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掌御浩劫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0003章:尘封记忆

更新时间:2019-07-20
    我是什么人?

    “我应该叫夜落吧!”

    穿梭密林之中,尘封的记忆在少年的脑海中奔腾起来……

    那是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他生活在一个叫归墟的地方,归墟如世外桃源般,没有任何纷争,一片安宁祥和。

    这一切归功于夜落的族群!

    不知为何,在归墟只有夜氏和依附的族群才具备修炼资质,能成为修士,而夜氏自古有规,修凡平等,绝不可恃强凌弱,甚至修士还要抵御天灾和兽类袭击,守护归墟凡众。

    代代如此,从未改变。

    人心都是肉长的,能者无私,必受尊重,归墟民众心中有感,每年都会有人主动送来山珍野味以及偶然寻得的灵物灵药,甚至尊称夜氏为守护帝族,而夜氏每一任族长都被称做夜帝。

    至于夜落的父亲,正是夜氏族长,夜帝!

    只不过他虽为守护帝族族长嫡子,不知道为什么,作为夜帝的父亲在夜落很小时候就封住他的幽海,让夜落无法开辟丹田衍生真气突破成练气修士。

    人类修炼,先强化肉身,是为体魄境!

    体魄境之上为练气士,分真罡,元法,灵虚,玄冥四境。

    没办法开辟丹田衍生真气,等于断了修行路,他自然不甘,可惜抗议改变不了夜帝的决定,以至于夜落渐渐对修炼失去兴致,闲来无事只能钻进神藏阁看一些传说秘史,偶尔钻研下丹道阵法,舞文弄墨、吟诗作画、抚琴弈棋,来了兴致更是呼朋唤友游历四方,猎兽烤肉,饮酒作乐。

    醉卧美人膝畔,笑看万水千山,成了名符其实的逍遥公子。

    那样的生活毫无压力,似乎更惬意。

    可就在夜落已经认命,觉得潇洒一生也不错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归墟。

    世间虽无人祸,却出现灭世大劫,万千雷霆地火化作各种邪物凭空出现,肆虐归墟。

    尽管夜帝修为高深,也难抵御,而作为守护帝族,他又不甘生灵覆灭,所以带着归墟高手,打开了通往外界的迁徙之路。

    “嗷!”

    一头斑斓豹突然从草丛里冲出来,打断夜落飘飞的思绪。

    看着张牙舞爪冲过来的野兽,他没有紧张,反而陷入更加沉痛的回忆!

    高大身影矗立虚空,一袭麻布青衫在风中咧咧作响,几千高手分立两侧,浑身浴血,看着那亿万雷蛇电网倾泻而下,地火翻卷,夜帝垂头望着浩渺人群中一个少年,满是溺爱:“落儿,不要怪为父阻止你修炼,实乃不得已而为之。不要问为什么,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现在只要记住,你身具我夜氏帝魂,拥有将我族终极帝术发挥到极致的潜力,而现在……为父给你展示那终极帝术,可惜我没有你那种灵魂,只能施展这一次,好好感悟吧。”

    “帝……崩!”

    声音响彻天地,高大身躯背后浮现苍龙虚影,同时爆发浩瀚决然气势。

    抬手!

    挥拳——

    龙影咆哮,整个虚空不断震颤。

    天际狂雷像是惧怕着什么,迟迟没有再落下,那些已经落到中途的甚至倒卷而上,紧跟着人族聚集之所前方的虚无像蜘蛛网一般出现裂痕,紧跟着轰然破碎,蓦然浮现一条幽深裂缝。

    然而夜帝却在这一击之下肉身撕裂,无数金血狂洒天际,只剩下狂啸之声:“走,你们快走,落儿跟上,我能为你们争取时间不多。”

    “不,父亲!”

    “大帝!”

    帝崩终极之力,毁灭自身,驾崩成仁。

    看着肉身一点点开始碎裂的中年和他身后那几千高手合力撑住通道收缩之势,夜落与整个归墟人族嘶吼。

    可中年满目悲怆,低沉声音再起:“落儿,你的灵魂承载了我夜氏希望,听为父这一次,跟着族人离开。归墟已毁,外面的世界很大,那封禁已开,你尽可修炼。不过……我儿一定要记住为父以前教你那些运用力量的方法,去领悟崩灭真谛,成为超越为父的存在。到那时,或许你就能知道我夜氏迁徙到这荒僻之地和眼下灭世劫难背后的真相,再现亿万年前我族荣光……记住,实力足够打开通道,一定要回来,这即将破灭的地方,还有你需要的东西。”

    “父亲!”

    “痴儿,为父撑不了太久。”

    “少主,不要辜负大帝和我们用死换来的机会啊!”

    咔嚓—— 影帝夺爱:腹黑席少太会撩!

    狂雷再现,地火喷涌,还伴着各种恐怖能量,在夜帝和他身后万千高手的呐喊声中,疯狂席卷归墟大地。

    纵有千般不愿和疑惑,夜落和下方亿万人族,还是被中年和他身后的高手掀起的罡风送入通道。

    在通道即将关闭前一刻,人们只看到了灭世雷霆和天际飘洒下的血雨。

    “父亲……”

    身体颤抖了一下,现实的危机把夜落惊醒……

    眼看着斑斓豹利齿快咬到自己咽喉,脑海中闪现归墟中一幕幕,尤其是父亲临死前那一拳,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帝崩?

    崩灭之意……

    崩灭之力!

    “一往无前,百战而不屈,身死却不悔,决然之势。”

    “力量!”

    运用力量?

    “力量可轰破长空。”

    嗡!

    夜落灵魂震颤,双目隐含泪光,却爆发出霸绝之势,死死盯住凶残利齿。

    “崩!”

    右拳闪电击出。

    咔嚓一声,拳碎利齿,贯入斑斓豹口中,莫名生出冲击力贯穿了斑斓豹头颅。

    砰——

    头颅炸裂。

    夜落却没有停下脚步,速度越来越快。

    “崩!”

    “崩!”

    “崩!”

    伴着发泄似的吼声,一颗颗树木击穿震断。

    狼来了,狼死!

    虎出没,虎飞。

    一头巨熊突然蹿出——

    “也给我崩。”

    轰!

    侧身用脊背硬撼三米巨熊,熊四分五裂。

    一时间,山林震颤,兽类惊恐。

    夜落咬着牙继续前冲,眼中尽是疑惑和痛楚:“父亲血洒归墟,我与那万千人族也没能幸免。可进入通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只记得自己肉身崩碎,魂魄被割裂两半,接下来包括夜氏在内所有人族被残忍屠戮,血流成河。”

    是谁做的?

    “似乎耳边回荡着令人生寒的熟悉笑声,可我没有凶手的任何记忆。”

    唳——

    一只巨大的苍鹰看到已经冲出密林的少年,飞扑而下。

    “不要烦我。”

    轰!

    踏碎山石,被打算思绪的夜落眼中闪过凶厉,跃起丈许迎上苍鹰,扯住翅膀就狠狠砸向地面,然后掐住鹰头一拧。

    咔嚓——

    苍鹰死!

    这时候,滚滚雷音密布,又一道霹雳在天际炸开。

    乌云终于承受不住压力,豆大的雨点子瓢泼而下,整个山地掀起了一片烟尘,昏暗随即消失。

    天光洒下,原来是白天。

    夜落依旧跪在石地上,任凭暴雨冲刷身体,血水从衣襟流到地面,殷虹刺目,湿润的双眸透出沧桑,沉寂的像个死人,只能看到嘴唇轻动着:“在那跨界通道内,我灵魂被割裂,一半残魂不灭,保持灵智遁入诡异的虚空乱流,在其中漂流了不知多少岁月。”

    “直到某一日,残魂被卷入一处邪魂恶念汇聚之所,它们似乎非常仇视我,进入的一刹那,就开始围攻我那一半残魂。只是被吞噬后,残魂非但没有消散,反将对方炼化成自己的魂力。”

    “或许真像父亲说的那样,我的灵魂很特别!” 盛装只为错过你

    “后来残魂一次次被吞噬,一次次又反过来炼化它们,慢慢的,我就像被它们同化一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吞噬杀戮,也开始主动猎杀那些凶魂,那时候的我,似乎真的很邪异。”

    “时间冲刷记忆,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也不记得吞噬掉多少的凶魂,我那一半残魂只知道没头没脑的游荡杀戮吞噬。”

    然而……

    “就在四下再无凶魂可吞,我也快忘记自己谁的那一天,前方凭空浮现一个漩涡,漩涡中藏匿着一个极为特别的凶魂……凶魂如烛火摇曳,似乎只要一阵风就可吹散,可它与以往的凶魂不同,却是人的形态,关键它给人一种不可吞噬的感觉,好像一个念头就能将我残魂泯灭。”

    “可它没那么做,反而传出一道意念……”

    “这里不属于你,走吧,不管梦过一场还是如何,你的路终究还未走完。”

    意念沧桑,震颤夜落残魂,一阵阵眩晕之后便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我就出现在这个地域,而且找到了另一半残魂!”

    呢喃到这里,夜落的眼睛变得明亮很多:“原来另外一半残魂也没消亡,反而进入这个地域轮回成人。古怪的是,这残魂转世之体也叫夜落,天生憨傻。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被那两个家伙骗进荒山淹死在湖里。”

    “呵呵,刚才那姑娘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不过是找回新的自己,根本不是什么邪魔噬魂,看她那一愣一愣的样子,还挺可爱。”想到少女指着自己一口一个老魔地叫着,最后却变成傻呆呆样子,这好似在浑浊压抑中淌过一道清流,让夜落无奈苦笑,情绪有些许缓和。

    当然,他知道少女为何误会。

    那是因为夜落残魂吞噬过亿万凶魂,本身就煞气无边,也确实被最后遇到的那头凶魂控制着身体击杀了刀疤脸。

    当时两半残魂刚刚融合,夜落拥有意识,却没有获得身体的掌控权。

    “只是为什么凶魂灭杀刀疤脸之后,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彻底消散了呢?”

    夜落心有明悟,隐约感觉出来凶魂已经消失,应该不会再出现,只不过他想到凶魂散去前最后一句话,微微挑眉:“轮回新生又如何?不外乎一场蹉跎,如梦过一场难明自我?这是对我说的吗?”

    “屁,既然新生,那绝不蹉跎。”

    明显夜落对凶魂最后一句很不屑,甩了甩头神色间露出丝丝疑惑:“不过倒是奇怪了,此凶魂掌控我的身体击穿刀疤脸运用的是崩灭之力,而且感悟极深,绝不是现在的我所能触及的层次……”

    “难道说,此凶魂跟我夜氏有关系?”

    心中阵阵狐疑,夜落根本想不明白。

    不止这件事,还有归墟大劫的原因,通道内自己和归墟人族被什么人所害,以及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的残魂融合,又是何种力量帮着淬体提升了实力。

    一切的一切,夜落都没头绪。

    最后他还是选择放弃分析,呢喃:“罢了,像父亲临死说的那样,只有我潜心修炼,强大之后才可能去解开谜团。”

    心有决断,夜落缓缓起身,漫步登上一处小山坡的顶端,透过瓢泼雨幕,放眼身处的新世界。

    群山万壑丛林郊野,全映入眼帘。

    似乎觉得胸中还有些憋闷,他迎着大雨,发泄一样呐喊,最后放声狂笑。

    恣意放纵,似疯似痴!

    却不知道极远处密林内,一颗巨树树顶上的纤细身影脚一滑,差点从上面栽下来,跟着响起不爽的抱怨:“这家伙不会在湖里泡久了,脑袋灌水了吧?突然发狂,又打又砸,然后跪在地上那么悲伤,现在又鬼嚎疯笑的……呃。”

    是之前的少女!

    她根本没打算放弃追查邪魂,只是用迂回办法,悄悄跟上夜落,看看能不能发现端倪。

    不过邪魂没发现,倒是撞上前面一幕。

    她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

    杀伐果决,甚至可以说冷血,油嘴滑舌时候很讨人厌,淡漠时候又拒人千里。

    在追过来这一路,少女看到夜落爆发出令人心颤的狂暴,然后是痛彻心扉的哀伤,现在发疯一样吼着笑着,每一种情绪都把她那颗小心脏撩拨得颤动不已。

    “这不是邪魔也是个疯子吧?”

    少女看的直皱眉。

    她甚至觉得夜落可能被邪魂影响,才会有这种表现,所以决定继续观察。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