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三百零三章 报仇

更新时间:2019-07-17
白梅已经出了月子,白二树发话让小两口搬过去一起住,是怕老宅这边再折腾,唯一的闺女也没了。

  家里的东西自然是有男人搬,白梅抱着孩子,白齐氏收拾着一些细碎却也用得到的东西。

  “娘,你听见那边的动静没有?”白梅伸着脑袋往主屋那边看。

  “一天到晚的闹腾,别理他们。”白齐氏这么说着,却也看过去,便见到白元氏锁门的动作。

  白梅倒是懒得搭理了,便道:“那我先抱着孩子过去了,一会睡醒要喂奶,娘你自己收拾吧。”

  “哎,你去吧,娘看着拾掇。”白齐氏应了一声,视线却没立刻后院。

  虽然二房分家的时候,是单独开了大门,可原本的窗户却没有动,这会开个小缝透气,正好把主院那边看的清清楚楚。

  白元氏母子慌慌张张的走,还抱着一个匣子,白齐氏如何能不上心?

  待白梅离开之后,白齐氏推开窗子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这个院子,便跳窗来到主屋前,自是听到白老太呜呜的声音。

  用口水捅破了一层窗户纸,白齐氏看到被捆住的白老太,再看看被翻乱的柜子,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报应,这真是报应啊!”白齐氏很想大笑出声,又怕被人发现,便拿起立在窗下的一根木棍,把窗户推开了一块。

  随后白齐氏蹑手蹑脚的回了白梅的家,继续收拾东西,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做过,可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报仇了,想想就觉得痛快。

  不过任何人见了,也只会当白齐氏是因为接闺女回去住而开心,不会多想什么。

  不提白元氏母子去了柳树村,如何的哭求,柳村长到底是同意撤销状子。

  如今白文下落不明,白大树放了行凶者也判不了几年,花点银子也是能捞出来的。

  倒是白元氏下了血本,拿一百多两银子赔偿柳家,就是看在银子的面子上,柳家也不会再为难。

  庄户人家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攒下这么银子,家里盖房子、给孙子们娶媳妇都够用了,也不亏。

  白大树被放回来,三房自是知道消息,不过白灵没空去关注,每日里要忙的事情太多。重生之恣意纵横

  边关。

  上官煜在离开京城之际,便已经先让人传信给汉王,北地受灾的两个小国和部落都收到了汉王的信函,自是派人去紫霄城谈判。

  一连五天,除了必要的休息,就连吃饭都是在议事厅,可见这些人多重视这件事。

  “协议已经签妥,不知汉王何时给我们粮草?”北辰国使臣恭敬的问道,语气里有着几分急切。

  “紫霄城粮草并不充足,诸位可以先按照约定运走一个月的粮食。以后每隔一个月之期,都会准备协议上写明的粮食。吾皇也在调集粮草,对此事亦十分看重,各位尽管放心便是。”

  汉王沉稳的开口,扫了朝廷派来的大臣一眼。

  “汉王所言不虚,朝廷要送来大批粮草,也非一两日之事。吾皇已经下旨督办此事,定不会出现差错,还望各位也遵守协议,否则有这国书在,便是东汉国出兵也在情理之中。”

  大臣一副‘威胁’的口吻,奈何他不过是个文官,在这些将军面前,还真显不出半分威严来。

  不过汉王不拆台,其他异族的使臣自也不敢说什么。

  协议达成,东汉国资助两国及各部落的粮草,允许他们分期偿还。但在偿还清粮草的价钱之后,要有三年的免战,这是最后商议的结果。

  换言之,紫霄军所驻守的边关,至少五年内不会打仗。

  这对紫霄城的百姓和将士而言,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对于东汉国也是有利而无弊的,或许五年内东汉国能一跃成为最大强国。

  可这件事之于汉王府,却如同双刃剑。

  “边关太平,这里便交给你坐镇,士兵们的操练不可少,以防有突发情况,父王也该回去陪陪你母妃了。”只有父子俩在的时候,汉王语气轻松的道。

  “父王回京后要处处小心,只怕边关安宁,有些人的心就安宁不了了。”上官煜抬头看了一眼天上,没有直言小心皇帝。

  “呵。”汉王冷笑一声,“他什么时候安宁过?父王不怕阳谋,就怕他把主意落在你母妃和你身上。”

  “儿子自会照顾好自己,父王把心思都放在母妃身上便好。”上官煜给汉王斟了酒,扬起唇角道:“预祝父王一路顺风。”道心涅槃

  “好。”

  汉王一饮而尽,调侃道:

  “知道你心急,但父王已经有两年不曾见过你母妃,这次回去后,总要多陪陪她。待明年天暖了,再请旨带你母妃出京,去白家给你小子提亲。汉王府历来只有正妻,求娶未来的汉王妃,可不能委屈了。”

  上官煜倒是想说去求亲也不会耽误父王陪母妃啊!

  可想到母妃畏寒,上官煜也只能点头道:“辛苦父王和母妃了,这事不急。”

  上官煜心里清楚,白灵虽然同意定亲,可是什么时候能娶亲,还是个未知数。

  “待你成亲生子后,父王便向皇上递折子,将汉王的位置传于你。以后父王在京城陪伴你母妃,帮你们照看孩子,你也不用和父王一样,夫妻长久的分别。”

  汉王说到这里,心里对爱妻是无比的歉疚。

  可历来皇权下,手握重兵的将军,就没有能一家团聚的,总要有人留在京城,以防兵变。

  父子俩难得轻松,这一夜对饮,倒是说了小半夜儿女情长的话,与平常父子无异。

  忙了大半个月,南山村这边的苗床和水渠都准备好了,但其他村子的却还没有完成。

  白家买了那么多洼地,白灵也不能看着各村赶不及在上冻前做好这些事,便打算花钱雇人去干,也算是变相帮衬那些新落户的灾民一把。

  “二丫头,爹有点事想和你说。”白灵刚和福伯说完正事,白三树便搓着手进来。

  “爹是想让去给老宅那位看病?”

  让福伯先下去之后,白灵叹息道:

  “我以为爹会早些开口的,我是爹的闺女,爹说话了,我自是没有不去的道理。可我以什么理由去?孙女,还是大夫?”

  “当然是……大夫。”白三树临时改口,很清楚白灵不想和老宅沾上关系,忙道:“就是去看看,爹明白你为难,可不做点什么,爹这心里头……”

  “爹的意思我懂了,但我不能这么去。”白灵点点头,把手捂子放在白三树怀中,浅笑道:“爹去村长那坐坐吧,村长伯伯会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