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三百八十三章 恶意的目光

更新时间:2019-08-13
公主们远嫁和亲,即便不是真正的皇室公主,也需要军队护送至两国交界,这也是表示本国对和亲的重视,亦是怕路途中出现差错。

  所以除了上官煜,还有几路人马也一同出发,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百姓们茶余饭后又多了谈资,不敢说公主们的身份,可那嫁妆却能津津乐道。

  公主和亲,嫁妆自是皇室准备的,还有嬷嬷、宫女、侍卫,这些都属于公主们的私产,但也是皇家的探子。

  对此各国都心知肚明,但除非是两国交战,否则这些人将会享受不一样的待遇。

  “享受了荣华富贵,付出代价也是成正比的。不知道这些位公主,在异乡又能享受多少年的尊荣。”白灵摇头。

  虽然不能明着送上官煜,但坐在酒楼的包间里看看还是可以的。

  段家酒楼有白灵的干股,与段玉郎合作的火锅店更是半个东家,所以白灵一直都有常年为她保留的包间。

  白草也难得的出来凑热闹,闻言轻叹道:“名门千金,看似是风光无限,可她们的命运都是掌握在家族手中的。便是嫁人,也没有选择的权力,日后在夫家的地位,也要看母族的能力,以及是否愿意给她们撑腰。”

  “所以我们姐妹还是幸福的,虽然穷苦过,却有开通的爹娘,允许我们在婚事上自由,姐妹们也可以相互扶持。”白灵浅笑道。

  白草含笑点头,但想到白薇,难免心里头难受,却不想说出来让白灵不快。

  是白薇任性了,白灵也是受害者,白草自是偏向她的。

  “今年过年,你们都在京城,我也不怕第一个初二无法回娘家了。只是规矩摆在那,也不能多住几日,整个正月也不好再往娘家去。”白草有意转移话题。

  白灵在刚才也一瞬间想到白薇,这会自是愿意配合白草的话。

  “是啊,世人总是用规矩束缚着女子。”白灵握着白草的手,小声道:“大姐又何必被这些规矩给圈住了?等过完年,用几日的功夫应付了那些俗事,大姐就找个由头去庄子上住着。咱们两个的庄子离的不远,我带着弟弟们过去便是。”

  “还是你脑袋瓜好事,就这么说定了。”白草笑道。

  “只顾着和大姐说话,这是第几位公主过去了?我都没记住。”白灵说着百年站起身,来到床前看着。

  刚才海棠打了手势,意思是上官煜过来了,白灵自是想要看看的。

  白草并未发现主仆俩的小动作,便也跟着起身去看,也想知道公主的陪嫁有多厚重。

  越是丰厚的嫁妆,越是当众晒出来,皇家想要展现国库的充裕,自然也是按照风俗来。

  白草的目标落在嫁妆上,看的有些咂舌,却没有多羡慕。

  “公主们的嫁妆是贵重,可大多都是只能看不能用。倒是二妹你给我准备的嫁妆,随时都可以换成银子,有些更是比这些好。”白草柔声开口,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对比之下,白草才知道白灵对她费了多少心思,那些嫁妆便是给公主陪嫁都富富有余了。

  可想到白灵给家里姐妹都准备了嫁妆,自也都是厚重的,结果却变成白薇厌恶白灵的理由,对白灵更加的心疼了。

  “你可是我大姐,在我心里无比的重要,再多的嫁妆都值得。”白灵浅笑回道,视线却不曾离开过骑在马背上的上官煜。

  只见他一身银色铠甲,在阳光下褶褶生辉,却又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气。

  比起之前几位送亲的将领,上官煜是最为年轻的,也是最为英俊的。

  最主要的是上官煜身上多了几分贵气,以及属于文将的气息。

  不少少女竟然不顾规矩,将荷包帕子扔向上官煜,不知情的还以为上官煜今日是状元游街呢。

  不知上官煜是如何感应到白灵的目光,状似无意间的抬头,与白灵四目相对,唇角缓缓上扬一个清浅的弧度,周身的冷意随之淡去。

  茫茫人海中,一眼便能认出是你。

  这样的感觉让白灵控制不了心跳的速度,俏脸分红。

  轻轻颔首,便见上官煜别过脸去,白灵却舍不得移开视线,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

  “那是上官吗?”白草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是白草第一次看见上官煜穿铠甲,与平时所熟悉的那个上官公子很是不同。

  “是。”白灵点头,“他负责送两位公主去边关,之后便会留在那里。”

  白草自是不知这些,见上官煜的身影只剩下一个隐约的轮廓,便压低声音问道:“二妹,上官何时去家中提亲?你已经十八岁了,再不定亲,未免有些晚了。”

  白草只知道二人彼此有情,可拖了这么久还不定亲,倒是放心不下了。

  “大约在年后吧。”白灵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已经写家书给爹,先定亲可以,两年我不想成亲,上官也答应了。”

  “什么?”白草惊呼一声,忙捂住嘴巴。

  “就是大姐想的那样,不是他不想求亲,是我不想那么早定亲。”白灵面上很淡定。

  可看着白草那诧异的神情,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上官煜似的,不免有些心虚。

  “唉!上官愿意宠着你,是你的福气,可也得学会珍惜。太容易得到的,男人不会珍惜,可太难得到的,也容易心里存着气。大姐知道你做事有分寸,凡事三思而后行。”白草劝道。

  白灵眉头一挑,这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这样的话。

  上官煜对白灵好,也愿意放纵,这段感情中,也是上官煜付出的多。

  原本白灵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却觉得自己真的有些任性了,倾注的感情远远不及上官煜。

  白灵正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忽然猛地抬头向对面望去,却见对面的窗户是关着的,其他的窗户虽然开着,并没有异常。

  “怎么了?”白草询问道。

  “没事,还以为遇到熟人了。咱们坐着吃点东西,大姐夫回京,我都不敢去找大姐说话了,就怕影响你们夫妻谈心。”白灵轻笑。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白灵察觉有恶意的目光盯着她,可抬头却不见了。

  落座之前,白灵又望向对面,那扇窗户依旧是紧闭着的。

  海棠一直关注着白灵,接收到她的视线,便点头离开。

  “你就贫嘴吧。”白草被揶揄的红了脸,睨了白灵一眼道:“等日后你成亲了,我可是不敢上门了,万一影响了你和妹夫的感情,岂不是我这个做长姐的没有分寸?”

  “大姐不来,那我就去找大姐。京城这么无聊,咱们姐妹再不作伴,岂不是要成为深闺怨妇?”白灵挽住白草的手臂,俏脸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