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尖碑漂流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九百八十八章 调制奶油药剂

更新时间:2019-12-03
在哪颗巨大眼球落入锅中时,一声文起从来没听过的尖锐啸声忽然响起,只震的他不得不捂上耳朵,露出惊讶与痛苦的神情来。
尖锐的声音,让文起短暂失聪,耳朵一阵嗡鸣,听不道任何声响,只有一种诡异且永恒的声音,在他的脑海,还有耳中回荡,久久不散,欲要让他变成一个真正的聋子。
不过,文起并没有在哪声音的刺激下选择逃避,忍受着痛苦,而体内出现的这种痛苦,对现在的文起来说不算什么。
那穿越稳定与动荡空间的痛,才是这一辈子无法忘记的。
他忍受着,双眼眯了起来,死死盯着那口锅的变化,只见本来海蓝色的汤汁,在那颗眼球被投入后,竟然变成了紫黑色,讲真的,海蓝色汤汁出现时,文起就觉得一阵厌恶,没有丝毫的食欲,更别说这紫黑色汤汁。
就连那口大锅中绿色汤汁都掩盖不了海蓝色,更别说现在的紫黑色。
而且,那像极了八爪鱼触须的材料,还没有投入,真不知道后面的汤汁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有一点文起很早便察觉到,就是锅中散发而出的香味,如果蒙上眼睛,光是闻着那股香气,不知道会吸引多少饥饿的人,但千万不要睁开眼。
就那一眼便会让你陷入无尽的厌恶与抗拒之中。
“这东西真的能喝。”文起皱起眉头,不禁对眼前锅中的汤汁打起了大大的问号。
就在文起狐疑地盯着煮沸的汤汁时,绿皮猴子将最后一个材料放了进去,突然,在哪跟触须入锅的瞬间,一个怪物的虚影出现在锅口,扭曲的身体,以及愤怒的神情,恨不能将投放材料的绿皮猴子扼死,怨毒地看着它,咆哮着。
看起来是在诅咒着这个该死的家伙。
不过,绿皮猴子并没对此有所动容,或者片刻的迟疑,便拿着那硕大的勺子,用它的另一端,当做搅拌的工具,开始缓慢地搅拌起来。
顺时针,一刻不停地搅拌着,而那紫黑色汤汁,本来清汤寡水,渐渐变得粘稠,且颜色也从紫黑色变成了粉紫色,隐隐有中婴儿皮肤在阳光下,穿过后的色泽。机内万界
说不上诱人,但总比之前的海蓝色与紫黑色,要好上许多,至少有那么一丝丝食欲,并且没有那般奇妙与诡异。
“或许真的能喝。”文起微微点头,肯定着自己亲眼所见的汤汁。
只是他忘记了,除了三个装着材料的罐子,还有一个木盒子,那东西有什么用,至少文起暂时是将它忽略一旁了,因为先前的三样东西,可比那个不起眼的木盒吸引人的多,且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
现在,绿皮猴子搅动不断时间后,便拿起了身旁那个木盒子,像是按下了什么开关,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像是撒盐一般,一点点向煮沸的锅中,散入其中的粉末。
说是粉末,那是对绿皮猴子,但在文起看来,那可不是什么粉末,而像是某种生物的毛发,被切成很细很小的碎块,处在木盒中。
文起怎么会知道
因为在绿皮猴子轻撒木盒中的粉末时,因为煮沸的锅的原因,气流向上升腾,向外扩散,而那很轻的东西,迎面飘到文起脸上,挂在他的鼻尖上,向后飘扬着。
文起忍受着厌恶与全身的不自在,抱着好奇,将那长长且细弱柔软的丝线拿了下来,这时他才看清,那丝线不是别动东西,更不是自己先前判定的生物毛发,而是蜘蛛丝,且是很有韧性的蜘蛛丝,当然也可能是蚕丝,但没有那么白,也没有那么粗。
所以蜘蛛丝的肯定性比较大,主要是它很有粘性,在文起拿下它,一眼看过去时,脑中出现的便是蜘蛛丝。
“这东西有什么用?”文起心里不禁打了个突,好奇心大盛,但从丝线上传来的柔和能量,他似乎捕捉到了一点点生命的气息,而在他自语时,绿皮猴子可没闲着,持续轻撒这种丝线研磨成的粉末,用力搅拌眼前汤汁。
肉眼可见,那本来变得粘稠的汤汁,在这种粉末的调和下,越发凝实,粘稠地几乎搅拌不动,且到锅口的汤,仿佛眨眼间蒸发了大部分,向着锅底不断缩水。
除此之外,粉紫色的汤,变白了许多,紫色全部褪去,由粉色取代,进而粉色淡化,乳白色出现。贪财萌妃:王爷倒插门
这一奇妙变化,让锅口旁的文起不禁瞪大了眼睛。
而那从锅中时时刻刻散发而出的香味,令文起欲罢不能,像是走在面包店,或巧克力街区一般,诱人的香味,时刻刺激着文起的大脑,而原本没有任何事物刺激味蕾,便让文起口水直流,欲要抱起眼前那口锅,一股脑将里面的浓汤喝完。
只是在念头刚出的瞬间,就听当当当三声清脆的敲击声传出。
只见一丝不苟,认真熬煮的绿皮猴子,用勺柄,轻轻敲击在锅口,而那见底的汤汁,浓缩到只剩一根手指,在清脆的响声中,再次浓缩起来,知道只有一个指节深,便停了下来,像奶油一般浮在锅底。
而锅的下方,那升起的火焰,在敲击声中竟然熄灭了,文起不知道绿皮猴子有了什么方法,但它的做法的确很诡异,只是没有时间询问,就见它用勺柄刮出一层奶油般的药膏,带着浓浓的香味,向着身旁陷入深度昏迷的罗兰冰泉花喂去。
“等等,需不需要我将它的嘴打开?”文起急忙道,他觉得如果不将罗兰冰泉花那紧闭的嘴打开,就是对眼前美味的亵渎,是一种不尊重,如果不好好品尝一番,真的是对不起这么诱人、香气十足的美味。
不管它是不是药物,但一定要好好吃下去。
现在的文起可是大转变,对熬制熬成药物,还是罗兰冰泉花这个试验品,他都完全转变了想法,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思想,心情愉悦,且精神大震,仿佛回到了状态最饱满的时期。
不过,绿皮猴子并没有听取文起的意见,直接将奶油般的药剂涂抹在了罗兰冰泉花的嘴唇上。
而在文起瞪大眼睛,想要大喊一声时,那药剂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消失了,或者说是被罗兰冰泉花吸收了,而在吸收的一瞬间,就见罗兰冰泉花那木质化的身体,干枯褶皱,破烂,竟然焕发了新的生机,隐隐在向血肉之躯转变。
不仅如此,那本来没有孔洞的鼻子,也悄然飘出两道白烟,胸膛起伏稍微有些剧烈,但那丝活力却从它的体内散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