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四百五十八章 我爹依旧是我爷的儿子!

更新时间:2019-09-11
    白灵却不打算放过她,扬高声音道:“有些话,趁着众位族老和族人们都在,我今日便把话说明白了。我爹虽然自立门户,可也是被老人的众人所逼迫的,断绝书上写的明明白白,我便不赘述了,毕竟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我爹和你们断绝了关系,却没有和我的亲爷爷断绝关系,即便我爹自成一脉,也依旧是我爷爷的亲儿子!莫说是你白元氏,便是白老太在此,也没有资格替我爷爷做决定,和我爹断绝父子关系!”

    白灵的话让白三树眼神一亮,他倒是不知道事情还可以这样做。

    而族长和族老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对白灵的话显然也十分的赞同。

    白三树虽然自成一脉也是白氏一族,可关系到底是不一样的,日后族谱上的记录也会疏远几分。

    若白三树还是老白头的儿子,那么他便还是他们这一支的子孙。

    “白元氏,看在你为白大树生儿育女的份儿上,现在立刻给我滚下山去。要是再敢胡言乱语,白氏一族容不得你这样口无遮拦的妇人!”

    白元氏还想说什么,可已经有几个婆子朝她逼近,大有她再敢乱说话就将人赶走的意思。

    “白灵,你给我等着!你们害了我儿子,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白元氏恶狠狠的喊了一句,扭身便走,生怕会被人给绑去祠堂受罚。

    祭祖是大事,虽然白小山没在场,可白三树作为父亲却可是可以主持的。

    因此为了不破坏祭祖,白元氏的事便没人追究,只当她是发疯了。

    “让人盯紧了白元氏。”白灵小声对海棠吩咐了一句。

    海棠点头,不着痕迹的退出去,并无人关注她的去向。

    “族长爷爷,祭祖之事乃是大事,还请您来主持吧。”白灵转身来到族长面前,将祭祀的祭文递给他,一脸诚挚的道。

    原本是打算由白三树来亲自主持,可刚才白元氏那么一闹,白三树心里到底是不舒服,只怕不是原本的心境了。

    而且族长来主持,也是证明白三树还是和他们同出一族,且白三树也不用在称呼上尴尬。

    “好,我这把老骨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日,能够在祖宗们面前露一把脸!”族长不免激动的道。

    白灵后退了几步,站到了外围。

    历代以来留下的规矩,女子都是不能参加祭祀的,但下乡人的规矩不算重,故而女子可以跟着前来。 藏阴山海图

    便是坟前磕头也可以,可必须要排在男子后头。

    虽然这次要禀报老祖宗的喜事,是白三树这一房的事,这个规矩也不能破。

    白杏牵着白灵的手,姐妹俩相视一笑,很快便退到后面去,却是在女子中的第一排。

    白柳氏因为有了身孕,是不能来给祖宗磕头的,便让身边伺候的婆子跟着过来,替她上香磕头。

    “列祖列宗在上,白氏第……”族长声音颤抖的念着祭文,可见心情之激动。

    白氏族人都按照辈分跪下,女人们或是排在后头,或是跪在边缘,一个个的都低垂着头。

    白灵听着祭文,心思却是飘远。

    想着穿越来的情景,那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的一切,美好的就像是梦一样,很不真实。

    直到白杏拉了拉她的衣袖,白灵这才反应过来,跟着众人一起磕头。

    祭祖的过程很繁杂,但**的让人心撼动,白灵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家族祭祀,很快便摒除了杂绪,被带入到严肃的气氛中。

    不记得一共嗑了多少个头,白灵虔诚的跟着做完,额头已经红肿,也让白灵更深刻的认识到古代人的重男轻女,以及对仕途的看重。

    当初白灵荣封为郡主,白三树夫妻各自有了品阶,都不曾这般隆重的祭祖过。

    便是白家接了几次圣旨和天家的赏赐,也只是开祠堂而已。

    古人将祠堂看的极为重要,可祖坟更是重过生命。

    待一套流程下来,族长见白三树一直盯着白老头的坟墓,便拍拍他的肩膀,招呼着其他族人先行离去。

    “让爹一个人待会,咱们先下山去吧。”牵着白杏的手,白灵心疼的看着背影落寞的白三树。

    若是没有老宅那些极品亲戚,家里有这样大的喜事,白三树应该先给亲爹来上坟,而不是直接就祭祖。

    可白三树独立出来了,就连供奉白老头牌位的资格都没有了。

    古人信奉神灵,牌位代表着灵魂的皈依之处,并不是心里有此人,便能自行供奉牌位,那样会让灵魂不知该何处所依。 公子不胜衣

    “嗯。”白杏抿唇,已经是大姑娘的她,自然明白自家爹心里难过。

    顾虑到白三树的安全,白灵让两个护院站的稍远一些,保护白三树的安全,姐妹俩这才牵手离去。

    而祖坟这边该清场的物品,自有下人去收拾,不需要主子们费心。

    白家的马车多,所以族长等人离开的时候,是由白家的马车送回去的,族人们则是有牛车的都套了牛车过来,倒是不用白家送。

    “鸿运哥,你咋回来了?”姐妹俩才走到路边,便见白鸿运抹着汗往他们这边跑。

    “快去老宅一趟,白元氏疯了,竟然杀了五奶奶!”白鸿运因为跑的太快,说话的口音有些不清楚,见只有白灵姐妹俩,忙问道:“三叔呢?得赶紧过去,再不去就见不着最后一眼了。”

    白灵一听,便知道白老太的情况定然十分严重,否则也不会不让她去救治,便说这样的话。

    “赶紧去接老爷回来。”白灵转身对一个护院吩咐道。

    白灵拉着白杏的手,对她道:“你先回家吧,别让娘知道这事。”

    “我和二姐一起去。”白杏却是摇头道:“纵然咱们断绝关系了,可在很多人眼里,她也是咱们的奶奶。尤其是我已经得信了,要是不去的话,会有人说咱们家薄凉,不愿意送她最后一程。”

    白杏是真的不想再叫白老太一声奶奶,可这会却也晓得轻重。

    白灵点头,对跟着的丫头吩咐道:“立即回家去取我的药箱,不要惊动了夫人。”

    白鸿运刚刚喘过气来,听白灵喊她上马车了,也没多想就跟了上去,实在是不想再跑一遭。

    当白灵姐妹俩赶到老宅的时候,院子里外都围满了人,便连左右邻居家里都站满了村民。

    听到马车声,村民们立即自发的让出一条道来。

    白灵下了马车后,快步进了院子,没有看被绑起来的白元氏,而是朝血腥味极重的屋子走去。

    “白灵丫头,人是不行了。”白万氏正在屋里给白老太擦洗身子,见到白灵后,感叹道:“倒是没想到,以前那么能作的一个老太太,竟是遭了这样的大罪,去了也好。”

    看着白老太胸口插着的刀,白灵明白自己也救不了她了。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