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一十八章 知道错了

更新时间:05-06
    以前邻居们不说,是因着白大树有能耐,白二树也混的不错,本着就算巴结不上也不能交恶的心里。

    可现在三房崛起,白二树也没了前途,就剩一个不再是村里最能耐的白大树,自是没了顾忌。

    “我家娃多,半夜总要起来几次,可不就是老三一家子在院子里跪了一个晚上,也不知为啥不敢哭出声来,连拍门的声音也都压低了……”

    “咱们左右邻居的,倒也不能时时的看着,可每天都看到三房一家干完活,就去伺候白老头,其他人倒是没见进去过。”

    “还别说,白老头病了大半年,就最开始的半个月闻到汤药味了,后头是一次也没闻到……”

    随着乡邻们的议论声,白大树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经过今日,老宅人的名声彻底毁了,便是白氏一族也没了他们的立足之地。

    白元氏急的皱起眉头,好几次想要出声挽回局面,可她一向都是轻声细语的,根本没人注意她在说什么。

    “你们都瞎说啥呢?我家大树最孝顺了,他爹病着的时候,他回不来也是为了给他爹多赚点银子,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白老太气的在院子里直跳脚,脸红脖子粗的和村民们争论起来。

    “姚氏,你说这话骗鬼去吧。我那兄弟去的时候,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了。你们家二树出事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银子给捞出来的,再说你们家还有那么多的地,咋就穷到非要让我兄弟死的那么惨啊!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姑奶奶红着眼眶,指着白老太大骂。

    如今老一辈的人不剩下多少了,可白老头这一辈的人却大多数都健在的,除非是家里条件实在太穷苦的,谁家会把人给拖死?

    一时间,众人似乎是忘记白老太母子为什么在三房闹腾,都指责起他们的狠心来了。

    族长和村长更是气的面色铁青,他们掌管着村子里的权力,可却没能护得住族人,没能教化好白氏子孙,这分明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白灵姐妹几个,分别扶住了白三树夫妻,无声的给他们依靠。

    “都给我住嘴!”族长气的使劲儿拍了几下桌子,将杂乱的场面制止,看向白大树问道:“大树,这事可是真的?”

    白大树面色铁青的摇头,急忙解释道:“这都是误会啊!当初我爹不肯看大夫,要不然就要绝食,我也是没办法,这才把药给断了的。我爹去世的时候,也是他有话要叮嘱我和老二,这才没让三房的人进屋去,绝对不是我们拦着老三见我爹最后一面。”

    到底是常年在外面的人,白大树很快就找到合适的理由,痛哭流涕的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爹最想见到的就是咱们白家能出个做官的儿孙,他是多看重两个孙子,族长您还不晓得吗?要是我早知道会让老三误会,就算是让我爹骂我不孝,我也该让老三到跟前的……呜呜!”

    白大树说着,跪在地上哀嚎道:“爹啊!您要是泉下有知,一定不想看到我们兄弟反目成仇,都是我这个做大哥的没能耐,让弟弟有了心结,还不顾你的遗愿拿了方子去赚钱,我对不起您老啊!等到地底下见面,儿子……儿子哪还有面目去见爹您啊!”

    白大树捶胸顿足,将孝子的戏码演的淋漓尽致。

    若不是村里人对白三树的人品了解的更多,此刻怕是也会信了白大树的说辞。

    但还是有一小部分人和白三树没什么接触,且有些人就是见不得白三树家里忽然发达起来,便出声支援白大树。

    “白三树,你大哥说的是真的不?做人可得讲良心,要是让自己的爹死不瞑目,那可是不肖子孙,咱们南山村可容不下这样的人。”

    “就是,这谁家的家产,大头不是留给长子长孙的,就算老爷子真的偏心白三树,他也不该心安理得的拿了。”

    众人的说辞,让白大树有了底气,哭声更是一声高过一声,让人听着心里难受。

    白三树的脸色已经不是惨白能够形容的了,看着白大树的眼神也再没有一丝的兄弟之情。

    “爹。”白灵有些担忧的看着白三树,怕他承受不来这样的打击。

    “二丫头,爹这些年苦着你们,真的是错了。”白三树声音颤抖的开口。

    除了三房的人,也只有靠的近的村长,听到这句话。

    “没关系的,爹还有娘,有我们几个呢。咱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我们也会孝顺爹。至于那些外人,好的就相处,不好的就当陌生人不搭理,爹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了自己。”白灵柔声的说着,并喂白三树服下一颗护心丸。

    白柳氏也气的不轻,但担心白三树的情况,这会倒也不多说什么,忙跟着扶着白三树,让他就近坐在门口。

    不少人都在盯着白三树这边的情况,就连那些帮腔白大树的人,这会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全都住了口。

    白大树嚎的嗓子都哑了,这会也只是跪坐在地上,垂着头叫人看不清神态。

    “今天是我们家办暖房酒,原本该是个开心的日子,我白三树一家也很感谢大家来捧场。”白三树看了白大树好一会,握着拳头大声道:“这些年三房都过的啥日子,分家后又是啥日子,乡亲们也都看在眼里,有些话我就不说了。”

    白三树的声音虽然很洪亮,可那份隐藏在其中的伤感,却让听到的人都能感受的到。

    整个南山村,即便不认识白三树的人,也知道他的一些经历。

    毕竟白家分家的事,当初闹的动静不小,之后开祠堂的事,更是让许多人引以为戒。

    “娘、大哥,你们说我偷了爹的方子,才会建的作坊。可我倒是想问一下,我爹又是哪里来的方子?是族里的,还是外头得来的?为啥除了我们家之外,就没人知道这个方子呢?”

    白三树深呼吸之后,拍拍搭在他肩膀上的白柳氏的手,继续问道:

    “爹的方子长啥样?你们有啥证据是我拿的方子?当着族长和族老、村长的面,你们把证据拿出来,我白三树立即就一头撞死在后山上,家里的东西你们随便拿,权当是我白三树赔罪!但是……”

    白三树顿了一下,眼中闪过同意,却是一脸坚定的道:

    “如果没有证据,这一次我不告官,也不求族里和村里给我主持公道。不过大哥就代表大房,写下一纸再不以任何理由来给三房添堵的文书吧。三房一再的被折腾了,真的是累了,我们就想关起门来,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求你们给我们一份清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