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二十四章 千金方

更新时间:05-03
    “做买卖,沈掌柜自是可以还价。合得来,咱们就长期合作,否则就当是结个善缘也无妨。”白灵勾唇一笑,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味道比不上纯净的灵泉水,便没兴趣再喝。

    沈掌柜犹豫了半晌,关乎到自己的前程,自是不愿意错过白灵的图纸,却也不敢还价太狠,怕白灵起身就走。

    “四十两。”沈掌柜伸出四根手指,还能听到磨牙的声音。

    “成交。”白灵没有犹豫的点头,在沈掌柜以为自己压价低了之际,却听白灵又道:“我每个月至少会提供一套图纸,除了四十两银子外,我所设计的图样,鸿泰银楼都要免费送我一套,不论价格几何,不能以次充好。”

    “没问题。”沈掌柜想也不想的点头。

    这次给白灵的首饰,售卖价在十两左右,成本只有二两多银子,不算多。

    微垂着螓首的白灵勾唇一笑,眼珠儿灵动的转了转,浅笑着开口道:“沈掌柜还是请你们东家签了契约吧,期限暂且为一年,这样大家都心里有底。这次我带了一套图纸过来,沈掌柜且先过目。”

    沈掌柜等的就是这句话,忙接过图纸看了一眼,眼里的笑意甚浓。

    “白姑娘果然聪慧,这次的图纸比上次的还要好,虽然用料多了些,可也能卖上些价钱。”沈掌柜笑着收下。

    给白灵四十两的银票,以及一张取首饰的收据,便送白灵出门去。

    “白姑娘放心,等你来取首饰的时候,沈某必定准备好契约书。”到了前头柜台,沈掌柜非常大方的道:“银子养人,白姑娘若是看的上,便给家里人选些银饰,算是沈某的诚意。”

    “如此,便多谢沈掌柜了。”白灵不客气的道。

    上次的图纸才卖了十两银子,白灵自是吃亏的。

    沈掌柜笑着让白灵自便,自己则是在旁边陪同着,不拘着白灵选什么,只是在白灵看某件银饰的时候,会解说一下寓意。

    白灵倒是仔细的看了不少银子,大多只是看过之后便放下。

    最后白灵选了一支花开富贵的银簪给白柳氏,一对荷花形状的银丁香给白薇,白杏和白小山则是一人一个空心的长命百岁银锁。

    “白姑娘倒是厚道,为沈某省了银子,却不为自己选一件银饰,倒是叫沈某过意不去了。”沈掌柜点头,他这般举动也是在考验白灵的人品。

    若白灵是个贪心的,他也不敢长期合作,免得升职无望还要被辞退。

    “这个银镯子虽然不是新款,却是最得小姑娘喜欢,白姑娘和令妹的年纪戴着,倒是合适的很。”沈掌柜拿出一对缠枝梅的银镯子,让伙计一并都包好,这才笑道:“白姑娘若是得空,不妨多画些图纸,贵重一些的价钱也有商量不是?”

    “多谢沈掌柜,白灵尽力。”白灵浅笑,明白沈掌柜的意思,却也不把话说死。

    今日沈掌柜送的银饰,能值二十多两银子,白灵承情是一回事,把自己卖了是另外一回事。

    如今手里的银子足够给白柳氏开几副药的,之后有银楼这边的合作,也不怕会断了药,白灵便直奔同济堂而去,自然也打算卖一些药材的。

    “小姑娘,总算来了。”伙计见到白灵,眼睛都红了,忘记了规矩,拉着白灵就往坐堂大夫那里送,“陈老,上次的药方就是这位姑娘的,小的给您带来了。”

    “走走走,后堂说话去。”陈大夫激动的看着白灵,拽着白灵就往后堂去,连病人都不顾了。

    白灵一脸发蒙的跟着陈大夫走,身后还传来伙计向病人解释的声音。

    陈大夫领着白灵进了一间会客的房间,亲自给白灵倒了杯茶,还不等白灵道谢,便急忙开口问道:“小丫头,上次你来开的那个药方,你是哪里得来的?”

    见白灵的年纪和穿着,陈大夫并不认为药方是白灵想出来的,这样的农家姑娘,能认得几味草药都是稀奇了。

    “呃……”白灵一囧,她能说自己是上辈子学来的吗?

    以为白灵是要保住方子的秘密,陈大夫试探性的问道:“丫头,这个方子你能卖不?老夫可以出银子买下来。这可是个好方子啊,不知能救多少人的命呢!”

    白灵为难的皱起眉头。

    气血两亏久了,的确会酿成大病,更甚者会影响生命。

    而补气血,往往比一些疾病更难医治,因为亏气血的原因有很多,滋养的方法不对会适得其反。

    可白灵无权无势,纵有再多的好方子也不敢拿出来。

    白灵自认她不是圣母,凡事要先考量到自身和家人的安危。

    “陈老,这方子虽好,可价钱摆在那,怕是普通人家砸锅卖铁也吃不起的。”白灵苦笑。

    白灵到现在,也凑不齐银子买人参。

    陈大夫叹息一声,“药材贵,老夫也是没办法的。但能救多少病人脱离病痛,老夫都会尽最大的能力。”

    “方子您也是知道的,不瞒您说,这也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陈老若是觉得好,拿去用了便是。这副八珍汤,主要是治产后气血两亏的病症。”白灵汗颜,她刚才还动了卖多少银子合适的念头,忘记自己也是医者出身了。

    “好方子千金难求,老夫怎能占你一个小丫头的便宜?”陈老琢磨着,伸出两根手指道:“二百两银子,老夫手头上就这么多了,你要是觉着亏了,老夫再询问东家,尽量给你争取些。”

    白灵却是摇头道:“陈老能用药方治病救人,那才是它最大的效用。若陈老觉着白拿了方子不合用,便送我七日的药如何?”

    见白灵真的不想收钱,陈老寻思了片刻,摇头道:“同济堂做生意,一向是童叟无欺,怎么能占你一个小丫头的便宜。不行,若是被同行知道了,不定要怎么造谣呢!同济堂几百年的老字号,可不能毁在这件小事上。你放心,老夫虽然是坐堂大夫,可也能做的了这个主。”

    “那个……”白灵想解释自己觉得八珍汤的药方没那么珍贵。

    陈老瞪着眼睛,大手一挥,道:“你这丫头也是个实心眼的,老夫也不与你争辩了。这样,以后你娘用这八珍汤,同济堂分文不收。”

    “好吧,那就按照陈老的意思办吧。”白灵点头后,不忍直视陈老一脸得逞的笑容,轻咳一声道:“陈老,你们这有药材种子吗?或者同济堂能不能买到药材种子?”

    “你会种药材?”陈老的眼神又亮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