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二百零三章 不是一个白

更新时间:2019-06-20
    白赵氏略作吃惊,但很快就收起了表情,拉着一个爱碎嘴的婆子先一步往里头走。

    “大家可不是来看热闹的,这破房子可是没人住的,咱们先进去平整一下,省的没地下脚。”走到陈家父子前头后,白赵氏这才开口大声喊道。

    那婆子也跟着应声,后面的人一听,也纷纷加快了脚步进去。

    且说破屋里,张旺财正卖力播种呢,听到声音后险些没吓软了。

    可白雪巴不得有人撞见,因此勾住张旺财的腰,主动的撩拨几下,两人竟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啊!”白赵氏尚未看清人,便捂住脸转过身去。

    倒是那婆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两人运动,嘴里却骂着:“不要脸的东西,你们咋都不去死啊!咱们南山村啥时候出了你们这种奸夫**,以后闺女们还咋贱人啊!”

    随着婆子这一嗓子,但凡是好事的人都加快了脚步,想知道今晚还有勇气偷情的人会是谁。

    看热闹的人居多,但也不乏有人怕是自家那个,提心吊胆的紧。

    陈家父子见状,便吆喝了一嗓子,“干啥呢?还不快让路,让不让人进去了。”

    跟在后头的白灵抬眼望天,合着这爷几个脑子都不好使,没听到这些妇人们喊些什么吗?

    “陈大牛,你还不快进来看看!你闺女一脚在鬼门关呢,你的好姑爷张旺财,竟然和被休了两次的白雪在这里……赶紧把人绑了,这样的人必须得沉塘!”

    先进门的妇人大喊了一声,其他人也跟着吆喝起来。

    陈家父子一听,立即把陈静给放下,便进屋去揍张旺财,打的那叫热火朝天。

    至于白雪,妇人们主动的把人给绑上了,随便扯了白雪的衣裳给她在禁区,已经是他们厚道。

    “你这个畜生,这事咱们得去找村长评评理,你张家是大户,也不待这么欺负人的!老子说你咋就不管陈静死活了,是在外头有了姘头了!”陈大牛拎着张旺财就往外走,完全忘记陈静还在外面。

    “村长伯伯还昏迷不醒,你们要是想评理,就去找陈家或者张家的族老吧。”白灵本不想开口,但又怕陈家人去村长家闹腾,没得给村长家里添堵。 世界主神

    “对,去找族老。”陈大牛立即点头,看了一眼露着身子的白雪道:“还得找族老,这事可还有白家闺女的份儿,非得给我们陈家一个交代不可。”

    白灵无力望天,她很想说白雪的白和她白灵的白不是一个字,会有人信吗?

    有两个婆子自告奋勇的跟过去帮忙,自是少不了那个爱碎嘴的人。

    陈家的男人都走光了,村里其他男人不好看女人生产的事,自是没有过来帮忙,只能白赵氏等人先将人抬到屋里去。

    不一会,陈黄氏也来了,听说是怎么回事后,也是扔下闺女就走了,气的白赵氏几个都想骂人。

    白灵施针把陈静弄醒,在她要躲避之前便出声道:“你的婆家和娘家都没人在这,产婆说你们母子的命都保不住了,让准备后事,这些事在场的婶子和嫂子们都可以作证。现在时间不多,我长话短说,你的孩子已经胎死腹中,我可以施针用药,帮你将孩子落下,若是你能好好调理,过两年再要孩子也不是问题。但过程会很痛苦,你愿意吗?”

    陈静本是不相信白灵,可看到在场的人都是村里的,且一个个同情的神色,都像是在印证白灵的话。

    再加上白灵所说的那些,陈静迷迷糊糊的时候也听到了,自是知道不作假。

    “救我……”陈静艰难的喊出两个字。

    “只要你有求生的念头,我就会尽全力。”白灵点头,打开药箱取出两片人参放到沉浸嘴里,“你先含着参片提气,一会疼的时候尽量忍着,我让你用力在用力。要是疼的受不了,就咬着这块帕子,千万不要伤到舌头。”

    “好。”陈静点头,眼中有泪水流下,没想到最后肯救她的人,竟然是她最讨厌的白灵。

    本是想来作证的村妇们,没想到白灵会这么大方,都说不要诊费了,还拿出两片参片来。

    白灵烤好了银针,便开始为陈静针灸,刺激她血液下行。

    “姑娘,老奴以前在主家的时候,经常帮其他下人接生,也会一些顺胎位的事。”跟来的一个婆子道。

    “好,那就交给你了。”白灵施针之后,抬手擦擦额头上的细汗。

    若不是人命关天,白灵现在真想立马走人,好好的跑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上一觉。 前男友是人鱼

    “六婶,麻烦你回家拿两个鸡蛋,再带些红糖过来。一会要使劲儿,空着肚子是不行的,给她冲个红糖鸡蛋水吧。”白灵没提给钱的事,知道白赵氏是不会收的。

    “我家离的进,还是我回去拿吧。”海子媳妇开口道,临走之前又问道:“要不要给她做碗面条吃?喝鸡蛋水怕不管饿啊!”

    “来不及了,她很快就会发作,做面条是吃不下的。”白灵摇头。

    海子媳妇一听,立马就小跑着离开了。

    因为三房作坊的事,鸡蛋的销路不愁,加上三房收购本村的鸡蛋价格也不低,一般人家就算多养鸡,也是舍不得自家吃的。

    不过跟三房关系好的几户人家,倒是不差几个鸡蛋的。

    陈静喝完鸡蛋水没多久,便开始哼哼起来,但还是听白灵的话,尽量不浪费力气,脸色却是难看的很。

    破屋子里站的人多,倒是挡住了不少寒气,再加上有炭盆,也不会冷的骇人。

    “差不多了,把她裤子多了,下面的事交给你了。”白灵对会接生的婆子说了一句,便坐在枯草上,对陈静道:“现在跟着我做深呼吸,在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就用力。记住,想要活下去,就不要怕这点痛!”

    陈静使劲儿的点头,随着白灵的动作做深呼吸,几次之后便忍不住叫出声来,痛的不想活了。

    白灵一直表现的很淡定,让陈静的心稍微稳定了些许,终于在她筋疲力尽之前,产下了一个死胎。

    “竟然是个儿子,这张家的人可真是作孽!”有人可惜的道,其他人也都跟着叹息。

    陈静昏迷之前落下两行泪,曾经有多期望这孩子的来临,如今就有多心痛。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还不见陈家来人,也不见张家来人,白灵便知道他们是想不起来管陈静了,或者是没空管了。

    “让人回家去取两套棉被来,把这里遮挡一下吧。”看着昏迷过去的陈静,白灵难得的烂好心一次,“今晚你们两个留下看着点,等明儿她醒了,你们就回家去,这几天不用当值,好好歇歇。”

    “是。”两个婆子没有任何疑议,主子的命令就是他们必须做的事。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