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掌御浩劫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0005章:她们怎么来了

更新时间:2019-07-20
    少女看的一愣一愣!

    不过转瞬就被小孔溢出的香气吸引,忍不住深深嗅了一下,她的表情就变了。

    眼神迷离,陶醉无比。

    “……!”

    显然夜落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可面对这近在咫尺的迷离,让他忍不住打量轻纱遮掩下的面容,即便无法窥到全貌,不过仅从隐约轮廓能看出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不知道为什么,夜落鬼使神差的还冒出一句:“好诱人。”

    “啊你说什么?”

    少女听到了,神情恢复,小手下意识护住胸前,一脸防范。

    夜落这才意识到失言!

    不过他反应很快,伸手就把那颗赤炼香果送到了少女脸前,快速解释:“我说这果子口味也很诱人,姑娘尝尝就知道两个家伙迷醉的原因。”

    “……!”

    少女可不是那么好糊弄。

    不过夜落没管三七二十一,赶紧把果子塞到少女手里,转身避开目光。

    “哼,油腔滑调。”

    忍不住白了一眼,最后少女还是抵御不住沁人香味,瞄着夜落始终没看她,才撩起面纱一角,把果子凑到嘴边。

    刚一入口,汁液好像爆炸一般,浓郁香甜弥漫口腔,那种感觉甚至直冲灵魂,让少女都忍不住娇吟一声,不过脸色转瞬大变,低呼:“怎么会这么强烈?”

    她完全想象不到,以自己这么强大魂力都差点着道。

    想想都是一阵后怕,如果变成像两只穿山獾那个样子,丢人不说,要是夜落心怀不轨,那自己岂不是任人摆布?

    杀意再现,少女锁定夜落:“你……你到底想干嘛?”

    可惜根本没得到正面回答!

    夜落指着石台上的藤蔓植物,问了句:“姑娘应该认识这株植物吧?”

    “认识,卷叶毒刺鬼藤!”

    少女下意识点头。

    夜落笑了:“一般人都知道鬼藤的毒刺是炼制某些毒丹的辅药,可以催生药力,而卷叶却很普通,不能用来制药。可极少有人知道,这卷叶并不是毫无用途,只是针对特定的东西才行,那就是鬼藤的伴生植物赤炼香果。卷叶内的汁液配上毒刺,不光可以催熟赤炼香果,而且能果实的迷幻和根茎的麻痹提升几十倍不止……这几十倍的药力啊,足可以让真罡境后期修士中招,对付刚有一点灵智的三阶妖兽,就更加轻松了。”

    两头穿山獾就是三阶妖兽,实力比肩人类真罡境中期,灵魂力却比人类弱很多。

    夜落这一番话不光解释了之前保命的办法,还变相告诉少女这对她无害。

    当然他不忘夸赞了句:“我早看出姑娘修为高深,自然不会受多大影响,所以才会让你品尝一下。”

    “哼!”

    哪怕听了解释,少女还是很不爽。

    不过夜落讲的那些药材知识她竟然闻所未闻,好奇心跟着也翻腾起来。

    可惜夜落头也不回地催熟果子,没再多说。

    少女就那么看着夜落背影,憋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问道:“我这是第一次听说鬼藤和香果是伴生植物,还能给香果催熟和增强麻痹迷醉,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那个啊,自己摸索的。”

    还是没回头,夜落已经开始解释:“我就喜欢瞎捣鼓,有一次碰到赤炼香果,便想看看它的根系到底可以生长多深,所以就一直挖啊挖啊,最后发现,它竟然跟卷叶毒刺鬼藤是同一个根系。开始觉得可能是巧合,后来我又寻到几株,挖开发现也一样。再联系到香果附近都会有鬼藤生长,最后才断定它们是同一根系的伴生植物,然后将两种植物用各种方式搭配,最后研究出这种超强迷醉赤炼香果……味道怎么样,还可以吧?”

    这说的很轻松。

    听到少女耳中,却让她眼眸中精芒迭闪,内心阵阵激荡:好一个喜欢瞎捣鼓,说着随意,可这种刨根问底专注的态度,又有几人可以比拟?

    我钻研过那么多古籍,却从未见到有人提出这种理论。

    “而且,他尽管实力弱小,在被两头穿山獾夹击的生死关头还能保持冷静,只以轻伤的代价强势逆转,保住了性命,这又是几人可以做到?”连果子都忘了吃,少女呆呆望着夜落背影,心里越发凌乱。

    慢慢的,雨幕渐稀!

    夜落把所有赤炼香果都催熟后,才抬头说道:“我该回家了。”

    “这么急?”

    说完之后,少女才意识到那不是自己该关心的问题,赶紧改口:“啊不,我是说……”

    “离家有点久,在此别过吧。”

    即便看出少女态度变了许多,夜落也没多想,思索一下又说道:“对了,这点高度摔不死那两个家伙,你别管它们,我还有用。”

    “有什么用?”

    少女下意识询问。 我的1979

    夜落笑而不语。

    “……!”

    还卖关子?

    无形中拉近一些距离,少女幽怨白了夜落一眼,没多问,也没有阻拦。

    夜落说走就走。

    临行前,他不忘掏出两颗改造过的果子塞到少女手中,弄得少女脸又是一阵滚烫。

    然后夜落爬下山崖,一瘸一拐,踏青远行,每走一段,他就取出一颗催熟的卷叶果,挤出点汁液洒向地面,再继续前行。

    发现这一点,少女有些诧异。

    不过低头一看,正好瞟见两头穿山獾一骨碌爬起,抽搐鼻子,像是着迷了一样,急速拱到地下,两股气息气息已经追向夜落,她就隐约明白的缘由。

    眼睛眯成弯月,少女第一次展露迷人笑意:“这也能想到?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喂……”

    远远的,她忍不住又叫一声。

    夜落听到,远远回头:“姑娘,还是什么事吗?”

    “那个……之前你一边跑一边发疯,最后在山坡上又吼又笑,到底为什么啊?”

    这才是最触动少女的地方。

    夜落又笑了!

    还说没护持?

    你都看到了我癫狂发泄,肯定跟了一路。

    可他没点破,高呼回答:“若碰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在空旷地方放开嗓子喊两声,或许能缓解烦闷,到时候姑娘不妨一试。”

    “啊?”

    让我吼!

    那得多傻啊?

    小脸又热,少女眼中多出一丝嗔色。

    不过夜落已经转身,背对少女喊了声“走了啊”,就一瘸一拐的渐行渐远。

    雨一直下!

    少女立在高处,默默看着人影变小,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夜落的名字,便努力高呼:“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可远方再没回音。

    “萍水相逢而已,何必了解太多?”

    其实夜落听到了,却已无心回答,只留下远方默默注视他的倩影。

    至始至终少女都没有再提及邪魂的事情,毕竟她清楚,如果邪魂依然藏匿夜落身上,必然有躲避探查的办法,所以说了也没用,只能等邪魂尝试夺舍才能以驱魂赶出身体。

    就这样目视夜落消失在山林,少女纠结了下,没急着去追,反倒张开嘴尝试着“啊”了一声。

    这一声不大!

    可太过空旷,瞬间荡开。

    “啊?”

    像是被自己惊吓到,少女赶紧捂住小嘴,拍着胸脯四下张望。

    很紧张——

    一副忐忑模样!

    也难怪如此,毕竟少女从小被教导笑不露齿语不高声,突然做出这种有违常礼的举动,难免不适应。

    不过当她平复下这份紧张后,眼中竟浮现异色:“好像……真有作用诶。”

    对,她也压抑!

    自小身患隐疾,寒意爆发的时候,他人唯恐避之不及,哪怕有老祖封印,还会偶尔泻出,被许多族人看做异类,儿时玩伴少之又少。

    这份压抑,同样是极少人能体会。

    所以,当她发现喊出来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变得轻松,索性再次张口。

    “啊,啊,啊!”

    “啊!”

    “啊……”

    “啊……啊,啊……”

    从卡顿着像是牙牙学语到连贯,进而抑扬顿挫,此起彼伏,少女越叫越欢,最后轻衫上炽炎涌动,飞身而起,婉转之音充斥天际。

    很遗憾!

    夜落已走远,无法听到这美妙之音。

    ……

    穷山恶水,路途险!

    一个多时辰,夜落翻越两座山头。

    期间经过一片灌木丛时候,突然蹿出一条青鳞妖蛇差点咬到夜落。 抱紧大贵人

    毕竟那也是妖兽,近距离很难躲避,不过没等夜落做出反应,身侧地面猛地炸裂,两只穿山獾蹿出,其中一头直接咬住青麟妖蛇的七寸位置,另外的扯住尾巴。

    嗤啦——

    青麟妖蛇应声而断,被穿山獾生吞。

    那时候夜落就知道自己判断的没错!

    他清楚妖兽有一定的灵智,所以夜落故意用强化过的赤炼香果引诱穿山獾,让两个家伙一路追一路舔,穿山獾渐渐明白果子之所以那么美味,是夜落的功劳,于是它们时放下敌意,帮着驱赶野兽。

    现在连妖兽都搞定,更让人欣喜。

    就这样——

    夜落继续上路。

    当他再次攀上一座山峦顶端极目远眺的时候,眼底猛然闪现惊喜。

    “那是……蛮祖像?”

    透过雨幕峰峦,一座雄伟巨峰在极远处若隐若现,露出部分好似巨人头颅。

    夜落认识!

    别看现在这具身体天生憨傻,可傻子不等于没有记忆,有些憨傻之人的某些记忆反而更加清晰,尤其是他这残魂转世之体,不光记忆力惊人,而且识文断字。

    记得小时候,从裂风谷内抬头东望,可以看到一座巨像胸口之上的部分,只要有人在身边,夜落都会指着巨像傻笑:“我知道我知道,姑姑说过,他叫小蛮,耳朵长虫子,肩膀有老虎,嗷呜嗷呜,咬你咬你。”

    耳朵长虫?

    肩膀生虎?

    山峰雕成巨像,高大伟岸,刀削斧砍的脸颊微微扬起,双眸注视天穹,不怒自威。

    最奇特的是,它卷发如蛇,披散肩头,右耳垂开洞,一头形似巨蟒的黑鳞双角怪物从其中穿过,仿佛挂着一个耳坠,还有巨像的左肩扣着一张白色虎面,巨口张开,利齿森然,如同扣着块肩甲。

    以前憨傻,姑姑告诉他是蛮祖像,夜落自己觉得好玩就改成小蛮,现在是正常人,才想起曾经在典籍里看到过关于这巨像的传说。

    “似乎这里的人都把他作为祖先,每年四月初三会在巨像下举行祭祖仪式,尤其是体魄后期的少男少女们坐在雕像下面可以获得赐福,很快便能开辟丹田晋升真罡境。”

    残魂转世之体生活在裂风谷夜家,夜落记得曾被带到巨像那边参加过祭奠,很多孩子得到赐福之后,头顶幻化各种鸟兽虫鱼植物花草以及武器器物的虚像,围绕蛮祖巨峰舞动争锋,格外壮观。

    “呵呵,我一直叫它小蛮,似乎有点大不敬呢。”

    忍不住轻笑,夜落没时间多想,既然看到了巨像,就说明自己没走错方向。

    本来他打算下山快点回家,突然一只穿山獾猛地冒头咬住夜落的裤腿,差点让他扑倒在地。

    怎么回事?

    心里一惊,夜落发现穿山獾没有敌意,好像要阻止他跳下,另外一只则从石地冒出来,扭着屁股跑到山边,一边挥舞爪子,一边回头看着夜落。

    那样子好像在示警!

    “难道有情况?”

    急忙俯下身子,掏出果子撕下两块递给穿山獾,一人两兽靠着崖边一块巨石探头向下窥视。

    山的这一面峭壁,有一定坡度,下方乱石树木杂草丛生。

    不过,草石之间隐现着突兀颜色……

    只一眼,夜落挑动眉头:“竟然有这么多人埋伏在山腰下面?”

    怕是得有百十个!

    隐在杂草碎石之间,黑色劲装,背背器匣,器匣一边露出刀柄,另一侧是箭壶,装满羽箭。

    他们背对山顶,盯着下方河谷地带,搭弓引箭,蓄势待发。

    正常情况下,夜落会改变路线再回家,可猛地想到八字胡临死之前交代的事情,他停滞身形:“八字胡说,要用我把夜家的什么人引出来,这些埋伏的杀手,会不会跟那件事情有关?”

    思索着,夜落决定再看看。

    很快他又发现不止山腰有人,山脚的乱石杂草中似乎还有一批,藏得更隐秘,全都盯着峡谷那边的大河。

    河道水流平缓,极为宽阔。

    透过雨幕,远远可以看到风帆竖立,一条大船向着这边驶来。

    船头人影绰绰,数量不少。

    随着大船临近,也越发清晰。

    巨大鱼鳍泛着黑光,其上拴着铁锁,拉动大船逆流而行。

    夜落也认识!

    这是铁脊黑鱼,体型巨大,虽是妖兽,却没什么攻击力,专以河泥为食,常被人类驯化成为拉动船只的坐骑。

    当然,他只在铁脊黑鱼身上停留一瞬,就看向船头。

    就这么一眼,让夜落瞳孔猛缩:“那是……她们怎么来了?”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