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浪漫言情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所有的都不可能

更新时间:2019-06-12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却发现那声音来自张林所在的帐篷。

  他们这才想起来,刚刚孟白拿了热汤进去,要照顾张林吃饭。

  变故来得太突然,众人都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李峰第一个冲进了帐篷,却也愣住了。

  躺在睡袋里的张林满面青紫,瞪大的眼睛中写满了痛苦。

  而在他的不远处,一条三角扁头的蛇正冷眼看着众人,刀锋似的蛇信子翻转着,似乎下一秒就要飞扑而上,要了众人的命。

  洛晚凝走在最后,她的身边只有陆月,她正疑惑帐篷里的李峰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被许乔轻推了一把:“医药箱在车里,把血清拿来。”

  洛晚凝一愣,血清???

  他们还有这东西?!

  不过许乔都说有了,那就一定是有,洛晚凝小跑着去到车前,费力的把医药箱从中拖了出来。

  在翻找血清的时候,洛晚凝的手猛地一颤。

  血清?

  又是毒蛇?!

  她的眸光瞬间暗了下去,眼中写满了怒火。

  她觉得,自己不把那几个人当成可以完全信任的队友,最多也就是对他们无视一下,没想到,人家不把自己当成队友的方式,竟然是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她的命。

  一条毒蛇还不够,还有备份?!

  你丫的这是备份论文备习惯了吧!

  这回可好,她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伤到的竟然是张林。

  洛晚凝皱起了眉头,心里也觉得奇怪。

  怎么就会伤到了张林呢?

  而在另一边,许乔手里的匕首挥出,再一次斩断了毒蛇的头。

  不过很不幸的,帐篷也被划破了个口子。

  洛晚凝不知道哪个才是许乔要的血清,索性把医药箱一抱,整个儿拿了过去。

  “许老师……抱歉,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就都拿来了。”洛晚凝抱着医药箱正要进帐篷,怀里却是一空。

  许乔把医药箱拿在手里,对她使了个眼色,冷着声音说:“回你帐篷里安生呆着,让你出来你再出来。”

  说完,他不由分说的把洛晚凝推了出去。鬼推门

  洛晚凝呆呆的看着许乔,眼睛眨了眨,明白了什么似的转身离开。

  回到帐篷,洛晚凝摸出手电筒照亮了帐篷里小小的空间。

  帐篷边沿撒着的雄黄粉还在,四下也没有一丝光亮露出,她轻轻地呼出口气,摸出手机再次编辑短信给孙昊骐发过去。

  就在短信刚刚发送成功的时候,外边响起了孟白的声音:“洛老师,我可以进来吗?我、我太害怕了。”

  洛晚凝迅速把手机收好,一边应了一声:“进来吧。”

  孟白低着头红着眼钻进了洛晚凝的帐篷,然后飞快的把帐篷又给关严了。

  一片黑暗之下,孟白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洛晚凝被她突如其来的哭泣闹得一愣,虽然可以理解,但是……你哭也去找你更熟的陆月哭啊!你找我算是怎么回事儿?!

  洛晚凝再次打开了手电筒,借着光亮拿了包纸巾塞给孟白。

  洛晚凝不大会安慰人,怼人还差不多。

  她眨了眨眼睛,酝酿了好一会儿才说:“好了,别害怕,都过去了。”

  孟白还在哭,洛晚凝实在憋不出其他话语来哄她了,她皱了皱眉毛,觉得自己还是等孟白哭够了再说吧。

  孟白又哭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止住了眼泪,抽搭着擦去了眼泪,对洛晚凝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出来。

  “对、对不起啊洛老师,我、我我就是太害怕了……”

  洛晚凝连连点着头:“嗯,可以理解。”

  她是可以理解,昨儿晚上她也是这么哭的。

  她皱着眉毛问孟白:“小孟,张老是什么时候被咬伤的?”

  孟白像是想起了什么让她害怕到不行的事情一般,猛地打了个寒战,这才颤颤巍巍的说:“就、就是……我一进去,张教授就、就是……那样了……”

  洛晚凝点了点头,又想了想,还是没能明白,那条蛇是怎么跑进张林的帐篷的。

  昨晚有蛇进到她的帐篷,那是因为有人把她的帐篷划破了。

  张林呢?

  这里的所有人都要尊称他一声老师,要是说谁对他不满,那也就是自己了。时间停止器

  许乔?

  算了吧,那就是个圣人。

  想到这儿,洛晚凝竟然还不自觉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转瞬间,她又甩了甩头,把思绪扯回到了当下。

  她可以确定,对自己动手的人应该是张……

  不对,不单单是他们对自己有敌意,还有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盗墓贼”。

  洛晚凝的眉心一跳,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对张老他们是有误会的。

  都是知礼守法的知识分子,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谋财害命的事情?!

  洛晚凝终于明白一直以来在她脑海中盘桓的、那种不对劲儿的感觉来自于何处了。

  原来不是他们啊……

  但是暗处的那些人,为什么要折腾这么大一圈儿?

  又是放毒蛇打算要她的命,又是推下落石逼迫他们在此地停留,又是明明有枪却不一枪打死自己……

  洛晚凝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昨儿还想要她的命,今天就只是困住自己。

  会有这么反复无常的人吗?他们做的事情实在是两厢矛盾。

  不对,还是不对。

  洛晚凝摇了摇头,还是有什么细节被自己忽略了。

  有时候推理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柯南道尔在《福尔摩斯探案集》中写下:“当你排除了所有可能性,还剩下一个时,不管有多么的不可能,那就是真相。”

  真相?

  洛晚凝觉得自己距离真相还远得很。

  眼前的迷雾重重,她实在看不透。

  就在她要进一步回忆那些被她忽略掉的细节时,孟白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路。

  “洛老师,我真害怕……张老的帐篷明明没有一点儿破漏,那蛇是从哪儿来的呢?还有那些石头,怎么就那么巧,刚好砸在车子的首尾,就是不让我们过去呢……”

  洛晚凝的眉头皱起,她狐疑的看向了孟白:“你怎么知道张老的帐篷没有破漏?你不是刚进去就看到张老受伤了吗?”

  她的声音有些严肃,甚至还带着一丝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