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历史军事 > 明帝国的崛起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两百二十五章 与子同袍(七)-危急时刻

更新时间:2019-09-11
    八千鞑靼骑兵从战场的侧翼出现,绕过正在和庞大郎、王武两个营纠缠的博尔哈四千骑兵,如一把利刃斜着切过来,和新军卫最后的九个连碰撞在一起!



    野不干作为小王子的心腹大将,不久前在小王子身边全程目睹新军卫犀利的火器。面对着新军卫超长的横队阵型,他不可能是率八千骑兵直愣愣的正面冲击!



    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而野不干虽然不知道不久前永谢布部的太师亦不刺凭借着仔细的观察,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打破新军卫空心方阵的“窍门”,但率军冲阵,他还是心理有数的!



    从侧面冲击明军新军卫最后押上的全部军阵。



    在今天的战场上,鞑靼骑兵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所以,野不干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去调配、调整他的兵力,阵型。展现出来的,就是此时从新军卫的西南角杀过来。



    更有甚者,还有一股约千余名的骑兵正在试图绕后包抄。



    新军卫九个连排成的横阵,分两排,以630人紧紧的排列在一起,宽度约有250米。这个宽度足够的长。但并不足以覆盖整个战场的横截面长度。



    所以,野不干的包抄战术完全可行。



    就在鞑靼骑兵万马奔腾着发起冲锋时,新军卫的阵型开始变化!



    张昭身边的军事参谋制定了今天如此复杂、精确的决战计划,怎么可能在最后一步上犯错?



    在理论上,新军卫最后9个连队的横队向前,碾压一切敢于阻拦之敌,但鞑靼骑兵没犯傻,他们自然也有应对计划。



    “第六连,第七连,立正!向左转,向右看齐。”



    新军卫九个连在极短的时间内,由“一”字形的阵列变成一个直角阵型,直面冲来的野不干八千骑兵。



    开玩笑,古代的军队都能玩出由偃月阵变成鱼鳞阵之类的转化,新军卫天天搞队列训练,临战时变个阵都不会吗?



    当然,在这样紧张、紧迫的战场中进行变阵,新军卫的队列自然没有会操时那样整齐横看一条线,竖看一条线,斜看还是一条线。



    但是,即便队列不够整齐,只要是横队阵型摆出来就无妨。左右的同袍靠前或者靠后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并不影响射击效果。韦小宝玩转海贼王



    “砰!”“砰!”“砰!”



    伴随着燧发枪射击的声音,白色的硝烟弥漫而起。当前使用的都是黑火药,燃烧后会有白烟冒出。



    新军卫的阵前瞬间人仰马翻,刚刚还在嗷嗷叫的鞑靼骑兵们被打的哭爹叫娘,士气崩溃。



    野不干并没有冲锋在第一线,在战马冲刺后开始放缓速度。然后,这个骄横的鞑靼大将,就看到半里开外他麾下的勇士们直接被打的崩溃!



    不少骑兵在没有军令的情况下开始调转马头往回逃走。这是人求生的本能。



    新军卫的正常水平是一分钟打三分弹药或者四发弹药。精锐士兵是确保一分钟四发的稳定输出。而正常情况下,遭遇火器齐射的军队,在第六轮第七轮的时候就会崩溃。



    张昭押阵的最后九个连队,大致都只有新军卫乙等兵的水平,属于合格的士兵,不能算精锐。他们的水平是一分钟打三发弹药。但这足够了!



    在短短的两分钟内,正在冲锋的鞑靼骑兵遭到无情的屠戮,冲在最前面的两千多骑全部伤亡,剩余四千余骑兵调头就跑,胆气全部被打没。



    野不干痛苦的闭上眼睛,将心底那股血气之勇、不甘心都压下去。因为再冲也是个死。一边严令各部将领去收拢溃逃的士卒,一边看向战场的远端。那里有他绕后的一千骑兵。



    直角阵型不是方阵,依旧有缺口。



    在野不干的视线中,那一千骑正绕过新军卫的阵型,往其帅旗所在直扑而去。



    “好!”



    野不干将身边最后没有溃散但脸上带着慌乱的一千骑聚拢,原地等着新军卫的阵型出现混乱,准备再次冲锋。



    …



    …



    在野不干率部冲锋之时,乌鲁斯率五千骑兵出来和永谢布部的太师亦不刺汇合,前往支援两里外的博尔哈。其率军四千,正迟滞着新军卫两个营。



    无数的战马在大地上奔腾,马蹄声,喊杀声,枪声、号角声汇聚成一首激荡的乐章!



    此时,大战正酣!抓鬼趁夜半



    “狗鞑子!第四连,跟我来!”



    目睹好友的死亡和四营的覆灭的王武再也忍不住,将方阵的指挥交给副手,亲率一个连,以横队的阵势踩着鼓点前往支援。



    这个举动在战场中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仅仅依靠一个连的横队很容易就被骑兵绕后,进而击杀。



    “王大人!”接任的副千户无可奈何,只得指挥剩余的两个连掩护王武的侧翼和后方。



    随着王武的三营往右侧移动,正沉着应付鞑靼骑兵骚扰的庞大郎不得己只能下令向右上的方向移动。切入吴臣所部和王武所部的中间区域。



    此时,溃散的新军卫四营正在惨遭屠戮,无一人幸免。



    而正全力围攻吴臣所部的合答海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他的五千骑兵是分批次,四面合围的方式冲锋。但是,在强悍的二营面前,连续三次冲击都失败。



    他这五千骑已经军心不稳,近乎溃散。



    “合答海,再冲一次。大汗把射雕手调过来了。”



    吴臣骑在马上,看看如潮水般退去的鞑靼骑兵,心里长长的送一口气。而在此时他的视野也恢复,看到远端的战况



    王武所率的第三营阵型有些脱节,方阵的四个面直接出现空隙,这很容易被鞑靼骑兵察觉并加以利用。但是王武似乎没有察觉,还想去救四营的士卒。



    “混账!你他么的是千户,不是小兵!四营已经完了。回去!王小二,回去!”



    吴臣破口大骂。在如此紧张的战场中,每个人的情绪都是紧绷着的。他根本顾不得用词。但是,在巨大的战场中,即便只有大约半里的距离,他的声音根本传不过去。



    而新军卫的后卫九个连阵前,骑兵稀疏。很明显是给予鞑靼骑兵重重的一击。但是却有一股千余名的骑兵直扑帅旗而去。



    “糟糕,少爷会有危险!”



    吴臣心里焦急,倒吸一口凉气。就在这时,一点寒星对着他的额头急速而来。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