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四百二十一章 春闱舞弊

更新时间:2019-08-26
    食物和水,以及棉被等自是由朝廷提供,也会按时提供热水,任何人都不能搞特殊。
    
        否则一旦有人举报,说不定就会被安上科考舞弊的罪名。
    
        最好的结果,也是取消本次参加春闱的机会,这也是为了杜绝考场舞弊的现象发生。
    
        只是这样的做法,白灵却不认同。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尽管很多事情看上去是一视同仁,可给谁的热水更多,安排的位置如何,棉被是新的还是旧的,这些都得看考生是否有人脉。
    
        春天正是乍冷还寒时,白天的时候还好,晚上在考场里却是冷的很,身体不好的人根本就熬不过去九天。
    
        “姥爷,咱们回去吧。科考一共九天呢,咱们在这等着也没用的,留个下人在这边候着就成。趁着这几天没啥事,我带着您和舅舅四处转转。”白灵扶着柳振友的手臂道。
    
        “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来京城,是该去走走转转,二丫头可不能舍不得银子,嫌我们没见识。”柳振友笑道。
    
        柳振友当初也是秀才,却因为某些原因,而没能进京赶考,这是他一生的遗憾。
    
        如今孙子和外孙都在考场,不论结果如何,都圆了他的梦,心情自是好的。
    
        “爹看中啥了,就让二丫头买。这丫头去年可是赚了不少偏财,拉几马车的东西回去都花不完。”白三树嘿嘿的笑着,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考场。
    
        从第一个秀才进了考场,一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比白小山的年纪小,白三树心里头也美滋滋的。
    
        自家儿子也没读几年书,却能一鼓作气的来参加春闱,他这做爹如何能不骄傲?
    
        “我爹说的对,二舅喜欢啥也别跟我客气,我现在不差钱。”白灵傲娇的道。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上了马车,却不知在他们不远的地方,白薇和白雪正坐在另外一辆马车上,自是看到他们说说笑笑的样子。
    
        白薇心里头始终有家人,否则也不会任凭白雪如何劝说,都不肯把家里的方子交出来。
    
        尽管白小山冲白薇发过脾气,态度也冷淡下来,可白薇还是过来目送他进考场,暗暗的见证白小山人生的重要时刻。
    
        “人都走了,你还看?”见白薇收不回视线,白雪阴阳怪气的道:“你这么在乎他们,他们可不见得记着你呢。要我说啊,啥也没有银子重要,从你和白灵断绝关系那天起,白家人就不会接纳你了,你也指望不上谁能帮你一把的。” 我只是个匠人
    
        白薇没有作声,靠在车壁上假寐。
    
        今日白雪为何会过来,白薇并不清楚,但这个时候她不想家里人看到白雪,免得堵心,这才让白雪上了马车。
    
        可白雪偶尔蹦出两句话,都让白薇讨厌的紧,便冷漠以对。
    
        “我要回府,你该下车了。”白薇冷冰冰的开口道。
    
        “不识好人心,我还不是怕一个人会孤寂,这才一大早赶过来的。罢了,我离开便是,你可别忘了对三皇子许下的承诺,要是再拿不出赚钱的点子,三皇子也不会再这么护着你了。”白雪扔下这句话,便下了马车。
    
        只是在看着考场的方向,白雪的目光阴狠不已。
    
        白家已经是官身,还出了个郡主,若白小山再脱颖而出,短时间内也不好打压了,真是让人不甘心!
    
        想到那日被三皇子妃叫去的事,白薇眼里的恶毒之意又浓厚了几分,奈何她现在的身份却什么也做不得,只能给白家人添添赌而已。
    
        “凭什么你们一家子就这么好命!明明就是下贱的短命鬼,我不相信老天爷会一直照顾着你们,咱们走着瞧!”白雪眯着眼睛看向考场的方向,眼中动了杀气。
    
        白灵这边,自是不知道白雪也出现在考场外,并且诅咒他们一家人的事。
    
        带着柳振友等人,在京城逛了一个上午,又去吃饭听曲,到晚饭前才回府。
    
        三皇子府。
    
        自从心腹嬷嬷提了那个主意后,三皇子妃一直格外关心白家的情况。
    
        虽然对白小山参与科考的事情并不看好,但白小山之前的成绩惊人,日后不出意外定有大发展。
    
        “让人盯着些,等春闱结束后,再决定该如何做。”三皇子妃听了下人的禀报后,便挥手让人退下,对嬷嬷道。
    
        “主子又何必再等下去?依老奴看,现下才是最好的时机,真的等到那白家小子高中,主子再去办事,怕是没有现在的结果好。”嬷嬷皱眉劝道。
     重回大明当太子
        三皇子妃摇头道:“此事我自有考量,嬷嬷不必再劝了。你去安排一下,我明日要进宫给母妃请安,总要表表孝心。”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嬷嬷心疼的看了三皇子妃一眼,知道劝说无用,便歇了心思。
    
        九天的科考,对于学子们来讲,是身心双重的考验。
    
        可对于学子的家人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为了不让家人忧心,白灵每日都带着一大家子出去消费,白柳氏的身子也渐好,为了陪柳老爷子,自也是跟着去的。
    
        或许是戏文真的好听,又或者是家人在身边的缘故,白柳氏的愁绪散去不少,让白灵松了口气。
    
        然而考场里,却是一场风波正在进行中,白小山和柳旭生首当其冲。
    
        “他们作弊,我亲眼看到的,那小抄就在屋子里,绝对能搜得到!”白小山对面的两个学子,大声的叫来巡逻的官差之后,指着白小山二人喊道。
    
        “还请大人们做主,科举作弊,实在是有辱斯文,枉读了圣贤书,要是不加以严查,对所有人都不公平!”柳旭生对面的学子,激动的喊道。
    
        不少学子,因为这二人的话,都拉开帘子,探出头来,想清楚这边发生什么事。
    
        主考官知道事情必须立即查清楚,否则将会影响这一次春闱的成绩,他的乌纱帽丢了是小,连累一家老小去死才是大。
    
        “有人指正你们作弊,本官现在要搜你们的屋子,以及搜身,你们可有疑议?”主考官看向白小山和柳旭生,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真相如何,怕是没机会查证,这两人的前途就算不毁掉,这次也没机会继续参加科考了。
    
        白小山和柳旭生打开木门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朝主考官行了学生礼。
    
        “学生不曾做过舞弊之事,自是愿意配合大人。只是若查明学生是被冤枉的,学生想要这两位兄台诚挚的道歉,还请大人恩准。”白小山面色淡定的道。
    
        柳旭生因为被人偷换过试卷,此时被人冤枉,难免心中愤恨。
    
        哪怕极力掩饰了,可柳旭生看向那二人的眼神却是不善的,但也和白小山一样的态度,只要求对方赔礼道歉。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