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上官归来

更新时间:2019-06-12
    看着小闺女因心疼自己而眼眶泛红,白三树扯出一抹苦笑来,更加坚定了维护家人的决心。

    面对妻女关心的眼神,白三树心里满满的愧疚,不想让他们知道白老太说的那些话,免得心里头添堵,便看着白柳氏道:

    “咱们家去吧。以后……”

    “以后有啥事,就让下人过来,咱们能不来就不来了。”白柳氏心疼自家男人,便替他把话说完。

    “嗯。”白三树没有犹豫的点头,回头看了正屋一眼,便迈步离开。

    正屋里头白老太嗷嗷的直骂,诅咒三房的话依旧不要钱的往外窜。

    随着三房的离开,许多人也都跟着走了,毕竟这样的场面再留下来也不适合。

    重要的是,不管白雪嫁了什么人,也不一定能给大家带来实惠,可三房的两个作坊却给村民们带来了真实的利益。

    三房对老宅的态度,也像是一阵风一样,全村人在天黑之前便知道了。

    但却无人知晓,白梅在天擦黑的时候,躲躲闪闪的去了三房。

    “你今年也有十四了吧?”听白梅说完白雪亲事的真相后,白灵半点也不意外,倒是开口问了一句。

    “是。”白梅这大半年吃了不少苦头,再也不是曾经那个缺根弦的虎妞,在白灵面前也规矩的很。

    “按理说,农家的丫头十四五岁就该定亲了,十六岁家人刚好。你家里可给你相看了人家?”

    白灵看着脸色蜡黄的白梅,倒是有几分怜悯。

    白雪很快就要‘出嫁’,老宅只剩下白梅一个闺女,怕也不会有好姻缘。

    东汉国女子,比起其他国家嫁的晚些,条件好的留到二十来岁也是有的。

    可农户家最多留到十六七岁,十八岁还没出门的,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愿意帮我吗?”白梅紧张的揪着衣襟。

    “你想要我怎么帮你?”白灵淡淡的问道。

    “我只想找个老实人嫁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就算是孤儿也成,那样我就能养我娘老了。”

    白梅心里早有打算,更没了那份好高骛远的心思,恳求道:

    “我自己有嫁妆银子,可以置办田地的。我求求你帮帮我吧,我娘被奶看的死死的,连门都出不去,我不想被他们卖了!”

    说着,白梅便朝白灵跪了下去,眼泪唰的流淌而出。
重生之千金毒妃
    看着白梅那双祈求的眼睛,白灵心中叹息。

    当初白杏出事,白梅也掺和在其中,后来也受到惩罚。

    若换做是从前的白灵,绝对不会管白梅的死活。

    可白梅这半年来没少冒着风险来送信,尽管她是为了赚卖消息的银子,可却没存着坑害三房的心思。

    最重要的是,若老宅的人没有一个过的还可以的,白三树的心里也会难过。

    “我会请个媒人问问,不过我们家和你们家已经断绝关系了,是没办法为你做主的。要是有了合适的人选,还得你们自己想办法让那边点头。”

    白灵弯腰将人扶起来,拔下发间的一对银簪子,放在白梅手中。

    “回去吧,有消息我会让人传信给你的。”

    “谢谢!”白梅握紧了簪子,朝白灵鞠躬后才离去。

    待屋门被关上,白灵依旧托着腮坐在那里,神游太虚,连屋里多了个人都不知道。

    上官煜一脸的灰尘,可见是连沐浴更衣的时间都没有,便来白灵这里了。

    见白灵没发现自己的存在,上官煜心里不舒坦,自行坐下倒了杯茶。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白灵听到水声,才发现上官煜坐在身侧,惊讶的问道,眼里有着一抹自己不曾察觉的欣喜。

    “在你个那丫头开门的时候。”

    上官煜回了一句,打量了白灵一眼后,嗤声道:

    “大半年不见,你的心倒是软了,这就忘了白杏出事的仇了?”

    “怎么能忘。”白灵声音微冷,“若不是有所顾忌,我绝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二房!”

    “就不怕她反咬你一口?”上官煜喝了一杯热茶,手臂搁在桌上,看向白灵问道。

    “她想作死,我自是不会拦着。”白灵声音冷漠。

    刚才看到白梅战战兢兢的样子,白灵想起了原主的曾经,也记起了白齐氏曾救过原主一命,还导致流产。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白齐氏对三房便不待见了,人也变得尖酸刻薄。

    至于白齐氏本就是这样的性子,还是真的是因为那个孩子而变了性子,白灵并不知晓。

    可原主欠了白齐氏一条命,白灵便该替原主还了这份情。

    若非有这段往事,白灵最多看在白三树的面子上,不去彻底毁了二房,而不会大度的给白梅谋一个安稳的未来。 我真的是修仙者

    上官煜不置可否的看着白灵,便不再说白梅的事,毕竟与他无关。

    “那几个人用着可还趁手?”上官煜询问道。

    “嗯,是有些本事的。”

    白灵点头道,见上官煜面色灰暗,便走到面前给他把了脉。

    待发现上官煜旧疾未除,体内毒素也还有残余后,白灵不禁皱了皱眉。

    “我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你旧伤未调理好,日后有的苦头吃。”

    上官煜没有作声,见白灵离开,便躺在暖榻上闭上了眼睛。

    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就是为了能够挤出一天的时间来看看白灵,现在见到人了,上官煜便能踏实的睡一觉了。

    至于为何非要来见白灵一面,上官煜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想来看看她,所以就来了。

    当白灵端着饭菜回来后,上官煜睡的正香。

    看着上官煜身上脏了的袍子,白灵没忍心叫他起来。

    可又不好孤男寡女的睡在一个屋里,便坐在一旁继续练针线活。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努力,白灵已经勉强能逢出一件里衣来,只是针脚不够密实,缝出来的衣裳也不平整,偶尔还是会扎到手指。

    上官煜醒来的时候,便看到烛光下的白灵正在穿针引线,柔和的表情和笨笨的动作,使得上官煜的心平静下来。

    “你醒了,饭菜还温乎着,你去洗洗脸,赶紧吃些。”察觉到上官煜的视线,白灵开口道,便又低着头继续做衣裳。

    一句简单的话,更没有伺候的意思,上官煜竟觉得温暖无比。

    就好像……

    猛地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想法,上官煜蹭的坐起身来,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去角落里洗脸。

    往常这个时间,白灵已经去空间里补眠,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在空间里学习,或是打理空间。

    因为上官煜的到来,白灵不方便进空间,这会困的呵欠连连。

    上官煜快速的吃完饭菜,见白灵在揉眼睛,便道:

    “之前的事,我欠你个人情。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拿着这块玉佩去紫霄城的上官府找我。”

    “那我就不客气了。”白灵心安理得的收下玉佩。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