这个女人在城主府做客,难怪……”

    这就是白媚!

    别看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实际年龄起码得接近四十岁。

    “她为什么会帮也夜笑笑和那个傻小子挡下这件事呢?”

    石腾山狐疑。

    毕竟坊间传闻,白媚特别讨厌夜笑痴的家人,甚至夜笑笑帮着照看夜落,都被视为眼中钉,所以从掌权开始,就一直排挤,要不是有个来历神秘的焰灵娇横在那里,怕是早就把夜落赶出夜家。

    不过石腾山不好去询问,只能拱手行礼。

    白媚眼波流转,瞟了石腾山一眼,微微点头没有说话,就那么离开了城主府。

    这时候石腾山才凑到老管家的身前,询问城主到底什么意思?

    老管家翻了个白眼:“石副统领,现在是兽潮将至的非常时期,我们必须联合各族倾力抵御,小不忍则乱大谋。至于令公子的状况无需担心,今天玄冥阁来了一位高级丹师,正好在府中做客,城主已经把情况给那位丹师大人讲过,对方愿意出手帮忙,不出意外,三日后令公子必然不会缺席蛮祖祭祀仪式。”

    玄冥阁的高级丹师?

    那可不是一般人物。

    像裂风城这种小地方,丹师数量屈指可数,多数集中在丹道势力开设的商铺内,以往最高不过中级丹师坐镇,没想到玄冥阁竟然来了一个高级丹师。

    据说玄冥阁是个庞然大物,丹阁商铺遍布整个妖荒,甚至传言连妖荒之外都是如此。

    “还好玄冥阁的高级丹师在啊,不然错过今年,宽儿便不能借助蛮祖之力引出天命灵相,只能等待来年才行。”石腾山唏嘘着,暗暗庆幸。

    老管家微笑:“放心吧,你家那小子一定可以在祭祀大典得到赐福,开辟丹田衍生真气,引天命灵相,再修炼城主赐予的功法必然可以晋级真罡。”

    “那就好!”

    石腾山放下心来。

    可他的怒气没有消退:“明老,欺辱我儿,等于打咱们城主府的脸,这口气?”

    他难以咽下!

    瞟了石腾山一眼,被称作明老的管家眯起眼睛:“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明老,您的意思?”

    石腾山一愣。

    那个明老冷笑说道:“你清楚蛮祖赐福限制在十四岁,十五岁成年之后便只能靠自己领悟。呵,靠自己?那简直是痴心人说梦,我蛮族从未有人在得不到赐福的情况下开启天命灵相。”

    “所以咱们裂风谷早有规定,是凡在十四岁时候没得到蛮祖赐福的家族子弟,都不能再依靠族群供养,一律发配到谷中家族庄园种植灵田、管理药园或者饲养食用兽类。而夜笑痴那傻儿子现如今已经十四,只有今年一次机会,他现在只是体魄中期,三天时间够吗?”

    “即便那个焰灵娇来历神秘,知道什么特别的淬体灵方勉强帮助傻小子达到体魄后期,可开启天命灵相需要的却是悟性,你觉得一个傻子会领悟到什么?这样的话,失败之后他就必须离开夜家主脉聚居之地,就算那三个女人跟着,离开夜家庇护还有什么威胁?而城主只说不能去夜家找麻烦,庄园虽在谷内,却隔着很远,现在明白吗?”

    不愧是城主府老管家,理的是头头是道!

    石腾山眼睛亮起,抱拳垂首:“明老……腾山懂了。”

    同时,他眼底多出强烈期待。

    只不过等他跟那个明老分开后,从拱门后方阴影中浮现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冷声嘀咕:“哼,城主府丢了颜面还要等?就算那傻小子一家早晚被送往庄园,本少爷也要提前想办法收点利息。有些事情你们不方便,换成我们年轻人就简单的多了。呵呵,谁能保证傻小子跑到外面跟人闹矛盾不会伤筋动骨呢?断胳膊断腿也正常啊,来人……”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