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掌御浩劫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0011章:裂风谷

更新时间:2019-07-20
    夕阳西垂,雨渐歇!

    沿着河岸绕过两座山,之前看到的巨像已经很清晰。

    “看啊,是小蛮,耳朵长虫子,还有老虎,嗷呜嗷呜,咬你咬你。”

    夜落不忘再装一把。

    其他人笑而不语!

    蛮祖巨像在裂风谷地的另一侧,夜落一行抵达谷口都没见到全身。

    裂风谷四面环山,高低起伏,山顶上三米一岗十米一塔楼,都有修士守护。尤其是谷地入口开凿出一条宽阔的护城河,设上吊桥,还在两山之间建造了一个巨门,防护森严,如铜墙铁壁。

    看到夜笑笑一行到来,守卫修士呼喊:“快放下吊桥,夜家大小姐回来了。”

    “好!”

    山顶有人回应。

    轰隆隆——

    吊桥放下,巨门打开。

    一行人向着谷中行进!

    期间不少守城修士对夜笑笑行礼,十分尊敬。

    就在夜落好奇缘由的时候,前方传来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兽潮将至,你们怎么这么掉以轻心,随便就阿毛阿狗的进谷,若是被心怀不轨者潜入怎么办?”

    “石副统领,是夜家大小姐啊!”

    有修士赶紧解释。

    前方是个中年人,骑着头黑白纹独眼烈虎,脸色蜡黄,眉间有一道伤疤,斜眉立目,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在听完解释,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只是用一种很不善的眼神看着夜落一行走过去。

    孔婆婆愠怒。

    夜笑笑却摆手:“不必理会。”

    “听说这个石腾山眉心的伤疤是姑爷少年时候切磋误伤,观此人对我们怨念很深,难道还记着当年的仇?真是个小肚鸡肠的家伙。”孔婆婆很不爽。

    夜笑笑没说话。

    焰灵娇倒是接上:“怕是心存怨念的大有人在,听说夜家老人说,父亲年少时候锐气很盛,把裂风谷地一城十八镇甚至是其他城中的青年子弟都压得抬不起头来。父亲在时没人敢嚣张,现在咱家只剩下女人孩子,他们能给好脸色?平日里小落跑出去玩,就经常被一些孩子戏弄,保不准就是那些父母教唆。”

    “唉,人心不古啊,他们难道忘记了,十年前若不是姑爷,这裂风谷地早就被兽潮血洗了?”孔婆婆叹息。

    焰灵娇愤愤,没再说什么。

    坐在药篓上,夜落听着这些,转世残魂的记忆再被触动。

    十年前?

    兽潮?

    “那时候我只有四岁多,还有一些印象,四面八方天际之上都是各种妖兽,原来便宜爹震退兽潮之后离家出走的。至于兽潮……好像小蛮有关系。”

    夜落心神一动,想起残魂之体以前读过的典籍,确实有十年一次兽潮的记载。

    而且,是蛮祖弄出来的!

    以前残魂转世之体憨傻,虽然看过书,也只是存在于记忆里,很难明白太多意思,这就是傻子的特点,知道的很多,理解的太少。

    之前在山里夜落一直没心思多想,现在空闲下来回忆了一会,才明白所处地域的情况。

    这无尽群山自古生活着一个族群,被世人称作蛮,有些无法考证的历史记载,极为久远的年代,蛮族灵智不高,肉身天赋和战斗本能却极强,在这片穷山恶水过着风餐露宿、茹毛饮血的生活。

    后来蛮族出现了一个惊才绝绝的人物,踏出这片穷山恶水,不知几万年后突然撕裂虚空出现在妖荒大地之上。

    夜落记得残魂转世之体看的书里面是这么记载的:“身高千丈,虬曲长发飞舞,右耳异兽穿梭,左肩之上虎面咆哮,巨大的身躯顶天立地,浮于虚空之上,仿若一尊神祇,令人心生敬畏。”

    只不过,虚空巨人胸膛上插着一支幽金巨箭,从后背透心而过。

    身负重伤!
爆宠魔妃:腹黑神皇,别使坏
    他没有说话,直接从天际落下。

    掌削山巅,脚踏大地。

    手脚并用,开辟出一个个平整广阔的地域,之后巨人周身神纹流转,一道道落在开辟出来的地方,之后他心血箭伤飞射出来,融入每一名蛮族人的体内。

    本来灵智不高的蛮族吸收鲜血后,竟然多了许多明悟,齐齐跪拜高呼:“蛮祖!”

    这就是小蛮的来历!

    而蛮祖告诉蛮族之人,他开辟出了族群休养生息的地域,并且设下禁制驱离强大妖兽,又担心过于安逸会磨灭斗志,禁制每隔十年会虚弱一次,狂雷降暴雨临,妖兽异动,兽潮席卷妖荒,如果想繁衍下去,就必须好好修炼,击退兽潮。

    下方蛮族有人询问:“兽潮在雷暴之后多久出现?”

    蛮祖回答,也许当天,也许几天十几天,或者几十上百甚至更久,甚至狂雷暴雨出现那一年的最后一天,兽潮才会来临,没有固定的日子。

    这是让蛮族时刻准备着……

    蛮族听完,沉默下来!

    之后,蛮祖挥手间狂风席卷,妖荒之内,千山石削纷飞,最后变成与他一模一样的巨像,然后将意志留在其中,以帮助蛮族少年开辟丹田衍生真气,引天命灵相筑基。

    只要配合功法,让真气按照特殊的轨迹在经脉循环一周天,便可以晋升真罡练气士。

    “也难怪以前我傻乎乎叫小蛮的时候,经常有人横眉竖眼。”

    要不是傻子,可能会被打死吧?

    夜落暗暗嘀咕。

    不过他也明白了裂风谷生活的都是蛮族,夜家也是,他这身血脉肯定跑不了。

    “还是个特殊族类!”

    想着这些,他倒是对蛮祖祭祀仪式期待起来:“四月三蛮祖显,似乎今年的祭祀还没举行,不过看周围景致应该是春天,怕是距离四月初三不远。”

    慢慢消化残魂转世之体的诸多记忆,夜落知道自己不能错过这个快速晋升真罡的机会。

    这样,队伍继续前行。

    谷地很大!

    一眼望去,青丘、绿野、树林,还有许多地方都被开辟成田地,种植谷物,隐约可见一些村落以及庄园。

    庄园是裂风谷大家族所属,用于养殖肉食兽类和种植灵田,同时对村寨收税。

    在很远的地方还矗立着一座城池,那就是谷地的中心裂风城。

    行走路上,不时可有看到田间地头有人穿蓑戴笠,在斜阳下劳作。

    在看到夜落一行,农夫们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恭敬地向着夜笑笑行礼,甚至饶过了四五个村寨都相差无几。

    尤其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赶着牛车经过,见到夜落一行,赶忙跳下来垂头行礼,而车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不明情况,还坐在上面。

    等一行过去之后,夜落因为面向后,就看到男子一把把孩子拽下牛车,然后劈头盖脸地训斥:“驴蛋,从小爹就给你讲过无数次,见到夜三爷的家人必须行礼,要是没有三爷,别说咱的家,爹和你娘在十年前就已经被妖兽吃了,哪还会有你个熊孩子?”

    “爹,我错了,可我没见过啊!”

    孩子认错,却有点委屈。

    妇女还是心疼孩子,赶紧圆场:“娃儿他爹,三爷家的人很少出门,咱驴蛋不认识也正常,大小姐为人随和,不会介意的。”

    “就是啊爹!”

    孩子嘀咕。

    他爹怒目:“当年妖兽狂潮如同末日,各大家族勉强自保,却无法顾及谷民,若不是夜三爷手抚古琴横空出世震退妖兽,哪还有咱们今天,那份恩情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们也必须谨记。”

    “好了,我当然记得夜三爷的恩情,现在落少爷还看着呢,你就别摆脸子了。”妇人赶紧安抚自己男人,然后对那个孩子说道:“快点,给小少爷行礼。”

    孩子怯怯望了夜落一眼,赶紧垂头。

    夜落挥手告别! 男人要硬气

    经过这些,他突然对现在的家生出一丝认同感,残魂算是没投错胎。

    没多久,他们就到了裂风城!

    城墙高大,气势恢宏。

    一样毫无阻碍的进入城中,城中成年人似乎都是修炼者,看到他们远远注目。见到一行不少人受伤,有些跟护卫熟悉的,甚至凑过来询问。

    护卫会低声解释夜落被人带出谷,他们陪着夜笑笑外出寻找,遭遇截杀,有高人出手相助才能安然返回,而且,夜落也获得了机缘,实力得到提升。

    “真是万幸啊,还好遇到贵人。”

    许多人唏嘘。

    甚至有不少临街铺子的老板拿出自家特产打包往护卫身上塞,有酒有肉有菜,说什么多亏了这些护卫保护,才寻回落少爷,好像夜落和夜笑笑都是他们自家人一样。

    护卫们犹豫不决,见到夜笑笑点头,才肯接下。

    期间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很低:“夜笑痴的一次功劳,就让这些人记十年,难道他们不知道平日里守护裂风城的都是我们这些家族吗?”

    “哼,夜家借着十年前那次兽潮,声望水涨船高,都压在我们这些城里家族头上了。”

    “可不是,也不知道当年夜笑痴出去历练走了狗屎运,竟然寻到天命灵物,回来之后实力大增,连谷中老一辈高手都被碾压,城主在他手上也走不过几招。而且那家伙夜失踪前,不清楚留下多少功法秘术和宝物,让夜氏快速崛起,风头都快赶上城主府一脉了。”

    这酸味,很足!

    不过还是有人嗤笑:“怕是夜笑痴怎么也想不到,壮大夜家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他二哥夜笑渊娶了千山郡城三大家族之一白家的女人,在夜笑痴走后,夜老家主伤心闭关,夜老大为人中庸,不喜俗务,所以老二夜笑渊跟的女人白媚开始插手族中事务,那白媚手段了得,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竟然笼络住夜老家主的亲信,甚至连老大夜笑庸的很多亲信也倒戈过去,这样很快就掌控住夜氏,似乎夜笑痴留下的一些特殊功法和秘术也被白媚弄到了娘家那边。关键这白媚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付,特别不待见夜笑痴呃傻儿子,连每月的淬体灵药都不给,所以那个小媳妇儿才每天背着个药篓子进山采药,至于夜笑笑……因为帮着夜笑痴带孩子也处处被排挤,日子也不好过。”

    “何止啊,有人猜测夜笑庸儿子夜风丹田被废,似乎就跟那女人有关,只是无凭无据,加上夜老大本来就是个软柿子,才敢怒不敢言。”

    “还有这样的事?那白媚可真够狠啊!”

    “呵呵,看看今天就很明显,夜落那傻小子走失,这老、残、幼的三个女人还得自己离谷寻找,真够可悲的。”

    声音不大,却逃不过夜笑笑等人的耳朵,孔婆婆和焰灵娇听到,脸色阴郁。

    连夜笑笑都摇头叹息。

    夜落也听到了!

    虽然修为低,新生之后,也不知道是灵魂太强大还是怎样,他五感惊人,一字不落的都听到耳中。

    家族的大体情况夜落清楚,老家主夜孤魂生有三子一女,老大夜笑庸,老二夜笑渊,便宜爹夜笑痴是老三,姑姑夜笑笑排行第四,因为就这么一个女儿,外人都称呼大小姐。

    虽然以前就知道二伯夜笑渊和白媚掌权,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内幕。

    似乎就是因为被家族主事的排挤,下面的很多人都不待见夜落一家子,还经常有熊孩子戏弄夜落。

    夜氏如此!

    裂风城里一些家族子弟也是喜欢耍他玩。

    再加上这次截杀……

    “真是内忧外患屁事多!”

    心中暗叹,他没多想。

    毕竟刚刚新生,实力低微,有些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当然,要是再有熊孩子没事找事,他也绝不可能再像个傻子任人摆弄。

    这倒好,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一行又走出十几米,一个卖糖人的大娘让自家五六岁小孙女送个糖人给夜落吃,小姑娘刚追几步,竟然被街边蹿出来的一个小胖子抢走。

    那是个十来岁的小胖子,拿着糖人,顺手把小姑娘扒拉倒地,叫嚣:“挺大方的啊,平日里怎么没见对本少这么好呢?真是一群贱民。”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