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三百零二章 提防老宅

更新时间:2019-07-04
柳家小子的命保住了,可醒来后就头晕,在药房里住了两日才能下地。

  白灵倒是可以用加强版的药,让他好的快些,但她还是选择了让伤者平稳过度,这样也不会引起外界的关注。

  倒是白文伤了人,被关在祠堂里,白老太竟然故意去祠堂里撒泼,白大树暗地里把人给放走了。

  原本可以赔偿点银子,再打白文一顿就能解决的事,反而闹大了,连白村长都不阻拦柳村长去告官了。

  “这次的事是意外,但也要严防,重点是防备白家人。”

  白灵表情严肃,说完看了白三树一眼。

  “白文年纪不小了,又是主动挑事,这次衙门若是逮着他,估计不打点好了,判流放都是有可能的。”

  “这……太重了吧?”白三树想起曾经被家里重点培养的侄子,有些于心不忍。

  “爹以为白文为何会伤人?”白灵问道。

  “不就是年轻人,冲动了点……”白三树解释,可看着白灵那双带着寒意的眼睛,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二房和老宅的人不对付,这次出事却是齐氏去找我救人的,爹就没往深想过吗?”

  白灵淡淡的问道,见家人都是一脸不解,便道:

  “今天早上,我让人去找过齐氏,给了她几两银子,算是谢过她跑腿。齐氏让丫头带话给我,防着点老宅的人,他们想要整出点大事,到时候推在咱们头上,让咱们一起跟着不好过。”

  “不可能!”白三树想也不想的喊出声。

  白灵不再说话,只是那么冷静的看着白三树,白柳氏母女几个亦然。

  老宅的人从来都是浑的,干出什么事都不足为奇。

  “爹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老太太。现在老宅已经没有前途了,只要爹给的银子足够,想要真实答案不难。”白灵不无讽刺的道。

  白三树脸色一白,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竟是不知该再说什么。

  “娘,最近你们安排家里的事就成,尤其是大姐和小妹,出门多带几个人,最好能不出去就别出,我怕有人使坏。”

  经历伤人事件,白灵真不敢相信老宅的人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诸天帝庭

  即便白文真的杀人了,和他们关系也不大,最多是名誉上受损,凭着白家之前的声誉,也不至于跌落谷底。

  白灵现在是真不明白老宅的人是怎么想的,要是再蹦跶,她不介意使点特殊的手段。

  “娘晓得了,你在外面也注意点。”白柳氏硬下,白草姐妹俩也点头。

  见白三树还是魂不守舍的样子,白灵对福叔吩咐道:

  “严防老宅的事,就交给福叔安排了。从今儿起,我爹去哪,都派两个拳脚不错的小厮跟着,以后也按照这个规矩来。”

  “是,二姑娘。”福伯在心里叹息,摊上那样的亲戚也是倒霉。

  没人知道踪迹的白文,连夜雇车往南跑了,摸摸兜里揣着的银子,一脸阴沉。

  “白灵!你为什么要活着?要不是你,三房就不会有些现在的日子,大房也不会被压着,我还是白家的长子长孙,最该有前程的人是我!”

  白文不敢大声说话,面部表情狰狞的让人不敢直视。

  老宅。

  白老太蔫蔫的坐在炕头上,儿孙之中她对白文最上心,可现在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见到了。

  白元氏哭的眼睛都肿了,依旧在默默的流眼泪,二子一女已经有两个不在身边,如何能不难过?

  “人又没死,大哥本来没啥事的,都是三房放出的消息,说啥能不能好得天亮才知道,这就是在给咱们挖坑呢!一定是那个白灵,就她鬼主意多,是她害了大哥!”

  白才一脚踢在墙上,恨恨的道。

  若是白灵知道兄弟俩的话,一定说这才是亲兄弟,凡事都赖在她身上。

  可白灵也着实冤枉,尽管她有把握柳家小子不会有事,可对外却不能那么说,否则不知多少大夫要紧盯着她了。

  伤了脑袋,第二日清醒过来就有机会,也有人就长眠了。

  “不行,我去三房找白灵算账去,让她把爹给弄出来,要不然我就……”白才话说了一半,脸色狠毒却不知自己能把白灵怎样。

  “你不能去!”白元氏胡乱的抹了把眼泪,立马下炕拽住了白才,“你大哥不知道在哪,你要是出事了,娘还能活吗?娘手里还有点银子,明儿咱们就去找柳村长,把银子都配给他,让他撤了状子,你爹就没事了。”猎心妻

  “你哪来的银子?好啊,在老娘眼皮子底下,你还敢私藏银子?”白老太一听到银子,立马窜起来,就要上前揪打白元氏。

  “你个死老太婆,当家的都被抓进去了,你就死守着棺材本不放吧。等大房出事了,我看谁给你养老!”白元氏早就看不惯婆母,使劲儿的推了白老太一把。

  白才眯了眯眼睛,看着还要扑上来的白老太,站在白元氏面前挡着,阴阳怪气的问道:

  “奶,你手里应该有不少银子吧?我娘那几两银子不够用,你先把银子拿出来,把我爹救出来再说。”

  “我没银子。”白老太大喊一声,眼神发虚。

  “看来我娘说的对,奶是不想让大房养老了。”白才哼了一声,越过了白老太,忽然对白元氏喊道:“娘,快把我奶抓住,我去找银子。”

  白元氏愣了一下,扑上去把白老太按倒在地上,暗暗的掐了扑腾的白老太几下,疼的白老太嗷嗷直叫。

  “我的银子,那都是我养老的银子,你们不能拿!小崽子,老娘要去告你,告你这个不孝的东西……”白老太挣脱不开,只能骂骂咧咧的。

  白元氏怕被人听到,忙捂住白老太的嘴,又扯下白老太缠腰的布带,把她的手臂给绑上。

  “唔……”白老太嘴里被塞了帕子,见白才真的翻到了她装银子的匣子,使劲儿的摇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娘,咱们连夜去柳树村,没准爹明儿就能放出来了。”白才抱着匣子,看到里面的银锭子眼睛都放光。

  即便是以前家里条件好的时候,白才作为第二个儿子,学业又没有白文好,身上最多也就是有点铜钱花,哪能不眼馋。

  白元氏猛地点头,现在救出白大树,他们母子俩才有依仗,否则就得被白老太给磋磨死。

  母子俩抱着匣子出了屋,怕白老太找人求救,特意把门从外面给锁上了。

  白老太手臂脱臼,又被绑的结实,挪了半天才到门口,却是连求救也做不到,只能坐在冰冷的地上发出呜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