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捡个王爷去种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七章 没钱买药

更新时间:05-03
    在白灵穿草鞋准备回家的时候,白薇才赶过来,见白灵已经叉了好几条鱼,不禁羡慕白灵的本事。

    可白薇也试过,却没有耐性学习叉鱼的本事。

    “早知道要晴天,我就不追过来了。”白薇噘嘴,看了白灵一眼便移开视线,小声道:“是爹让我来接你的,怕你被雨拍了。二姐,其实爹挺疼咱们的,就是不会说,你就别和爹怄气了。”

    刚刚发现空间的白灵,心情正美妙着呢,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

    “我晓得。”

    白灵站起身来,很是无奈的道:

    “可爹一直这么不顶事,咱们就是干再多活,也不够那边来打秋风的。大姐为了娘的病,已经把自己给卖了,我不想咱们姐妹三个,再走大姐的老路。要是爹永远这样,我就带着娘走,你们想要跟谁,都自己拿主意。”

    一直以为白灵说的是气话,白薇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此刻却是慎重起来。

    “真有那天的话,我也跟着你和娘走。小妹和小弟要是不愿意,我就把他们都扛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白薇认真的道。

    “嗯,是个好主意。”白灵眯着眼睛轻笑。

    三房住在南山村村东头,破败的小院中只有三间泥巴糊了墙面的茅草屋,中间是厨房兼仓房,东侧住着白三树两口子和两个小的,西屋则是白灵姐妹俩住着。

    这几天雨水多总是漏雨,屋顶的茅也草被风吹掉了不少。

    白灵姐妹俩说说笑笑的回家,都是大大的眼睛,可面黄肌瘦,头发和干草差不多,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裳,看上去就像难民似的。

    不过细看之下还是能分辨出两人,姐姐白灵周身散发着阳光的气息,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力。

    妹妹白薇则是稍微有几分英气,眼神清凌凌的,少了少女的柔美。

    “爹,不是早就和你说了嘛,修补屋顶的事交给我们,你咋又不听话?”见到便宜爹下梯子的时候颤颤巍巍的,白灵忙放下篮子,小跑过去扶住梯子。

    白薇也是一脸的担忧,与白灵一边一个的扶着梯子,怕白三树不小心跌下来。

    白三树见闺女还关心他,高兴的咧嘴一笑。

    “你们俩回来啦。”白三树满头大汗,瘦的眼眶都凹下去了,面上是慈祥的笑容,“爹一个大男人,哪里能让你们两个女娃子去修补屋顶。快去洗把手,爹先去生火。”

    姐妹俩无奈的对视一眼,便各分工去干活,父女之间的冷战暂时告一段落。

    白薇手脚麻利的摘菜,准备晒成菜干,冬天也好有口吃的。

    白灵则是小心翼翼的,将之前放到野菜筐里的鸟窝拿到厨房,切了一盆子的野菜,做了一大锅的野菜鸟蛋汤,除了放点盐之外,却是没有任何佐料。

    好在现在有灵泉水,即便是寡淡的野菜汤,也能滋养身体。

    鱼肉现做是来不及了,只得留着晚上吃。

    回来的路上,姐妹俩一共掏了三个鸟窝,得了十三个鸟蛋,三个打到汤里,剩下的十个带皮煮熟了,给家里的老弱病残补补身子。

    “爹,你把菜盆端到屋里去,我拿碗筷。”白灵抹了把汗,对白三树说了一句,便去碗柜拿碗筷。

    穿越过来也有三日了,白灵每日为了一口吃食,忙的脚打后脑勺。

    若不是前世在山里长大的,家人之间的关爱让她眷恋,怕是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白薇晾好野菜之后,便给娘亲和弟妹擦脸洗手,一家人便围在炕桌上吃饭。

    “有鸟蛋!”六岁还不能自己走路的白小山,口齿不清的喊着,眼睛亮的就像天上的星辰。

    八岁的白杏吞咽着口水,努力的不去看鸟蛋。

    “今儿收获不错,掏了十多只鸟蛋,汤里做了三个,还煮了十个。”白灵将碗筷摆好,便开始分发鸟蛋,“娘还在吃药,小弟身子弱,你们两个一人三个,爹和小妹一人两个。”

    回来的路上,姐妹俩就商量好了鸟蛋怎么分配,她们两个‘健康’的人,自是不会和家里的病残弱争抢。

    “爹这么大人了,你们姐俩一人一个吧。”白三树立即把鸟蛋放到白灵姐妹俩碗里。

    “你们两个见天的忙活,也是长身子的时候,得多吃点。”病包子娘白柳氏也分出两个鸟蛋。

    要不是怕什么都不吃,还得多喝几服药,白柳氏定是舍不得吃一个的。

    “姐姐们累,给姐姐吃。”白杏也是懂事的,忙把鸟蛋送给姐姐。

    白小山虽然馋,也懂事的把鸟蛋分出去,小声道:“小山小,吃一个就饱了。”

    白灵眼睛一红,这么穷的家,连一粒米都没有了,却有这么好的家人,还怕不能过上好日子吗?

    白薇一向是个小辣椒的脾气,见状便站起身来,把碗里的鸟蛋都一个个的送回去,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汤,大口的喝起来。

    “我们两个挖野菜的时候肚子饿了,就烧了几个鸟蛋,已经吃过了。”白灵将眼泪逼回去,把鸟蛋都拨回去,甜甜的冲白薇笑道:“快吃吧,晚上还有鱼汤喝呢。吃完饭我去叉鱼,三妹你去树林边上继续挖野菜,一个人别往山里头走。”

    “嗯。”白薇点头。

    一大家子人喝了一大盆兑了灵泉水煮的的野菜汤,却都无比的满足,毕竟今天有蛋吃了。

    白柳氏身子弱,吃完饭后喝了药,便带着小儿女睡下了。

    白三树腿脚不好,便坐在屋檐下编草帘子,回头好盖到屋顶上挡雨,冬天当门帘和窗帘用,也能暖和一些。

    家里砍柴担水的活计,白三树做多了都吃力。

    姐妹俩去洗碗,白薇看了一眼快要没了的药,皱着细细的眉头道:“娘的药快没了,家里没有钱了。”

    白灵擦碗的动作一顿,心里头叹息不已。

    三房刚刚被分出来不到半个月,只得了这么一个破院子,还有一亩地。

    大姐白草为了给娘治病,甘愿嫁给一个打死了两个媳妇的鳏夫,可五两银子的聘礼,根本就不够给白柳氏治病用的。

    偏原主的前未婚夫家里来退亲,退了一两银子小定钱,老宅那边又说老太太病了要请大夫看病,逼着白三树两口子出了一两银子,家里的银子就更不够使了。

    眼下家里一粒粮食没有,仅有的那点盐巴也快用没了,白柳氏的药也是一大笔支出。

    白三树腿脚不好,去镇子上想要打短工也没人用,一家人没有进项又能撑到几时?

    “我下午多叉点鱼,晒点鱼干卖。”白灵犹豫片刻,眉头得以舒展,眼睛亮晶晶的看向白薇,问道:“你陪大姐去过镇子上的次数多,可知道药铺收不收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