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掌御浩劫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0009章: 她还没走

更新时间:2019-07-20
    没等孔婆婆想到解救办法,翻滚的河水突然倒卷而上,赤焰奔腾,失去狂暴之力的三眼巨蟒再也困不住焰灵娇,婀娜身影立在河面,手里抓着蛇信一端把三眼巨蟒给抡了起来。

    “妖人,别想跑!”

    杏眼圆睁,焰灵娇马尾辫子都翘起起来,显然怒了。

    呼——

    巨大身躯被她甩向高空。

    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怕是得有几万斤!

    “三眼竟然被杀了?”

    感受到巨蟒没了生气,银衣人色变,急忙挥动笛子迎上。

    轰!

    三眼巨蟒被砸落。

    只可惜,这根本没有拦住银衣人,反而让他借力跳到了最后一头秃鹰背上。

    “落儿……”

    夜笑笑一惊。

    就在这焦灼时刻,孔婆婆突然喊了一声:“小姐,你看……”

    “嗯?”

    夜笑笑目光猛凝。

    呼——

    就在夜落被危机笼罩的一颗,炽白色烈焰从夜落来时的山顶飞驰而下,在阴鸦扑到夜落头顶的瞬间,化作稚鸟就将之缠绕。

    “呱呱呱……”

    凄厉惨叫几声,阴鸦化作飞灰。

    炽白烈焰却没停下,直接迎上跃下的银衣人。

    “这是什么?”

    太突然,以至于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银衣人却感受到让他惊恐的气息,想都没想就倾尽全力,挥笛砸下。

    轰然之间,气流在夜落头顶横扫。

    同时他也清醒过来,抬头的第一眼,就看到红毛秃鹫化作灰烬,还有一个灼烧炽焰的身影惨叫倒飞,砸入大河上方的峭壁之内。

    连夜笑笑和孔婆婆都被惊到,眼中闪烁异色。

    水面上!

    焰灵娇不想给银衣人任何喘息机会,飞身攀上峭壁,向着银衣人砸入位置冲去。

    就在这时——

    崖顶突然爆发一股恐怖气息,岩石炸裂,巨大的石块被黑风包裹,向着河谷众人砸去,甚至还有一颗冲向夜落。

    “还有人?”

    焰灵娇赶紧挥拳。

    可对方明显更强,她狂喷一口鲜血,倒飞砸入河中,不知死活。

    还好炽焰稚鸟在,撞飞一块又一块的巨石,跟黑风化作的风蟒纠缠在一起。

    轰!

    轰轰轰——

    轰鸣激荡河谷,狂暴气流横扫。

    这一刻,夜落终于看清了炽焰稚鸟,跟着眼底闪过异样:“是她?”

    急忙站起回头,他却没有捕捉到想象中的身影。

    却不知,在另外一面的山脚,少女连吐几口鲜血,猩红中夹杂冰碴,与之前雷霆反噬时候一样。

    她面色痛苦,操控着轻纱,口中却在低喃:“真是个冤家,不光害的人家没吸足阳雷,跟着你又与这阴邪黑风对抗,现在炫阳纱离体太久,幽煞竟然抓住机会破开封印,对我进行侵噬。”

    噗!

    又是一口冰血。

    少女状况明显很不好。

    之前——

    在夜落走后,少女心有压抑就尝试啊啊啊了半天,又试着放生歌唱,发现真能缓解,心中对夜落便生出丝丝好感。

    “这么特别的人,被邪魔噬魂夺舍岂不是很可惜?”

    于是她带着一丝担忧追过来,救下夜落。

    ……

    这时候,炽焰稚鸟与黑风不断纠缠。

    只是少女身有隐疾,此消彼长下,慢慢黑色妖风竟然占据上风,有些已经摆脱烈焰稚鸟,再次冲向夜落。

    “啊……冤家!”

    感知到这个情况,少女色变。

    可她距离太远,已经无法阻挡黑色妖风。 虚无弑神

    “孔婆婆……”

    夜笑笑焦灼叫了一声。

    孔婆婆面色微寒,隐隐有五色光芒在掌心悸动,只不过她微微摇头呢喃:“再等下,也许可以转危为安……”

    “也许?”

    夜笑笑微愣,没再说什么,只是死死攥着木轮椅的把手,紧张万分。

    夜落那边……

    他完全没想到危机会再次降临,而且比之前要恐怖无数倍,一种将死的感觉笼罩周身,让灵魂震颤。

    “刚获得新生,就想让我死,绝不可能。”

    面对眼前生死危机,他非但没有恐惧,反而冷静的可怕,猛地看向古琴:“既然之前能引动一丝力量,现在也只能看你了……”

    求生意念涌起,夜落在这一刻把自己领悟的所有琴技和音律都充盈在心神之中,再次脱离周遭一切外物,单手按住琴弦。

    这就是夜落在归墟自创指法的最深奥运用,身琴相连,指弦合一。

    然后,横扫!

    这一撩之下,他拨动七根琴弦,竟然让七弦同震,发出同鸣之音。

    嗡——

    金木水火土文武,七音汇聚一处,波纹再起。

    “真不简单,竟然可以做到七弦同鸣?只可惜有音无形,打断少主笛音不难,想要对付老夫的幽风却是枉然。”暗处果然还藏着高手,嗓音沙哑,像破锣,听起了来格外瘆人。

    他说的没错,琴音对黑风毫无作用。

    眼看着黑风就要将夜落淹没,孔婆婆跨出一步,显然准备出手。

    可就在这时候,七根琴弦突然爆发出黑白灰三色交织光芒,将夜落笼罩了起来。

    噗噗之声不断,黑风还没等接触到夜落身体,就被光芒震散。

    “此琴果然不简单!”

    夜落没有太过惊讶。

    因为在第一次弹奏的时候,随着琴音,他就感觉灵魂都随之震颤,隐约中感觉到琴里面似乎一种极为亲切的感觉,另外还潜藏着某种让人心悸的气息,很诡异。

    刚才面对危机,夜落只能把曾经对琴道最深的感悟凝聚手指,拨动七弦,做到了琴道大师都难以完成的七弦同音。

    这是夜落的极限!

    能不能救自己,他不清楚,却努力做到了。

    而古琴真是不负所望,其中的诡异力量竟然觉醒,护住夜落。

    这一刻,夜落感觉自己好像被光芒控制,缓缓被带离地面,漂浮起一米多高,就连手都不受控制的伸向琴弦,再次拨出了古怪的音波。

    音波动荡,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嗡——

    这声音听起来倒有点像个“滚”字,并携带着三色波纹奔腾而出,扫向河岸峭壁。

    轰!

    整个山头被音波削平,跟着传来痛呼声:“啊……这天命灵物竟然还有器灵。”

    一条穿着黑裤子的小腿跌落河谷,鲜血飘洒。

    夜笑笑惊异地看着浮在空中的夜落,已经是惊喜莫名:“是三个的灵魂之力引动往生琴器灵苏醒吗?”

    “不止姑爷,也有那孩子自己的努力。”

    五色光芒收敛,孔婆婆放松身体,满目欣慰。

    姑爷?

    其实孔婆婆是夜落娘随嫁过来的使唤婆子,所以称呼夜落的便宜爹为姑爷,当年夜落娘跟爹失踪,孔婆婆一直没走,留下来照顾夜落,自然称呼也夜笑痴的妹妹为小姐,只是夜笑笑不喜欢孔婆婆用尊称,平日在家也会让婆婆叫她笑笑。

    夜笑笑点头,没再说话。

    这一刻,强敌再无声息!

    炽焰稚鸟也飞退而走。

    在山的另外一面,稚鸟化作轻纱围在少女粉颈,少女不断咳血:“这个冤家……给人的意外太多,竟然可以做到传说中的七弦同音,从而引动器灵的力量重创黑色妖风主人。只是……咳咳,本姑娘现在自身难保,必须尽快想办法压制幽煞,那样没办法守着你驱除邪魂。不过放心,若我不死,必定会再来寻你,诛杀魔头为你报仇。”

    雨水在她周围几米都化作冰晶跌落,寒气从娇躯散出,本来的瓷白粉嫩已煞白如纸。

    少女的隐疾爆发!

    而且她断定夜落必会被噬魂夺舍,绝对死翘翘。

    所以少女只剩下一眼苦涩,仰头望了望山顶,便缓缓收回目光,化作流光消失长空。 都市航海王

    与此同时,几里外黑风涌动!

    黑风里面包裹着一名黑袍中年,右腿只剩下半条,怀里还抱着一具躯体。

    躯体焦糊一片,像是个黑炭,手里死死攥着一支银灰色笛子,就是之前的银衣人。

    现在他喘口气都十分困难,明显遭受重创。

    即便这样,黑炭还努力蠕动了下嘴唇,似乎想要说着什么,不过被黑袍中年制止:“少主你伤势极重,以我之力,也只能用灵丹暂时压制那阳炎侵入内腹,必须尽快回去让主上驱除才行。”

    “……!”

    黑炭眼皮颤了下,竟然没理会黑袍中年,使劲张开嘴想要说着什么,可惜没发出任何声音。

    不过黑袍中年似乎看懂了,黑炭说的竟然是“脸”。

    脸?

    黑袍中年知道自家少主翩翩公子风流倜傥,特别在意容貌,甚至比命看的还重,每日都会对镜自怜,现在这副模样……

    “少主放心,以主上手段,必能让你恢复如初。”

    黑袍只能尽量安抚。

    这却变相告诉对方被毁容,直弄得黑炭呲牙咧嘴,最后一蹬腿,昏迷过去。

    “少主……”

    黑袍急呼,赶紧探查,发现黑炭尚未断气,才松了一口气,只不过瞟到自己那条断掉的腿,怒意升腾:“要不是少主伤势太重,我……哼,就算逃过这次截杀,也休想躲开主上留下的连环后招。等抓住夜笑笑老夫一定追查出到底是谁操控夜笑痴的天命灵物,然后将之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咬牙切齿,他却不知道谁操控的往生琴,毕竟发现夜落的银衣人已经昏迷不醒。

    现在黑袍不敢拖延,只能鼓荡黑风不断加速。

    另一边!

    夜落体外的光芒已经散去,刚落到地上,一道身影赶到近前。

    “落儿,你怎么样?”

    孔婆婆到了。

    关切地抓住夜落胳膊,她非常紧张。

    夜落身子一颤,却没有回答,反而快速思索着:“我以前是个傻小子,突然变正常,修为提高那么多还杀了不少人,而且穿山獾和精通音律这些,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硬着头皮装?”

    对,信不信随她们,姑姑跟婆婆总不至于逼问我,等想好了再慢慢解释。

    关键焰灵娇嫁过来的目的有些不纯,必须谨慎,还是装傻比较实在。

    想了这么多,夜落打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主意,立刻挤出一脸傻样,憨憨叫了声:“婆婆……”

    “……!”

    孔婆婆看着熟悉的笑容,微微一愣,出乎意外的是,她没说什么,只是溺爱地摸了摸夜落的头:“乖,让婆婆看看你腿上的伤。”

    说话间,她已经蹲下!

    细心解开麻布,看了两眼,就从袖口取出伤药给夜落敷上,用个干净重新包扎好,起身捏了下夜落的脸蛋:“只是外伤,并无大碍,走吧,跟婆婆下去,大小姐还在等着呢。”

    “哦回家喽……”

    欢呼雀跃,傻劲十足!

    不过夜落隐约觉得孔婆婆不是没有怀疑,只是不去追究。

    既然这样,他就可以一装到底,没什么顾忌了,索性瞟了一眼远处的灌木丛,就解下斜挎在背上的外衫包裹放在地上,从里面抓出两颗加料赤炼香果,其中一个递向孔婆婆:“婆婆给,好吃。”

    “……!”

    孔婆婆一愣。

    她没接,只是瞟了一眼地下的那些土坑,然后轻笑:“婆婆不吃,落儿吃吧。”

    “那我吃啦!”

    答应着,夜落却只啃了一口,然后拉起孔婆婆:“走啦走啦,婆婆我们回家。”

    “好好好!”

    微笑着,孔婆婆被夜落生拉硬拽向着河岸行去。

    至于包裹,则留在原地!

    孔婆婆也没说什么。

    就在他们离开没多久,两头穿山獾贼眉鼠眼地从地下冒出来,拖着包裹钻回地下。

    不过,临走时候它们还十分人性地望了望夜落的背影。

    夜落没看到这一幕,一边吃着颗没有催化的赤炼香果,一边暗叹:“小家伙们,谢谢一路护持。我也只能用这种办法留下果子给你们,记得慢慢吃,以后怕是难再尝到这种味道的了。”

    两头妖兽跟少女一样,在夜落心里留下难忘的记忆。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