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九十六章 邻居上官煜?

更新时间:05-03
    东北的一直到二月份,雪才会融化,却还不到春耕的时候。

    但一些勤快的农户,已经开始翻整田地,或者是往地里运送肥料。

    三房买了不少荒地,二月初便准备要开荒,可自家的人不够用,便打算在村里雇人,自是要好好的合计一番。

    “雇人的事,爹去和村长说吧,开荒的事主要还是得爹来盯着。等春耕之后,咱们家就要忙着起作坊的事,我想去问问沈掌柜他们,可有相熟的砖窑啥的,尽量能压一压价。”商量之后,白灵开口道。

    “也成,那爹这就去村长家?”白三树眼中是难掩的兴奋之色。

    虽然荒地比较薄,头两年不会有好收成,可朝廷不收税,而且养个三年五载的便是好地了。

    农家汉出身的白三树,把土地看的比作坊更重。

    “我去给爹收拾几件礼。”白薇起身,对人情世故已经很了然,也不再心疼那点银子。

    白草坐在炕头做绣活,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为家人感到高兴。

    娘家是真的起来了,就算她以后真的被王家打死,也能瞑目了。

    全家人最初不提王家的人和事,是怕白草心里头难受,可时间一长倒是都把王家人给忘了,所以还没有告诉白草和离的事。

    这段时间,因为白草的事,村里许多人都避讳着三房,怕和他们走的近了,回头影响了孩子的婚事,倒是没人上门来说不好听的话。

    这次雇佣村里人,也是缓和相邻关系的机会,更是在警告那乡亲们,三房与他们之间的差距,以后想靠着三房赚钱,便要学会怎么做人。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白灵和白薇私下里谈过,不想白三树两口子跟着闹心。

    白三树去了村长家,白灵便赶着驴车要出门,却不想上官煜竟然也一副要出门的架势。

    “你要去镇上?”上官煜撩起车帘询问道。

    “你不会看吗?”白灵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便坐上驴车。

    “马车里热乎,我正好也要去镇上,捎你一程。”上官煜并不因白灵的冷淡而恼怒,语气很是悠闲。

    杨凡把马车停在驴车前头,白灵想要越过马车离开是不可能的。

    瞪了上官煜一眼,白灵的一双粉拳握紧了松开,再用力攥紧。

    过了几息的功夫,见上官煜还那么看着她,白灵便知道自己是无法拒绝了。

    把驴车拴好后,白灵便跳上马车,坐在上官煜的对面,一脸警惕的看着这个妖孽的少年。

    “上官,你是不是闲的蛋疼?看你的穿着用度,还有你的那些手下,也不像是落难的公子哥,为啥锦衣玉食的日子不过,非得跑到我们这穷乡僻壤,还‘巧合’的住到我家隔壁?”憋了好几天的话,白灵终于问出口来。

    五日前,村长来到三房,说他们家隔壁的空房子被人买走了,好像新主人的身份不一般,让三房小心些。

    而村长还没等走,便有一帮人去修整空房,不过三日的功夫,隔壁便焕然一新。

    虽说外表上看和以前没太大的区别,最多就是规整些。

    但上官煜邀请三房去吃乔迁宴,白灵却被里面的装饰震了一把。

    农家院子的外表,内里说是金碧辉煌也不为过,竟然奢侈的用夜明珠当油灯用。

    三房的人则是手脚无措,就怕碰坏了什么东西,拘谨的饭都吃不下。

    之后上官煜每日都会到三房先逛一圈,尤其是白灵出门的时候,总是能偶遇,让白灵不得不怀疑上官煜会搬到这里的目的。

    “你以为我想要做什么?”上官煜抬起眼帘,眼眸如星辰般闪闪发光,狡黠的问道:“你们家有什么是我能看得上的?或者是你……和你的家人,有什么秘密值得我这般大费周章?”

    白灵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是一派平静,但微眯的眼睛还是泄露了她的心思。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灵别开视线,怕上官煜发现她的心虚。

    “呵呵。”上官煜低笑了一声,倚靠着软枕,慵懒的开口道:“我家名下的庄子不少,却都是按照老规矩种地。之前发现你家种了一亩地的冬小麦,所以便想就近看看情况,或许能让家里的收入翻番。东汉国的税收虽不高,可粮食的产量一般,这个重大发现,便是我父亲也十分重视。”

    上官煜合情合理的解释了自己会住在南山村的原因,自然所说的话也都是真的,只是隐瞒了一部分事实。

    白灵并不完全相信上官煜,可冬小麦若能种植成功,会带来多大的反响,白灵比谁都清楚。

    是以,不管上官煜所言是真是假,白灵也只能希望他的目的便是冬小麦。

    “你又不懂种地,真的想知道,派个佃户过来便是。再说,我家也是第一年种植,能不能种成还不知道呢,想看结果也得再等一年。”白灵敛了敛心神,带着几分试探的问道。

    “莫说是佃户,便是派个管事过来也可以。可我娘最近在给我准备相亲的事,我可不想就这么和一个不认识的女子绑在一起一辈子,便自动请缨前来喽!”

    上官煜十分委屈的开口,倒了杯热茶递给白灵,长叹道:

    “你是无法想象,我们家几代的男人都怕媳妇,每每看到我爹惯媳妇的样子,我就觉得这辈子都没希望了。”

    白灵眸光微闪,不知想到了什么,开口却是问道:“你这借口也太蹩脚了。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你躲到天边去,你家里给你定了亲事,你还能逃得开吗?再说冬小麦再有两个多月就要收了,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躲着?”

    “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再说吧。”捻起一块糕点,上官煜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白灵问道:“你会做点心吗?只要你做的好吃,价钱不是问题。”

    “我很忙。”白灵想也不想的拒绝,不想再和上官煜有过多的牵扯。

    “没关系,我可以给你打下手,银子照付。”上官煜十足的吃货少年神态,不见以前的高冷。

    身子向后缩了缩,白灵宁可坐在靠车门的位置,也不想对上上官煜那双会迷人心智的眼睛。

    事出反常必有妖,上官煜的反应和做法,都让白灵无法安心。

    白灵的沉默,让上官煜也无法一直缠着她找话题,只是探视的目光始终隐晦的落在白灵身上。

    白灵来镇子的目的很明确,便直接去找沈掌柜,自然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约定了日子去砖窑看看,确定青砖和瓦片的质量后,再商谈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