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朝廷不管吗?

更新时间:2019-06-10
    往后闪躲了两步,避开商老喷洒的口水,白灵讪笑道:
    
        “我这不是惊喜过望,一时间有点不敢相信嘛!我保证,我刚才绝对没有怀疑谷主令的真实性。”
    
        白灵举手做发誓状,另一只手背在后面比划了个朝下的姿势。
    
        商老哼了两声,看样子还在生气,可见刚才着实气的不清。
    
        白灵努努嘴,忽然露出狐狸般狡黠的笑容,一双眼睛里盛满星星的看着商老,噗通的跪在地上。
    
        “师傅在上,白灵自今日起拜在药王谷名下,日后定当认真跟随师傅学习,孝顺师傅,带领药王谷更上一层楼,请受徒儿一拜。”
    
        白灵挑着对自己有利的话说了一遍,也是说的真心话。
    
        至于遵守谷规一类的,原谅白灵不敢说,她怕被规矩给砸死。
    
        以前和陈老交流医术的时候,白灵便听过圣手神医和药王谷的名头。
    
        后来也听那些军医提及过,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见到活的……见到圣手神医本尊。
    
        只是商老的外表和白灵脑海中勾勒出那翩然若仙的神医,实在是相差甚远,也难怪她会怀疑。
    
        商老的气终于顺了,此刻看白灵无比顺眼,忙上前扶起白灵道:
    
        “好徒儿,以后你就是为师的关门弟子,药王谷的一切在你学会了历代谷主所拥有的秘籍之后,便都是你的了。咱们药王谷的规矩很简单,除了不能出仕为官之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谷主就是最大的规矩。”
    
        “告非!这规矩也太合我心意了!”白灵双眼冒着蓝光,伸出手来等着接谷主令。
    
        商老却是捻着胡须,在白灵期待的目光中,将一块赤色令牌交到她手中。
    
        见白灵使劲儿的揉眼睛,看看令牌又看向自己,商老呵笑道:
    
        “好徒弟,这是少谷主的令牌,从今以后你遇到麻烦,这块令牌便可以救你的命。为师这里有一本手札,你先看着,把里面的内容记熟了之后,有什么不懂的再来找为师问清楚哈。”
    
        “师傅你是在诓我吗?”白灵嘴角直抽,说好的谷主令呢?
    
        “你可是老夫唯一的关门弟子,为夫诓你作甚?”
    
        商老板着脸道:
     乱天荒
        “两个月的时间,你务必要把这本手札上的东西都熟记于心。为师先行回一趟药王谷,将你的身份公布给药王谷的徒子徒孙,还有那些个老不死的。待为师再来找你的时候,便是正式授业之时,你肩上的担子可就重了。”
    
        重重的拍了白灵的肩膀两下,商量语重心长的说道。
    
        白灵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商老对她说这些,好像有些特殊的用意所在,还不是什么好意的那种。
    
        “师傅你该不会把我卖了吧?”白灵觉得手里的东西有些烫手,想着要不要扔出去。
    
        “就你这体格,论斤卖能值几两银子?”商老哼了一声,心虚的迈步朝外走去。
    
        “师傅最好没有这样的打算,要不然我白灵绝对干得出欺师灭祖的事来。”
    
        白灵小声的嘀咕一句,拿起少主令仔细的看了起来。
    
        走到门口的商老听到这话,险些摔出去,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只是不知道商老最后想到什么,一脸怪笑的离开,连步子都轻松几分。
    
        因为上官煜在信里说的清楚,白灵自是知晓药王谷的存在,更知道药王谷在世间的地位,这也是她拜师的原因之一。
    
        将令牌收好,白灵把门栓上,索性就去空间里看药王谷的手札。
    
        说是手札,其实记录的是商老毕生心血的精华所在,让白灵看的痴了。
    
        空间里虽然有不少医术,可有些太过官方,以白灵的医术需要反复琢磨,方能理解上面的内容。
    
        待白灵从空间里出来,外面已经过了三日的功夫,而商老已经离开白家了。
    
        “臭老头,走了也不知道打声招呼,真是没礼貌。”
    
        白灵噘着嘴说着抱怨的话,心里却是在担心商老的路痴,会不会走丢了。
    
        白家人和商老接触的不多,是以商老走了倒是没多大的触动,只当做一般客人般送了一程。
    
        沈掌柜特意来了白家一趟,将鸡血石交给白灵,并再三的叮嘱白灵要是做好了就让人给他传信过去,他亲自过来取。
    
        而鸿泰银楼的东家那边,也拿了一纸合约过来,明确的写明白灵雕刻完成后,下脚料归白灵所有,银楼再付一千两银子的酬劳。
    
        若白灵雕刻失败,或是玉石受损严重,则要白灵赔偿五万两银子。 娇妻别逃!boss非你不可!
    
        白家人并不知道鸡血石的事,白灵也是在空间里雕刻的,就连落下的碎屑都放在装着灵泉水的瓷器里滋养着。
    
        过完端午节,段家夫妇便带着双胞胎登门,这次段玉郎并没有陪同,据说是去外地谈生意去了。
    
        段家人是为了感谢白灵的救命之恩,也是为了和白灵拉近关系,自是带了不少的好东西过来。
    
        作为紫霄城首富,即便段家一直在暗中帮助紫霄军而贡献了大量银两,依旧是富庶不已,出手自是阔绰,引得村里人纷纷谣传,这是来给白灵下聘礼了。
    
        段夫人看似娇贵,性子却很爽朗,见白家菜色好,直接花银子买了菜方。
    
        不过段家夫妇只住了一晚便离开了,两个孩子已经大些了,自是要回到紫霄城那边去,免得家族里一些人蠢蠢欲动。
    
        “老爷,这两枚玉环虽小,可成色却比子谦身上的祖传玉佩还要好。这个白姑娘,怕是比咱们想象的还不简单。”
    
        马车走出一段距离后,段夫人开口道。
    
        想起白灵嘱咐的话,这玉贴身佩戴更加养身,段老爷将玉环放在女儿衣襟里。
    
        “这话夫人莫再说,免得给白姑娘带来祸端。白姑娘于我们有恩,与子谦又是合作伙伴,日后多走动些总是有益的。”
    
        段老爷说完,将段夫人拥在怀中,这么久了还是经常后怕段夫人难产的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段老爷对白灵更是感激,没有半分要调查白灵的意思,反倒是想着该怎么做,才能更好的保护白灵。
    
        段家人离开之后,村里不少人好信的往三房凑,想要问问段家是不是真的来提亲,气的白柳氏差点就闭门谢客了。
    
        “这都什么人呐!一个个的小心思当谁不知道似的,咱们和段家定亲不定亲的,和他们有啥关系?”白柳氏气的直骂。
    
        一个多月不曾有人来找麻烦,白柳氏他们也渐渐忘了县城的事,不再愁眉不展。
    
        可村子里的流言,还是让白柳氏火大,就怕坏了闺女的名声,以后不好说亲了。
    
        白灵倒是明白白柳氏的忧虑,毕竟这里是古代,怕是让人误会了。
    
        “娘别气坏了身子,谁爱说啥就说啥吧,最长在别人身上。倒是我今儿去镇上,听说南边水灾,怕是有不少人要往北边来逃难,咱们家要不要做点准备?”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