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四百一十八章 知道真相

更新时间:2019-08-26
    白雪离开的时候,后背都是湿透的。

    三皇子妃最后没有表态,可明显是动摇了决心。

    但若是三皇子执意要娶白灵做侧妃,白雪如何拦得住?

    倒是三皇子妃,在白雪离开之后,疲惫的和嬷嬷道:“连一个侍妾都看得懂的问题,嬷嬷说爷真的看不透吗?”

    “太子有心要娶吉祥郡主做侧妃,爷也是着急了,才想着让白姨娘去做这件事。”嬷嬷俯身,在三皇子妃耳边低语道:“这件事,主子也得早做准备,可不能真的等到了那一日。”

    “爷的脾气,嬷嬷也是知道的。他要是真的想做什么,能由得我吗?”三皇子妃苦笑,眼中含泪道:“若不是父亲他……我又何至于会到了今日的境地,竟是对爷连半个不字都不敢说,我这皇子妃也只剩下个名头了!”

    三皇子妃恨恨的攥拳,眼中迸射出火焰。

    “主子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赶紧生下皇孙,只有这样才能稳固地位,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老奴以为……”嬷嬷在三皇子妃耳边低语着,却见三皇子妃的眼神越来越明亮。

    白灵并不知道,太子和三皇子都在打她的主意,或许也有其他人有这样的念头。

    娶了白灵,就代表着娶了个金娃娃,还能结交权贵,正是那些在权利中心的男人心中最适合的人选。

    此时白家,白柳氏难得的晚睡,拉着白薇在房间里单独说话,也不知道母女俩在聊些什么。

    白灵紧张不已,就怕白薇一时忍不住说出自立门户的事。

    白杏几度想要询问,但看了眼白三树,最后还是住嘴。

    “胡闹!白薇你怎么能做出这么忘恩负义的事情来?你要是不跟你二姐道歉,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闺女!”白柳氏怒喊的声音传出来。

    白灵蹭的站起身,白三树一脸莫名的看向房间,询问道:“二丫头,这是咋回事?三丫头做了啥对不起你的事?你娘咋那么大火气?”

    白三树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白灵这会却不想回答。

    “咱们进去看看娘吧,我怕……”白灵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屋里有瓷器摔碎的声音。

    父女三人不敢耽搁,急忙推门而入。

    只见白柳氏气呼呼的瞪着跪在地上的白薇,而白薇身边则是摔碎的茶杯。 [系统]女神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铁了心要这么做?”白柳氏指着白薇问道。

    “是。”白薇应声,低垂着的头,叫人看不出她的表情来。

    白柳氏气的要将手边的茶壶砸过去,被白三树一把给拦下。

    “他娘,你这是做啥呢?白薇有啥做错的地方,咱们慢慢教她就行了,你可是有着身子呢,不能动气。”白三树把茶壶放下,拉着白柳氏的手不敢松开。

    “三姐,你就不能和娘服个软吗?娘身子不好,你就别犯倔了。”白杏挨着白薇小声道,看着白柳氏的样子,担心不已。

    白薇抬起头,看着气的脸色发白的白柳氏,有心想要安慰几句。

    可看到白柳氏那失望的眼神,只觉得喉咙发干,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灵已经给白柳氏把了脉,确定她是怒火攻心,但没有动胎气的症状,总算是松了口气。

    “娘先消消火,你现在有了身子,病倒了也轻易不能吃药,得为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不管啥事,等娘生完了再说成不?”白灵轻声的说着,怕惹白柳氏不快。

    一把抓住白灵的手腕,白柳氏瞬间淌下眼泪来,哭着问道:“二丫头,你和娘说句实话,是不是心里头委屈着呢?你辛辛苦苦为了这个家,平时都舍不得给自己身上花银子,可对家里每一个人都掏心掏肺的好。

    不管得了啥好的,总是想着这个,惦记着那个的,到头来却养了个白眼狼。我苦命的闺女,老天爷咋就忍心这么对待你,不让你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呢!”

    白灵眉头一皱,余光扫了一眼闭目不语的白薇,知道白柳氏已经知道了实情。

    “娘,那些事都是我愿意做的,不管发生啥事,我都不后悔。只要大家都好好的,就没啥过不去的坎儿。”白灵柔笑道。

    “是娘对不起,让你扛着一大家的担子,却让你受了委屈也没地说。都是娘的,是娘没用啊!”白柳氏哭着,重重的拍着大腿。

    失望、伤心,最多的却是心疼白灵。

    白三树和白杏,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也明白是白薇做错事,还伤害到白灵了。

    父女俩看向神色木然的白薇,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白薇虽然有泼辣的名声在外,可在他们看来,只是白灵率直不懂得掩藏心思。

    即便白薇有时候会冲动些,但也不是有坏心眼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亲人。

    可白柳氏哭成这样,只能说明白薇这次做的过分了。

    “三姐,到底发生啥事了,你倒是说话啊!咱们都是一家人,有啥事不能说出来吗?娘都哭成这样了,你就忍心?”白杏蹲到白薇面前,摇晃着她的肩膀,急切的问道。

    白薇缓缓睁开眼睛,虽然没有落泪,一双眸子却也是通红的。

    “我和二姐签了断绝书,我要从白家出去,自立门户。”白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但当众说出来之后,竟然觉得轻松了。

    白杏讶然的瞠大了双眸,盯着白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断绝关系……

    自立门户……

    这是多大的仇怨,才能做得如此决绝!

    “你说啥?有种再说一遍!”白三树大吼出声,这会已经忘记要顾忌白柳氏的感受了。

    白薇的视线扫过屋子里的家人,推开白杏,朝白三树夫妻叩了三个响头。

    “爹娘,请原谅闺女不孝。我和郡主在去年冬天,就已经签了断绝文书,在京城自立门户。这次要不是娘有了身孕,郡主也不会花银子雇我回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白薇跪在地上,背脊却挺得笔直,高声道:“不管爹娘同意不同意,我都已经搬出去住了,和郡主也不再是姐妹。”

    “你个畜生!”白三树大步上前,一巴掌将白薇扇倒在地,可见用了多大的力气。

    白柳氏见状,哭的更凶了,枕在白灵怀里不说一句话。

    跌坐在地上的白杏,见白三树还想打人,忙过去抱住他的大腿,哭求道:“爹,别再打三姐了,咱们先听听是咋回事。三姐可是爹的亲闺女,打坏了,爹就不心疼吗?”

    “我心疼她这个孽障做啥?过几天好日子,手里头有几个银子,就烧的她连老子是谁都不记得了!这么大的事,她就敢自己做决定,当我们做爹娘的都死了吗?”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