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二百五十三章 狗血淋头

更新时间:2019-07-07
“少帅,这瘟疫来的太过蹊跷。咱们紫霄城虽然有灾民涌入,可并未有瘟疫爆发啊!”

  “是啊少帅,我们已经尽力了,可士兵们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就连城里的百姓也开始有人得了瘟疫,再下去怕是会蔓延至整个紫霄城,后果不敢设想!”

  ……

  军医们一个个都发表言论,却没人有办法治疗。

  “特娘的!你们说了半天,老子都快让你们给绕糊涂了!少帅又不是军医,你们一个个拿着俸禄连小小的瘟疫都治不了,还指望着少帅帮你们把人治好了?”

  “就是,光会嘴上说事,瘟疫要是治不好,你们的脑袋也别要了,都得留下来陪葬!”

  ……

  武将们纷纷出声,指着军医骂的狗血淋头。

  常年浴血奋战的将军们一旦动了怒气,自是满身的杀气,吓得那些军医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恨不能立马从这些人眼前消失。

  “骂够了?”上官煜的脸色很不好看,不温不火的一句话,立即让众人禁声。

  “属下等无能,无法根治瘟疫,请少帅责罚!”军医们跪地认错。

  “尽力而为。”上官煜很想下命令让军医必须医治成功,但这会却不能那么做。

  紫霄军不论是将军还是普通士兵,就连军医也都是紫霄城的百姓参军,或是军户世代为紫霄军效命。

  除非是延误军情或是反叛,一向以治兵严格著称的紫霄军,从不曾无辜为难下属。

  “少帅,属下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一名老者起身之际,犹豫的开口。

  不待上官煜说话,一位性格火爆的将军大声喊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磨磨蹭蹭的像不像个爷们?现在可是关乎整个紫霄军将士的性命,甚至是影响到紫霄城,更严重是整个东汉国都跑不了,你还玩这套?”

  军医老脸一红,硬着头皮道:“之前听闻教属下等缝合术的白姑娘,曾在紫东城医治好过瘟疫,或许她对这边的疫情有办法也说不定。”

  军医说完立马低头,上官煜的视线犹如利箭般,扎弯了他的腰。

  “属下知晓不该求助白姑娘,可比起万千的性命,属下等觉得应当试一试。”军医哆嗦着把话说完,不明白上官煜的反应为何那般大。[综]渣妈走开

  “一个小姑娘,有那么大的本事?”有武将表示不信,“该不是你们这些军医为了推卸责任,才想把人家小姑娘拉进来的吧?”

  “将军慎言!”军医立即出声反驳。

  一时间大帐内闹腾起来,武将和军医争论不休。

  上官煜抬起头,视线望着远方,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该让白灵过来吗?

  上官煜对白灵的医术是相信的,或者说是相信她的那个‘秘密’有可能是治疗瘟疫的转机。

  可凡事有意外,一旦白灵没能制止疫情,后果不是一个小姑娘所能承受得起的,汉王府怕是也保不住她。

  最重要的是,瘟疫之中的变数太多,上官煜舍不得他的小姑娘来受苦。

  远在紫东城的白灵,正在与家人整理礼品。

  “这府城的人啊,就是有钱,瞧瞧这一出手少说也百十两银子的东西,多的都上千两了,好像咱们很熟是啊!”白柳氏直咋舌。

  “二姐,这边的礼也太贵重了,我可还不起。要不我这份都给你收着好了,以后人情也是你来走?”

  白薇摸摸这个摸摸那个,东西倒是都喜欢的很,可想到日后回礼要更厚重,便觉得脑仁疼。

  “这次的东西,都一起收着吧。咱们家一起开了那么多的铺子,也不晓得谁家是送给谁的,回头回礼都是咱们白家的人情。”

  太累了,所以白灵不打算逗弄白薇。

  闻言,白薇长长的吁了口气,挑拣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先拾掇,也没人与她争抢。

  “二丫头,知府夫人说要举办赏花宴,邀请咱们一家人过去,我也不好给回了,你说可咋办?”想起欧阳夫人的话,白柳氏不免犯愁。

  知府夫人宴客,必然都是非富即贵的客人,她怕自己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反倒给自家人丢脸。

  白灵并不知道这事,看了一眼几个跃跃欲试的姐妹,趁机直腰道:“那就去吧。欧阳夫人为人和善,断然不会看着自己邀请的客人吃亏了的。况且其他参加宴会的人,也会给主人面子,咱们就当去涨涨见识了。”神兽重生有点坑

  “大姐,我记着你给我准备了好几套新衣裳,我忘记拿回屋了,一会我去你屋里取。”白薇眼神发光的道。

  “成,你不嫌累就去拿吧。”白草笑着道:“家里人都有份,每人还有两套新衣裳,回头我给你们送过去。”

  “二姐,你屋里的首饰多不多?咱要去知府家里做客,总不能打扮的寒酸,你帮我配套首饰?”白薇窜到白灵面前,不见她刚才喊累的疲惫之态。

  “我能说不吗?”拂开白薇的手,白灵扫着看不见的鸡皮疙瘩,“为了要点东西,连节操都不要了,你可真行。”

  “嘻嘻,谁让咱们是亲姐妹呢!”白薇半点都不脸红的道。

  白三树负责装箱,看着妻女打趣,也嘿嘿的傻笑着。

  白小山还要念书,自是让他早早歇着了,倒是以后也要在府城念书的柳旭生,还有要来这边帮忙配药的赵强,都留在客厅里帮忙,也都是一脸的笑容。

  原本想要送柳旭生去学堂之后便回家的白三树等人,因为知府夫人的邀请,而不得不多逗留几日。

  正好几个新开的铺子也需要多盯着些,一家人倒是没有多少时间出门逛街。

  “二姑娘不好了!花想容那边出事了,有人说用了护肤膏,结果脸都给毁了,又被夫家退亲,现在一大家子在铺子那边闹腾呢!”丫鬟敲响药房的门之后,一口气把得到的消息说完。

  白灵脸色一变,她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这是有人来找茬了。

  “表姐,要我陪你过去吗?”正在配药的赵强,不乏担忧的问道。

  “不用,你继续配药,那边的事情我自己能搞定。比例不能错,以后能不能开医馆,就看这些药丸能不能打出名头了。”白灵神色淡然的起身道。

  这间药房是白灵的私人药房,除了自家人之外,只有赵强能进来。

  赵强很有学医的天赋,白灵自是愿意拉他一把,制药的时候也会与赵强说一些医理。

  花想容那边的护肤品也有药材成分,但毕竟是女人的生意,不好让赵强参与,免得影响他将来走行医之路。

  “嗯,我已经把药方牢记于心了,不会错的,表姐只管放心。”赵强拍着胸脯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