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时局紧迫

更新时间:2019-05-12
    老宅的人灰溜溜的离开,族里和村里倒也没有再做处罚,免得连累了白文兄弟俩个的前程。

    但白大树两口子的那点好名声,也算是彻底的垮了。

    酒宴还没吃完,再加上还要说作坊的事,在老宅的人离开之后,酒宴又继续了。

    只是白三树的情绪明显受到影响,到底是提早结束了些。

    而老宅那边,白大树一直到带着妻女回镇上,也没给白老太一个好脸色,气的白老太只能把火气都发泄到白齐氏身上。

    老宅的那边的情况,三房并不关心。

    刚搬到新家,作坊又要正式运营,自是有许多事要做,忙的倒头就睡。

    如今有了自己的房间,白灵便有了自由的空间。

    拿了空间里酿好的果酒,又去厨房做了几个下酒的小菜,白灵便去找段玉郎道谢。

    “今日多谢段公子帮忙,要不然事情也会棘手一些。这些酒菜,是白灵的一点心意,还请段公子不要嫌弃。”白灵将四个小菜放在桌上,给他倒了杯果酒,笑道:“段公子想来是喝过不少的佳酿,我这果酒算不得好东西,但少喝一些却是对身体十分好的。”

    白灵在酿酒的时候,加了少量的灵泉水,功效自不是一般。

    “果子也酿的酒,那我可是要尝尝。”段玉郎对酒水一向感兴趣,便端起来啜饮一口,眼神顿时亮了起来,“白灵,你还有多少果酒?要不要考虑与本公子合作?”

    “不多,自家人尚且只能偶尔喝上两口,合作的事且等等吧。”白灵浅笑。

    “我一位世伯,最喜欢做青梅酒,可惜一年也做不了几坛,也只有莫逆之交能够被他邀请去喝上两杯,我家老爷子每年最惦记的就是那一次聚会了。这下好了,以后有你的果子酒,估计我父亲也可以办品酒宴,羡煞那些好友了。”段玉郎端着酒杯,嗅着果酒的芳香,倒是不急着入喉。

    “帮我一个小忙,倒是打起我家果子酒的主意来,不愧是生意人。”白灵呿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道:“最多给你匀出一坛来,等到年前,我再给你准备五坛,再多就没有了。” 暗黑之我有系统

    “五坛够了,够了。”段玉郎高兴的笑道,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询问道:“你家那些亲戚可真是够让人厌烦的,需不需要我帮忙?”

    白灵在招待段玉郎等人去客房的时候,有村民来报信,说是老宅的人在前头找麻烦。

    段玉郎不好参与别人的家务事,便让随从段虎去保护白灵,却不想看到白雪鬼鬼祟祟的去了后院。

    白灵见状,让段虎去跟着白雪,让他见机行事。

    那份屎啊尿啊的方子,便是段虎请示了段玉郎之后,按照段玉郎的意思去写的。

    “不过是些扰人的苍蝇,还不值得我欠一份人情。”白灵喝了一口果酒,品味之后才道:“谁家没有几个操心的亲戚,与其把心思放在这些会自己作死的极品身上,倒不如想想如何发展我的事业,尽早的成为地主婆,那才是我最大的追求啊!”

    打了这么久的交道,段玉郎自然是了解几分白灵的性子,便不再说老宅的事,虽然他巴不得白灵请他帮忙。

    “就凭你手里的这些方子,还怕没有银子赚?”段玉郎一本正经的道:“火锅店的生意十分好,只是暂时还没有在各地都开起来。你若真的需要银子,我可以先让人给你结几个店铺的季度分红,做五福镇最大的地主婆还是不在话下的。”

    “不急,说好了半年一结的。再说现在也不是买地的时候,银子在我手里还得保管,也费心不是?”白灵又要去倒酒,却被段玉郎给截胡。

    “女孩子家家的,少喝点酒。”段玉郎一副关怀的口吻,自己却继续续杯。

    “怕我喝光了你的酒就直说,在我家里还能差你一壶酒不成?”鄙夷的看了段玉郎一眼,白灵倒也没再去拿酒壶。

    空间里的果酒倒是不少,白灵想喝的时候完全可以躲进空间,喝醉了也不怕耽误事。

    “咱们两家合作颇多,以后的钱财额度会越来越大,你可准备好了印信?若你在银庄开个户头,我便可以让人将银子直接存进去,这样你在任何地方想用银子都方便取,也会安全一些。”段玉郎说起正事来。 坏坏老公,借个娃

    这不是段玉郎第一次说,但白灵觉着交易额不大,便没有当回事。

    不过今日搜查房间的事,让白灵改变了主意。

    “再等等,我设计好印信之后,便去钱庄开户头,到时候该怎么存,我会告知你的。在此之前,就先用银票结账吧,家里总得有点过河钱。”见段玉郎只对果酒有兴趣,白灵便起身道:“你慢慢喝,我明日还有事要忙,也没空招呼你,啥时候走就来找我,我好给你准备果酒。”

    “嗯,作坊运作之后我便离开。”段玉郎说完,摇晃一下只剩下半壶的果酒,讨好的笑道:“咱们可是朋友,我在你家住两日,这果酒……”

    “一天一壶,多了没有。”白灵挥挥手,便离开了客院。

    待白灵离开之后,段玉郎便拎着酒壶,几个纵跃之间去了隔壁,与欧阳洵品尝果酒去了。

    “京城那边的局势很紧迫,你确定要在这个当口回京吗?”单独在欧阳洵面前,段玉郎少了公子哥的态度,略带担忧的开口。

    “水至清则无鱼,京城越乱,我才越有机会,你不是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吗?”欧阳洵风轻云淡的开口,语气好似在说别人的事,倒是对果酒的味道颇为赞赏,“不错,酒中有果子的清香味道,浅酌更不会醉人,若是卖到京城中去,必定能得那些贵妇和小姐们的喜爱。”

    “欧阳家早已不是十几年前的那个世家大族,便是你真的有机会夺回家主之位,也将是接手一个烂摊子,何不自立门户,重新打造一个属于你的势力?”段玉郎难得的没有谈生意经,握着酒盅的手微紧,劝道:“你该知道,欧阳家在参与夺嫡的漩涡中,便不可能全身而退。”

    欧阳洵掀唇浅笑,再饮果酒却是满喉的苦涩。

    “我祖母和我父亲他们,一直都在为回归家族而努力,我除了跟着他们的步伐,又能如何?”欧阳洵放下酒杯,望着段玉郎半晌,才轻叹着开口道:“子谦,待我回京之后,若真的无法挽救欧阳一族的未来,后果你也是知道的。届时,还请你代为照顾我父亲他们……”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