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四百零七章 只是病人

更新时间:2019-08-21
    外面守着的宫人,即便得了皇帝的口谕,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打扰白灵做手术。

    皇后可是特别交代过,除非白灵做完手术,让人出来询问,否则不管因为任何事打扰,都以谋害皇长孙的罪名,拖下去乱棍打死。

    因为有粉碎性骨折,故而这场手术耗费了一个多时辰。

    这还是在连翘和黄御医能帮忙,海棠负责打下手的情况下才完成的。

    “腿部手术已经完毕,黄御医出去回禀一声,再让人准备些提神的茶进来。开胸手术要耗时更久,危险性也更高,大家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方能多一分胜算。”白灵活动着腰身,转身去净手之际,对黄岭道。

    黄岭虽然是御医,偶尔也需要这般为天子医治,但和这种全身心都必须投入的累不一样,走路的姿势都有些怪异。

    黄岭才出门,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德海便立即传达皇帝的口谕,让白灵为皇长孙进行开胸手术。

    “黄医政,皇长孙的情况如何了?杂家知道个准信,也好给皇上那边回个话,皇上可一直在大殿那边等着呢。”德海传完口谕,这才询问道。

    “有劳德海公公回话,皇长孙的腿骨已经接上,若是恢复的好,不影响正常行走,但骑马射箭怕是不太方便。但腿骨多处碎裂,至少要静养一两年。”黄岭的回答,比白灵说的还要保守几分。

    且不说会不会有人暗中对皇长孙下手,便是皇长孙那好动的性子,让他静养一两年也不太可能。

    纵然白灵医术再高,病人不配合也是枉然。

    可皇家就不是讲理的地方,一旦皇长孙恢复的不够好,没人会去追究不配合养伤的皇长孙,倒是白灵可能会被治个欺君之罪。

    身为药王谷的弟子,黄岭自是要对白灵的安全尽一份心力。

    “郡主医术果然高超,杂家这就去回禀皇上。”德海公公没想到皇长孙的腿都伤成那样了,白灵还能够医治到可以正常行走,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德海公公请留步。”见德海公公要走,黄岭连忙将人留住,斟酌道:“皇长孙身上的两处伤,皆是伤到骨头,为了能让皇长孙不痛到伤害自己,使用药王谷独创麻沸散是必然的。

    方才为了医治皇长孙的腿伤,已经使用过一次麻沸散,现在药效已经散去,必须要间隔大约一个时辰,方可再次使用,否则会伤及皇长孙的心脉。

    且开胸手术耗费的时间更久,需要的用量也更大,是以开胸手术还得稍等一些时候才能继续做。 妖凤归来:重生不为后

    还请公公让人准备些醒神的茶水送来,以免手术过程中,因困意而造成任何的失误,下官等实在承担不起这样的罪责。”

    黄岭说的婉转,一心都是为了皇长孙着想,德海自是不会拒绝。

    且能伺候在皇帝身边几十年,德海的心思也是剔透的,立即道:“瞧杂家这脑子,黄医政请稍等,杂家这就让人去准备茶水点心送过来。郡主几个都是女子,体力怕是跟不上的,这个时候只能先委屈一下了。”

    “多谢公公想的周到。”黄岭拱手行礼。

    尽管黄岭心中就是这么想的,可却不能明着说,这也是他非要和德海公公说的原因。

    皇长孙还在等着救命,传出白灵主张要吃喝的话去,就怕是救了人,也要被皇室给记恨上了。

    黄岭折身回来后,便见白灵朝他竖起大拇指。

    黄岭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手势,但并不妨碍这个时候应景,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

    只是这会有宫女在往出端血水,以及要扔掉的染血棉布等物,有些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了。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之后,白灵闭目小憩一会,便开始准备做开胸手术。

    之前给皇长孙服用了凝血的药物,这会做手术大出血的可能性也会低一些。

    再者皇长孙失血过多,白灵给他喂的补血中加入了大量的灵泉水,也应该被身体所吸收。

    “右侧肋骨断裂三根,暂时不能确定是那根插入脏腑,必须得先开胸。这场手术预计要两个时辰以上,谁若是有困倦感,立即去喝提神茶,或是去外面吹吹冷风,千万不要硬撑着。”白灵严谨的对几人道。

    “是。”三人异口同声的回道。

    消毒完毕后,白灵用药汁在皇长孙身上画了几条线后,便执起了手术刀。

    第一次开胸手术,正式开始。

    大殿。

    皇帝到底是上了年纪,等到了丑时,人便困倦的熬不住了。

    皇后让人将软塌收拾好,劝道:“皇上先在软塌上歇息一下,德海不是说,手术得两个时辰以上吗?皇上明早还要早朝,得保重龙体啊!待那边手术完毕,臣妾再禀报皇上。” 法神GL

    皇帝虽然担心皇长孙的情况,可也不是非得硬撑着。

    闻言便点点头,在软塌上小憩。

    皇后让宫女拉了屏风过来,既能给皇帝挡风,也省的太子妃在这里不自在。

    皇长孙那边的手术没有结束,皇后几人是无法安心的,这可是他们在争夺储位上最大的筹码,亦是他们倾注了心血的血脉亲人。

    两个时辰不算很长,可在特定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无比的漫长。

    白灵这边,手术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卡。

    将破裂的脏腑缝合后,再进行清理腹腔,便可以缝合。

    白灵在检查烈酒的时候,已经悄悄的放入灵泉水,不怕会让伤口感染。

    “擦汗。”白灵精神紧绷,这个时候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海棠忙用湿汗巾擦拭白灵的额头,便迅速闪身退开,以防挡住光。

    “止血钳。”白灵再次开口。

    连翘立即递上工具,这套家伙事,没有比她更熟悉的。

    黄岭的存在,主要就是为了让他观摩,几乎没有他上手的余地。

    白灵一边做手术,一边讲解着这次手术的主意识相,以及脏腑的结构等。

    时间在流逝,白灵的脸色也越见苍白,待处理好受伤的脏器和肋骨后,白灵已经没有力气,指尖都在轻颤。

    “连翘,缝合的事情交给你,黄岭做助手。”白灵无力的吩咐道:“记住,不论病人是何身份,从你们站在手术台开始,他就只是病患,要以平常心待之,尽力挽救病人的性命即可。”

    说完话,白灵便扶住桌子,才能勉强站得住。

    海棠见状,连忙扶白灵坐下,担忧的看着她。

    “我没事,你过去帮帮忙吧。”白灵抬抬手,让海棠过去帮忙,自己服下一颗药丸,便靠坐在椅背上小憩。

    脏腑受损,就算是有先进的仪器,也不会是一位大夫操作手术。

    可连翘的功底不够,黄岭更是指望不上,白灵也只能撑着。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