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四百零九章 药方有问题

更新时间:2019-08-22
白三树夫妻那边,倒是没觉得同行的人有刻意巴结之意,毕竟他们在家的时候,两任县令和白家的关系都很好,已经习惯了。

  倒是白杏,小丫头天生毕竟敏感,并不喜欢这个新认识的小伙伴。

  但出于礼数,白杏并不会表现出什么,只是不想深交,却不想因此而被误会她高傲。

  “爹,要不让人去请个大夫吧,娘的老是这么没精神头,可别是病了。”白杏守在床前,看着已经睡着还皱着眉头的白柳氏,心疼的对白三树道。

  “成,爹这就去请大夫。”白三树毫不犹豫的起身。

  因为白柳氏觉着自己身子很好,不同意请大夫,就怕会耽误了上京的时间。

  可这两日白柳氏吐的越发严重了,几乎是到了投宿的地方就睡,白三树心里也不踏实。

  虽然白三树对这里不熟悉,但给了小二跑腿的银子,很快便有大夫被请来。

  “尊夫人这是有喜了,还不到三个月的时候,要是没有急事,最好先安顿下来养胎,再这么折腾下去,孩子难保住不说,大人也吃不消。”老大夫开完药方后,建议道。

  白三树被这个消息给砸晕了,半晌没缓过神来。

  倒是白杏年纪不大,却能主事了,立马给大夫付了多一倍的诊金,又派人跟着去医馆拿药。

  这也是不成俗的规矩,只要家里头的富裕的,遇到喜事都要给赏钱,大夫则是能拿到双倍的诊金。

  趁着大夫高兴,白杏又询问了几句都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大夫见白三树一个大男人愣神了,却要十岁出头的闺女来打点,对白杏就多了几分喜欢,便说了好些孕妇的注意事项。

  送走大夫后,白杏让伺候柳氏婆子去客栈厨房里煮了补气血的粥,只要给了银子,自是有专门的小厨房可以使用。

  “爹,娘现在有了身子,咱们不如先在这里歇一歇。爹给二姐写封信,也省的二姐那边惦念。”见白三树回神,看着白柳氏一脸的傻笑,白杏不得不主动安排行程。

  “应当的。”白三树挠着后脑勺道:“你娘以前亏了身子,现在怀了身子还赶路,吃了不少的苦头,咱们就在这住到你娘满三个月,再慢慢赶路。”

  见自家爹还是心疼娘的,白杏大眼睛里盛满笑意,拉了拉白三树的衣袖道:“我在这里陪着娘,爹先去和镖头打个招呼,咱们要留在这一段时间,会耽误他们的生意,银子上也得给点补偿。”

  “是得给。”白三树又点头。

  见白三树高兴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白杏只得又道:“爹顺便看看林大人一家休息了没有,咱们说好要结伴同行的,现在娘有了身孕不能赶路,也要和他们打声招呼的。”

  “还是杏儿想的周到,爹这就去。”白三树嘿嘿一笑,揉着白杏的脑袋问道:“还有啥是爹没想到的?你就都说出来,爹是个大老粗,好多事都不晓得该咋办。”

  “今儿就这些,明儿爹还得去买两个会伺候人的婆子。娘这边离不得人照看着,咱们爷俩又啥都不懂,来的时候也没带啥人。”白杏想了一下,也只能想起来这些。

  这次出门,一家人都是只待了一个人跟着,护院倒是带了几个。

  可白柳氏这边需要人照顾,一个婆子是不够用的。

  以前白柳氏快要生了还得干活,可现在家里不缺银子,自是不能委屈着了。

  将军府。

  今日边关安宁,上官煜只每日去军营看士兵操练,以及处理一些军务,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将军府中。

  接收到京城的密函,对于皇长孙坠马一事,上官煜敏感的怀疑不是意外,但并不多关心。

  可有人在宫门口,意图截杀白灵,不管是因为什么,都足以让上官煜动怒。

  “给我彻查此事,再等候我的命令行事。”上官煜将密函攥握成一团,扔到火盆里燃烧,心里的无名火却远比那封密函燃烧的更旺盛。

  上官煜心中隐约有了答案,但一切都需要证据。

  想要彻底弄垮一个皇子,绝不可能因为一件事,且必须要碰触皇帝的底线才能成事,这也是上官煜为何会隐忍多年的原因。

  皇宫。

  白灵这几日住在宫里,除了给皇长孙看诊外,便一直窝在房间里,避免给自己招惹任何麻烦。

  毕竟是皇后的坤宁宫,皇帝又经常过来,还下旨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连三宫六院向皇宫请安都免了,倒是不至于有人能来找茬。

  但白灵还是请旨,让两个丫头先行出宫去,有宫人伺候着,海棠二人留下来也只是增加危险性。

  皇后和太子妃倒是大方,分别给两个丫头一些赏赐,换做寻常的丫头,足够日后风风光光的嫁人。

  奈何跟在白灵身边的人,就没有差银子的,好的首饰自也不少,倒是没有多少欣喜。

  这日刚给皇长孙拆完线,白灵耽搁的时间比往常要久一些,便见一个小宫女上前服侍皇长孙服药。

  待药碗靠近,白灵便闻到了不该出现的味道。

  “这碗药是谁煎的?”白灵闻了闻药碗中的味道后,问向要喂皇长孙服药的宫女。

  “是李御医身边的药童煎的,药方是几位御医一起下的。”宫女闻言,忙跪地回答,额头上冷汗涔涔。

  “可是这药有问题?”太子妃见状,急忙出声询问,脸色已经大变。

  “药方是滋养身体的好东西,可这里面却加了一味凝血的药。皇长孙的伤势已经稳固,早已经不需要再凝血,若是长期服用此药,会导致血液流通缓慢,伤口或许会出现坏死的情况。”白灵沉着脸色道。

  黄岭一听,忙接过药碗,仔细的闻了闻才附言道:“郡主所言极是,这碗药若用于正在大出血的病人,那是救命的良药。可用于健康人身上,便会让人的身子慢慢衰败。若用在伤后复原的病人身上,轻则会落下残疾,重则性命堪忧!”

  黄岭并非危言耸听,说完便立即去给皇长孙请脉,就怕皇长孙已经连续服用几日,会影响手术的成果。

  在黄岭心中,皇室远远没有药王谷重要,皇长孙自然也不及白灵这位少谷主的地位高。

  倒是白灵,每日都给皇长孙诊脉,并且刚才拆线的时候也检查了伤口,确定皇长孙并没有服食多少这类的汤药,并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可害人之人,不管是否谋害成功,都该为此付出代价。

  白灵甚至不敢想象,若非是她今日无意中发现此事,那么皇长孙一直服用这样的汤药,最后导致不能行走,甚至是性命堪忧,她将会被皇室如何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