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二十二章 白灵能耐着呢

更新时间:05-03
    且说白老太满腔怒火的回家之后,指天骂地的骂了好一会,口渴了回屋灌碗水的功夫,脑海里都是白大树昨晚回家后所说的那些事。

    昨儿白老太心气不顺,便冲着白齐氏大呼小叫,把以前骂白柳氏的话都用上了,气的白齐氏拉着女儿,就去找在地主家做小管事的白二树哭诉去了。

    气的白老太宰了只鸡,打算自己吃独食,却不想白大树这时候回来了。

    “老大,你咋回来了?”

    白老太一见到大儿子,满脸褶子堆出一朵菊花来,忙用袖子擦了擦炕沿儿,嘴里骂道:

    “这些个不省心的畜生,我好心要替老三掌着卖鱼的银子,却被他们一家人赶出来了,还要揍我呢。老二家的也不是好的,我就是说了她几句,带着闺女就去找老二了。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的东西,早晚让老二休了她!”

    白大树不耐烦的皱着眉头,听白老太絮叨了一会,才开口道:“娘,家里还有多少银子?”

    “你问这干啥?”白老太一愣,三角眼睛紧盯着白大树,却不回答。

    “东家准备在府城新开了一家酒楼,县城的掌柜会被调过去,那边就有了空缺。现在好几个镇子上的掌柜都想过去,我在酒楼待的年头短,除非能被大掌柜的举荐,要不根本没有机会过去。”

    白大树知道自家娘视财如命的性子,便开门见山的道:

    “要是去了县城,工钱翻一番还有余,每年东家给的赏钱也多不少。而且县城那边的生意好,油水也多。听说在县城那边做掌柜的,干得好的话,东家还会给宅子住着,一年光房租就能省不少。”

    “真有这好事?”白老太两眼放光,显然很感兴趣。

    “我每年都要去县城给东家递交账本,自是见过大掌柜,那一身的绸缎衣裳,就跟地主老爷似的,腰上都戴着玉佩的。”

    白大树比划一下玉佩的大小,见白老太眼里的光芒更甚,这才继续道:

    “大掌柜的儿子,就是因为东家的缘故在县学念书,才十五岁就考中了童生。以后跟着大掌柜去府城那边,前程会更好,说不定能做大官的。”

    白老太眼珠子转了转,对白大树说的这些都很向往。

    不过收银子和掏银子是两回事,半晌也没给答复。

    白大树说的口都干了,还得不到白老太的回应,脸色不免有些难看,“娘倒是给个准话,要是咱家银子不凑手,我就回了那边的话,这等好事让给旁人便是。”

    “老大,你有几成把握能成事?办成这事得花多少银子?”白老太到底禁不住诱惑,询问道。

    “得这个数。”

    白大树伸出一根手指来。

    “我们在镇上花销大,这些年就存了十几两银子。娘放心,这回给我办事的人,可是大掌柜身边的人。等事情办成了,我就接娘一块去县里头享福。家里的地都佃出去,收点租子就是。用不了一年,我就能把银子都还上,给娘买个丫头伺候着,娘就等着做老太太吧。”

    白老太咽了咽口水,皱巴巴的手使劲儿的搓着,好像能搓出银子来似的。

    “老大,家里哪有那么多银子。你要是不急,娘先给你五十两银子去活动一下,剩下的等事情办成了再给呗。”

    白老太心里打着小算盘,也没看不打算的脸色,继续说道:

    “银子的事,我再想想办法,不过也不够用。让你媳妇和你岳家说说,也帮着凑点出来。”

    白大树脸色不好的点了下头,并未再说什么。

    这些年白大树给白老太的银子,也得有一百多两,再加上老二上交的,三房种地打猎的银子,要说白老太手里没有二百两,白大树绝对不信。

    可白老太不肯拿银子,白大树也没有办法,能拿多少是多少。

    第二日,白大树拿着五十两银子便回了镇上。

    白老太去找了白二树,和他说了一下这事,从白二树手里又敲出十两银子,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家,连白齐氏母女不回家的事也不提。

    白老太脚小,又舍不得花钱坐车,回到村里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各家各户都吃完了晚饭,大多妇人拿着针线活,坐在树荫下扯闲话。

    “刘大家的,你今儿去镇上卖东西,可是见着白家那二丫头了?二牛家的说的都是真的?”一个微胖的妇人问着,手里搓着纳鞋底的麻绳,动作倒是麻利。

    “见着了。”

    刘大家的一拍大腿,把鞋底往针线筐里一扔,比比划划的道:

    “真是没看出来,那白灵以前走路都低着头,见着人也不敢说句话。可这分家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卖鱼的时候那个会说哦!我去的晚,她都收拾桶要走了。我就特意问她旁边的人,你们猜怎么着?”

    “刘大家的你就快说吧,别卖关子。”有妇人推搡了刘大家的一把,听的也挺认真。

    乡下没什么热闹,东家长西家短的,就是这些妇人闲暇时的消遣,就怕自己知道的比别人少。

    “我问了好几个人,都说白灵那丫头能耐着呢。一天要卖两次鱼,那就是二三十条,一条十文的话,一天少说也得赚二三百文,三五天就是一两银子啊!还搭上了镇上的大户人家,每天都送鱼过去,那钱还不得赚的更多。”刘大家的说的涂梦横飞,好像她亲眼看着白灵卖了多少鱼似的。

    “我的老天爷呀,就是白灵她大伯给酒楼做掌柜的,也就挣这个数吧?”有人惊讶道。

    “那可不咋地……”

    白老太本是想过来歇歇脚,顺便炫耀一下白大树要去县城做掌柜了,整个前山村也没有比白大树更出息的后生了。

    至于这件事会不会办成,白老太是半点也不怀疑,她儿子本事可大着呢。

    可听完这些人的话,白老太却扭头走了另外一条路,直奔三房而去,恨不能把三房所有的银钱都拿走。

    可走到一半想起白灵那日威胁的话语,以及那冰冷的眼神,白老太不禁发怵。

    “我不能去三房,万一那个邪里邪气的丫头对我动手咋办?我得想个办法,可不能让那帮狼崽子把老娘的银子都败光了!”白老太说着,又阴沉着脸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