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公主无心,请君和离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章节目录 《半壁江山作嫁衣》新文公告

更新时间:06-19
    小可爱们,我发新文啦~

    《半壁江山作嫁衣》,原名《江山为聘》

    我知道有很多小可爱看了我的这个短篇

    emmm……所以我知道你们是爱我的哈哈哈哈(尴尬地搓手手.jpg)

    新文还是架空古言,甜虐甜虐的,背景和故事也丰富很多~

    原谅我真的不会写纯甜文,虽然那样的文真的很好看,可是我这个暖宠废目前是做不到了。

    我总觉得爱情是始于情而止于人性,很多时候我们都敌不过自己心里的千回百转和自以为是,以为对方不够爱自己,便不愿意再向前走一步,更不愿意去探求一个真相,就把自己藏起来了,也不愿再爱了,哪怕自己失去了那个明明很爱的人,也浑然不知。

    想想,真的很可惜。

    所以,新文里的女主就是个爱了就不顾一切去爱的姑娘。

    生死无所知,若爱恨还是求不得明白,又怎么能算真的爱着呢?

    哪怕我不知道自己为何爱你,但至少要知道,让我无惧生死披荆斩棘还能一直爱的那个人,只有你。

    好啦好啦,不啰嗦啦,奉上新文文案给大家~

    ——————

    《半壁江山作嫁衣》文案

    当夏侯瑾蜷缩在方敬川怀里捏着他的衣角睡着的时候,他心里一寸一寸软下去,四十军棍也没让这个曾经一身盔甲替他杀敌守城的姑娘退缩半分。

    他轻轻抱住怀里的人庆幸,还好,他的小姑娘啊,终于回来了。

    *********

    很久以后,有人问方敬川:“侯爷,您这媳妇儿哪儿找的?”方敬川不动声色:“捡的。”

    *********

    夏侯瑾:方敬川,怎么办,哪怕你推我入地狱,我也还是喜欢你。

    方敬川:阿瑾,你可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日日都是炼狱。

    ——————

    男女主前半部分进展可能比较缓慢,但是相信我,后面会有不少大场面的哈哈哈哈(笑得很心虚)

    那么,努力搬砖的小樵带着阿瑾和傻儿子给自己拉个票呀~

    走过路过的大佬们,给个推荐投个钻石喂个打赏叭~

    期待在新文评论区和大家见面~毕竟我手痒地想撩个小仙女哈哈哈哈

    把新文第一章放到这里给大家看呀~~

    ——————

    第一章又是哪个不长眼的?

    “幻儿——”

    夏侯瑾撕心裂肺的喊声如一道凄厉的雁鸣划破长空。

    伴随着这声嘶喊,蒙面人手里的刀准确无误地砍向了幻儿的心脏,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握刀的人毫不犹豫地收手,一道热血从幻儿身体里喷涌出来,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

    那一刻,夏侯瑾的眼前又浮现出来六年前的景象。

    为什么?不管是梦魇还是追杀,这么久了依旧不肯放过她?

    她不过是姓了夏侯而已,从不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她只想活下去,可是这偌大的天下,都容不下她的小小身躯。

    “阿瑾快走!”奶娘顾不上自己的女儿被杀害的痛苦,拉住夏侯瑾拼命往前跑。

    然而已经跑了这么久,她们都有些体力不支,身后追杀的人还穷追不舍。

    “快走!”奶娘在被人踹倒之前使出全身力气往前推了一把夏侯瑾。

    等夏侯瑾回过头来的时候,就只看见奶娘也浑身是血。

    “不要!”那一刻的夏侯瑾甚至比六年前更加绝望。

    “今天我们要回去交差!别让她跑了!”领头的人带人在身后追着夏侯瑾,跟他们下命令。

    “老大放心,今儿她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这人说着便快速上前举起了手里的刀。

    夏侯瑾不顾一切地拼命向前跑,她仿佛在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里还能听到刚刚奶娘的声音。

    奶娘和幻儿已经为了保护自己丢了性命,她不能让她们白白为自己牺牲。

    眼看身后的人离自己只有几步远了,夏侯瑾却看到前面是一片悬崖,就在她想掉转方向的时候,脚步略微迟疑了一下。

    就这么短短一瞬,身后那人手里的刀离她越来越近。

    夏侯瑾甚至看到了刀刃在阳光下折射出的冷厉光芒,然后毫不犹豫地砍向了她。

    那刀的力量极大,在她后背狠狠砍过一刀之后,她被那力量带着又往前踉跄了好几步,脚下一个踩空,整个人就跌进了悬崖。

    “老大!”见夏侯瑾掉了下去,刚刚出手那人回头等那个领头的人发话。

    他走到悬崖边上去,见夏侯瑾在山坡上像个石子一样滚落,身后还是一片带血的痕迹,那人脸上终于露出狰狞又得意的笑。

    “受了这么重的伤,又掉进悬崖,今晚上的狼可以饱餐一顿了!”领头那人说着转身。

    “走,回去交差!”

    ****

    夏侯瑾失去重心的向下坠落,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自己不停地撞在悬崖上的声音,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六年了,她终究是没有逃过这样的结局,只因为背着夏侯氏的姓氏,天下人都想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如今,是应了天下人的愿。

    这样死了也好,她不必再过躲躲藏藏的日子了,可以去和父亲母亲团聚了……

    悬崖下面。

    “公子,你……小心啊……”随从阿苏正费力地托着方敬川在半山腰上采一株草药,周围草木稀疏,没有让方敬川借力的树木,只好让阿苏帮忙。

    好不容易采得这株款冬花放进身后的药篮里,正准备再退下去时,突然有东西从山上摔了下来,跌进了方敬川怀里。

    慌乱中方敬川也没有看清是什么,只是抱住了那个不明物体从半山腰屁滚尿流地滚了下来。

    一边滚一边凶狠地咬牙切齿道:“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来坏老子的好事?!”

    “公子,你没事吧?”阿苏压根儿听不清方敬川呜哩哇啦地说些什么,等他们终于落地,阿苏擦了擦脸上的土,也没管那些洒在了山坡上的草药,赶紧跑过去扶起方敬川。

    “又是哪一路的牛鬼蛇神?本大爷要扒了他的皮拿来烤了吃!”方敬川躺在地上气得要背过气去了。

    那声比窦娥还冤的怒吼惊起不远处树梢上的几只野鸟,扑棱棱地往天上飞去,还掉下几根毛。

    他虎落平阳被宗泽宇那小子支使出来采药也就算了,这怎么老天爷也跟他过不去,好不容易采到一株款冬花,眼看着今儿就可以收工了,可惜天不遂人愿,非要横插这么一杠子!

    一上午辛辛苦苦采来的药,现下能用的也没剩多少了。

    说来也不怪方敬川生气,他又不认得草药,每次都是带回去一箩筐的草叶树根,能派上用场的根本没多少,最后又被宗泽宇撵出来继续找。

    他那个人什么时候能文绉绉地认得这些个粗枝烂叶,太阳都要打西边儿出来了。

    方敬川郁闷地起身坐在地上,脸上的肉还气得都直抽抽,正想着怎么找着刚刚掉下来的东西拎回去烤了吃,忽然听见阿苏喊他:

    “公子公子,你快看!”阿苏指着远处躺在地上的人一脸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