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洪荒棋圣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0378、东土大唐

更新时间:2019-09-11
    “猴子,这里可是东土大唐盛世,远非蛮荒西域穷乡僻壤可比。即便是吾等仙人到此,也得循规蹈矩按照他们的律法行世于这人世间。”



    看到忽然欢呼雀跃起来的牛棋,一对白胡子老头儿笑呵呵地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接着又有些忧心忡忡道



    “东土大唐皇帝,堪称千古一帝,威加四海,却又德服疆域内外。汝这模样,只要自己不作怪,倒也可以在大唐地界行走一二。不过,汝得收起乖张,勿要唬脸骇人,吾才会带汝下去。否则,现在就将汝送回到那座孤山上。”



    牛棋一听,连连点头应诺道



    “同去,同去,我答应你们就是。”



    牛棋嘴里说着,实则心里暗道,虽然已经可以确认这时的东土大唐,正好就是唐太宗李世民时代。可天知道,这时的那个书呆子陈玄奘,到底是在娘肚子里,还是已经顺着河流飘到了那座寺庙里去了?



    而且,就算找到了这个世界真正的唐僧前身陈玄奘,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自己到底该怎么走下去。



    毕竟,他这一世,作为那孙猴子的化身,如果一定要解开这次轮回的不解之谜,第一步,必须要从那灵台方寸山开始。



    现在莫名其妙一步跨到了东土大唐,这个跨越,实在有点太大,大到即便是有着模糊几世记忆的牛棋,也都有些不知所措。



    但不管是怎么回事,现在看来,也是唯一的途径,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一次,白胡子老头儿也不该过于作妖,直接迎风一晃,便从橘子瓣儿大小还原成了一个正常人模样。无论是从样貌举止,还是衣着打扮,完全就是一个唐人形象。



    牛棋看在眼里,不觉暗暗点头



    这东土大唐,果然名不虚传,天上地下的,管他是神仙妖怪还是邪魔外道,似乎都有一种天然的敬畏在他们之间约束着。



    嗯,唯一的解释,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肯定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法则,在其中左右着三界也好,六道也罢,统统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严加管制。



    既然如此,这个情形,对于现在的牛棋而言,或许反而是一件好事。



    至少,这个东土大唐,似乎还没有走样,依稀还是记忆传承中的样子。也唯有如此,牛棋也才有可能从这里开始,顺藤摸瓜,说不定也就此可以跳过灵台方寸山和菩提那一个阶段,直接往下走去,也未可知也!荷花重生记



    牛棋患得患失中,不知不觉,就被那一对变得规规矩矩的白胡子老头儿,一下子带到了下界的东土大唐盛世中。



    放眼一看,却是一座四进的幽静庭院,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闪动,但隐约间,却又有不少人声鼎沸。



    及至来到后院,牛棋才发现,后院中居然站满了人,但却又鸦雀无声,一个个勾着脖子,围在一处,不知在那里看什么。



    跟着白胡子老头儿走了没几步,其中一个忽然扭回头,望着牛棋诧异道



    “汝这猴子,都将汝带到了人间,而且还是盛世空前的东土大唐,我们之间的陈谷子烂芝麻旧账,早就两清,怎么还跟着我们作甚?”



    啊,这样呀?



    牛棋抓抓猴脑,忽然有了一种被解放了的轻松感,不由得呲牙笑道



    “老倌儿,如此说来,我们之间的缘分到此已尽,该彼此长揖一番道一声彼此珍重喽?”



    白胡子老头儿顿时笑起来,忙不迭地望着那一堆人群挥手道



    “快走,快走,好走不送,以后最好不要再见才好!”



    什么意思,赶我走?



    哼,你们将我掳来,现在又要我走,如此呼来喝去,真真岂有此理!



    一股恶气忽然气冲霄汉,牛棋嗖地一声,直接抢到了两人前面,挤开人群往里一看,不觉失望道



    “嘁,还以为是什么稀罕事,原来是在下围棋呀。”



    说着,他忽然大摇其头,转身就往外挤去道



    “无趣,甚是无趣,走也,走也——”



    话音未落,十几条手臂便齐刷刷地抓了回来,直接一把将牛棋摁在棋枰前,七嘴八舌地恨恨道



    “你这猴子,哪里跑出来的无知小儿,竟敢说围棋之道甚是无趣?”冥媒正娶:鬼夫凶猛我不要



    “就是就是,死猴子,大言不惭,你知道什么是围棋吗?”



    “别跟他啰嗦,口出人言的猴子,兴许有些古怪之处,将他放开,我们也不欺负与他,就让这别院里的那个刚刚收下的小沙弥出马,与他对弈一局,胜了算他口无遮拦就是!”



    正说着,那对变成了真正道貌岸然的白胡子老头儿慢悠悠地挤了进来,瞅着正被众人千夫指的牛棋,抚须笑道



    “诸位棋友,这东土大唐盛世,威名远播,四海仰望。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妖猴,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别的不说,诸位都是嗜棋如命之士,那西域东归之士杨靖故事,大家都没有耳闻过么?”



    此言一出,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半晌,众人才又惊又喜地盯着牛棋,不住眼地上下打量道



    “那杨靖抱得美人归传奇,如今在我东土大唐早已传为美谈,几乎人尽所知。”



    “只是,此猴乃是彼猴吗?”



    话音未落,一名青衣秀士忽然两眼冒光道



    “非也,非也。诸位棋友,眼前这个猴子,管他是不是那传说中的西域葡萄山上的那只妖猴,如今只须在棋盘上,让那小沙弥与他一试便知。”



    众人一听,顿时尽皆叫好,纷纷东张西望,大呼小叫起来



    “长捷法师,长捷法师,快快将你那屋里的小沙弥唤出,与这只猢狲对弈一局瞧瞧!”



    随着话音,一个宝相庄严的法师从屋里漫步踱出,双手合十一脸悲悯道



    “我佛慈悲,诸位居士,下棋便下棋,总也算得是一种无问西东的修行。但似方才那样大呼小叫,可就惊扰了这一方清修之地也。”



    说着,他将一双清澈的目光,缓缓倾注在牛棋身上,端详半晌,复又轻轻点头道



    “天下苍生皆有来处,诸位居士,还请不要看在他是一个猴子,便轻慢羞辱与他。须知前世今生,谁又能说得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