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八十一章 白灵吃亏

更新时间:05-03
    “时候不早了,你们还要给冬菜浇水,也都早点歇着吧。”白柳氏收起了针线,没心思再做活。

    在白薇的瞪视下,白灵摸摸鼻子,凑到白柳氏身边道:“娘也别太挂心了,外祖家不是捎了口信过来嘛。等过了年,我就托人去问问,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外祖家认认门,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再回来。咱家现在有银子了,娘多买些东西给姥爷姥姥他们买些东西,也让他们知道咱们家的日子好过了。”

    “嗯,那娘可等着你带消息回来了。”白柳氏不想闺女跟着难过,便笑着说了一句,心里头却不抱多大希望。

    这么多年没联系,哪有那么容易找得到。

    三房要建厂房的事,除了村长便只有族长和几位族老知道,村民们都暂不知情,免得有个别人生了别的心思。

    对于三房要买荒地的事,村里自是大力支持的,村长还和族长等人协商,给三房便宜了不少,办理地契的事也是村长带着白三树去的县里,并且和县丞拉了关系。

    在白灵的嘱咐下,白三树肉疼的给县丞送了礼,又请吃饭,倒是结了面子情。

    “二丫头,你快看看这地契对不对?这么一大片地都是咱家的了?”白三树拿出三份份地契给白灵,一脸激动的问道。

    “爹,你先喝杯热水,地契都拿回来了,还能有假不成?”白薇端了一碗热水给白三树。

    白灵接过两份地契看了,不由得诧异的问道:“爹,这盖厂房的宅基地,咋写的我们姐仨儿的名字?”

    “我和你娘商量了,这厂子以后赚钱,就留着给你们姐几个做嫁妆。爹娘没能耐,家里的房子和荒地,就留着给我们养老,以后留给小山。等你们嫁人的时候,你们自己赚的银子都自己带着压箱底,要是家里银钱多,爹娘就给你们多准备点嫁妆。”白三树憨憨的笑道。

    “说起来,就属二丫头你吃亏了。这些赚钱的主意都是你的,按理说都给你也是应当的。可你们都是爹娘的孩子,爹娘也不能不顾着其他的。你大姐的那份嫁妆,爹娘也想过了,只能先用着咱家今年赚来的,你们几个都同意不?”白柳氏抹着眼角问道。

    “爹娘,咱们可都没分家呢。”

    白灵把地契放下,郑重的开口道:

    “我就是出了个主意,可活都是大家伙干的,这银子爹娘想怎么分,我都没意见。大姐当初是因为我被退婚,也是为了这个家才把自己卖了的,多给些嫁妆也是应该的。我也和爹娘说过,我卖图纸的时候,就和东家签了文书,每套图纸打造出首饰,都要送我一套的。回头我把得来的首饰,都给大家添妆。”

    “我也是这个意思,大姐才是最委屈的,多给她点也是应当的。明年我再多种点冬菜,多挖点草药,以后我每年赚的银子,都有一份是大姐的,剩下的咱们一家人平分。”白薇表态道。

    白杏和白小山还不能赚钱,这个时候都乖乖的不说话,但神情上看得出来,也是赞同的。

    “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大姐以后就指望你们照看了。”白柳氏忙抹去眼泪,心里既难受又欣慰。

    “二丫头,你算算,咱们家买了这么多荒地,得买多少种子?还有盖厂房和房子,得多少银子?”见媳妇哭了,白三树忙岔开话题。

    “爹娘,我打算把荒地拿出一部分来种草药,收成总会比粮食好一些。至于种啥庄稼,还是爹娘做主吧,我也不大懂。厂房的话,不需要盖的太好,结实又够大就成。房子怎么暖和怎么来,也不用太出挑。等下次去镇上,我找人问问价钱,估摸着青砖和瓦片啥的都得提前订,加上人工啥的,没有二百两银子下不来。”白灵保守的估计道。

    “那这事二丫头就上点心,这次买地花了一百五十两银子,要是银钱不够用,开了春爹就自己去开荒,不用请人了。”白三树道:“你快把地契都收起来,就这么几张纸,爹揣了一道就担心了一道,弄坏了可就麻烦了。”

    “那么多荒地,咱们全家起早贪黑的也干不完,请人的银子省不得。咱家银子够使了,这不是还有进账呢嘛。”白灵收好地契后,揉着白小山的脑袋道:“等过了年,最重要的就是把小山送去念书,这可是比赚银子还重要的事。”

    “对,小山得念书,识字好啊。”白三树乐得合不拢嘴。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说着未来的计划,便是茅草屋也让人觉得温馨。

    比白灵预料的还要早,板栗便卖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打算自家留着吃,过年也能当成年礼送出去。

    二十文一斤,关键还买不到,也算得上是贵重了。

    段玉郎在筹集完粮草之后,便登门来查看白灵所说的蘸料,对豆腐乳很是满意,当下便签了十两银子一坛的价格,并要求三房只能供应他一家。

    “火锅店正在筹备中,出了正月便正式营业,你这豆腐乳可要供得上才行。”段玉郎吃着香辣火锅,一脸算计的道:“白姑娘,你就给我透个底,到底要我花多大的成本,你才肯把火锅底料的配方都给我?我可是很诚心与你合作的,这到手的银子你总不能不赚不是?”

    “段公子是大户人家出身,难道不懂食不言寝不语的道理?”白灵嫌弃的看着段玉郎,把自己的碗往旁边挪了挪,不高兴的道:“说话也不是不可以,能不能不喷口水?万一段公子有恶疾而不自知,我们一家子可没钱买药。”

    段玉郎被说的满脸通红,只能化尴尬为食欲,决定把自己带来的十斤羊肉都解决了。

    一顿火锅吃完,段玉郎撑的靠在墙壁上,喝着山楂水消食。

    “白灵,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好好谈谈了。”段玉郎揉着肚子,顾不得自己一直保持的贵公子形象,像是偷腥的鱼儿一般眯着眼睛,笑嘻嘻的道:“店铺我都准备好了,正月里就能装好,就差你的火锅底料了。”

    “段公子想怎么谈呢?”白灵拎着一壶助消化的茶进屋,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

    段玉郎忙喝了一碗茶,这才开口道:“你这么聪明,早就想好要怎么合作了吧?先说说看,咱们再商量。”

    看着段玉郎一副‘好商量’的表情,白灵却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小口的啜饮着茶水,好似对段玉郎的话丝毫不感兴趣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