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历史军事 > 醉枕大明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三十五章 有大事发生

更新时间:2019-08-14
这几日纪浩的日子倒是过得很是愉快!

  冯知县也没给纪浩安排什么差事,每日他去县衙和陈典史喝喝茶、聊聊天,便拿到一天的工资了。下班后再创作一下话本,也不耽误赚钱。

  而且他这师爷身份还是有些作用的,起码福来客栈的掌柜王富贵自从知道了纪浩被县尊大人礼聘为师爷后,就对他明显恭敬客气了许多,其服务也周到了许多。

  貌似这样的日子也不错,纪浩一直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这样的日子他觉得也挺好。

  不过好日子不长,今天一进县衙,纪浩便发现县衙的前院中快壮皂三班衙役齐聚,都在那沉默的等待吩咐,院中的气氛很是有些凝重。

  纪浩眉心不禁一跳,看样子似乎出了大事儿啊,他不禁祈祷县里可千万别再出什么人命大案啊!

  自己那破案水平,说到底半吊子水平都算不上啊,那次街头查出那郑员外兄弟撑死的案子,算是碰巧而已!

  这县里要是再出个什么大案,自己未必查的出来啊,那到时候岂不是会很跌份儿?!

  自己这刑名师爷还要不要面子了?!

  纪浩换揣着不安的心,穿过前院,来到二堂所在的后院,见站着快壮皂三班的班头和刑房的杜司吏全都在后院中站着,众人面上脸色很是沉重。

  纪浩走到二堂门口,迎面正装上陈典史从冯知县签押房出来。

  陈典史见了纪浩,忙上前拽住纪浩袖子,苦着脸道:“纪师爷,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情了?”

  “双羊镇的许王村和尚家庄为争水发生械斗,好几百人的大规模械斗啊。据说昨天就打死打伤了好几个人,听镇上的里正来报说,今天这帮刁民他娘的还要去打啊。县尊让我带人去弹压呢,娘的,这帮刁民实在不让人过个安稳日子啊!”

  死了好几个人,那还真是大事儿!陈典史一个文人出身的官员,都张口闭口骂娘了,看来这事儿他觉得很棘手啊。

  当然,在纪浩看来,陈典史去弹压数百人的械斗,确实不是好差事!这种事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还有可能激起什么民变。

  再说,自古以来,法不责众,人一旦聚成堆儿,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这要是万一弹压不住,惹起民愤,被一大群百姓围殴,那基本也是白挨,就算被打死了,怕是也不好找下黑手的人。

  纪浩心道:陈典史你自求多福吧,兄弟在此为你祈祷了。

  纪浩很同情的看着陈典史,说道:“陈典史敢于领此重任,在下佩服!在下在此祝陈典史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灼华年

  “那咱们走吧!”陈典史说着,拉着纪浩就往外走。

  “呃……等等……我去干什么啊,这又不是破案!”纪浩很是奇怪:自己是被县尊聘来做刑名师爷的,只负责给县尊参谋一些疑难案件的,这去弹压聚众斗殴的事儿和自己没有关系吧?

  “死了好几个人呢!”

  “这不明摆着互相殴斗而死嘛,这还需要我去查吗?”

  “呃,实不相瞒,大哥我知道兄弟你鬼点子多,特意向县尊请求你去帮忙!”见纪浩很不情愿去,陈典史和纪浩套起近乎,当下便称兄道弟起来。

  “我靠,陈大人你这不是坑我嘛……陈大哥,我的亲大哥,小弟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啊,要是被那帮暴民打死怎么办?!”

  “既然兄弟你喊我大哥,那么打虎亲兄弟,你更应该去啊。放心,万一打起来,大哥会保护你的!你别看大哥是文人出身,从小可是学过剑术的,三五个人不是大哥的对手!”

  “呃……”好几百人的大规模械斗啊,真打起来,你拿什么保护我啊?你以为你是修仙者啊,一个大招就能秒掉几百人啊!你能打个三五人有个毛用?!

  这趟差事,纪浩是真不想去啊!

  这许王庄和尚家庄位于蓬莱县双羊镇最南边,和栖霞县搭界,附近的群山连绵,时常有剪径山贼出没!而且这地方穷山恶水之地,民风彪悍异常!

  想想纪浩就有些虚,一个搞不好,真的很有可能被打啊!

  不过,纪浩想不去也没办法,陈典史根本不给纪浩拒绝的机会,拉着他就往县衙外走!

  …………

  纪浩很很不情愿的被陈典史硬拉着,一起带着三班衙役,向双羊镇南边的械斗现场赶去。

  这许王庄和尚家庄都离登州城有八九十里路,路途又不平坦,纪浩这小身板自然不能走着去。陈典史去找了辆马车,载着他和纪浩前去。

  至于那三班衙役,那就只能步行了。

  一路上,陈典史不断的催那赶车把式打马加速,纪浩被板车颠的差点散了架子!

  这年头的马车都是实心木轮,又基本没什么减震设施,再加上此时的道路又不平,不颠簸才怪。

  等到陈典史带着纪浩和三班衙役,到达械斗现场,也就是许王村的挡水坝时,已是下午未正时分了。

  到了现场,众人见只有许王村的青壮守在挡水坝前。旁边的地上到处散落着大滩的血迹和凌乱的鞋子、棍棒、铁叉等物。我叫夏洛克

  显然,两村又打完了一场。

  看样子许王村赢了这一场,因为他们守在挡水坝前。

  许王村地处柳沟河的上游,显然这挡水坝是他们筑起,用来截水的。尚家庄虽然姓尚,但却处于柳沟河下游。

  纪浩众人见械斗完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陈典史见状,也不禁腰杆直了起来,对着许王村的众人抖起了官威:“本官乃蓬莱县典史,你们这帮刁民,再敢械斗,老子拿你们去县衙打板子,你们信不信?!”

  许王村的守坝青壮们,听了陈典史的话,不由得有些惶恐。

  这年头的百姓小民对官府有着天然的畏惧。

  听到陈典史的话,许王村的青壮中出来一个打着赤膊、浑身肌肉虬结、身材很是魁梧的年轻人,走到陈典史面前,很是恭敬的行礼说道:“四老爷,我们也不愿械斗啊,可是我们要播种,就得需要水啊。四老爷你也看见了,今年太旱,这柳沟河里的水,只有这么多,我们许王村自己用尚且不够,尚家庄的人要来抢水,我们自是不答应的。若是大人能有办法阻止尚家庄的人来抢水,我们自然不会再械斗!”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是这帮许王庄青壮的领头。

  陈典史听了那年轻人的话,不由的一滞,他哪有什么办法阻止尚家庄的人来抢水啊?!人家为了抢水,都豁出命了,陈典史自忖没有办法阻止为了抢水而变得狂暴的村民。

  这年头北方的庄稼都是春种秋收。

  春天的水最是珍贵,春耕播种离不开水,若是春耕时无法浇上水,那种上的庄稼就发不了芽,那基本上就代表要绝收了。所谓“春雨贵如油”,就是指的春雨对春耕播种的重要性。

  今春蓬莱县旱情很重,整个蓬莱县一直都没怎么下雨,这春耕播种,也就只能依靠这河水灌溉了,这河水就是村民们的命根子啊。

  纪浩心道:若是种冬小麦就好了,那样的话,春天再怎么旱,也能多少收点粮食。

  而且种冬小麦的话,到了芒种时节就可以收麦子了。到时收了麦子,夏秋还能种点蔬菜或是别的作物,多好啊。

  纪浩很想搞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种冬小麦?后世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北方大部分地方都是种冬小麦和玉米,一年两熟的!

  正当纪浩思考这个重大而又极其有意义的问题时,一片嘈杂的喊杀喊打声传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