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游戏竞技 > 大佬一直爽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三十三章 神术:至暗时刻

更新时间:2019-05-18
距离安达莉儿逃离修道院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许久,修道院的修女们大多已经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对她们来说没有安达莉儿碍眼,那些英俊的男信徒们会把目光重新落在她们身上,对所有人来说不都件好事吗?

  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要提起一个让大家都不愉快的人?

  安达莉儿能识趣的离开修道院再好不过,免得大家想看两厌,甚至于逼得她们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

  但是,与整个修道院的修女们都刻意遗忘安达莉儿不同,有一个人却始终对她念念不忘。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阿卡拉。

  上一次追捕安达莉儿的时候由于玩家介入的关系,阿卡拉的追捕行动最终失败,就连她自己也被动摇了信仰。狼狈的回到修道院后,阿卡拉在神像面前忏悔了好些天才得以恢复如初,如今的她比起之前来对神的信仰更坚定,更加不可动摇。

  也正因为信仰更坚定了,对安达莉儿这种敢于反抗命运的人阿卡拉更为厌恶,也愈发的想要把安达莉儿给抓回来,让安达莉儿乖乖接受神对她的安排。

  于是,在从某个来修道院祈祷的信徒身上得到了安达莉儿的踪迹后,阿卡拉再次出发,誓要将安达莉儿抓回修道院。

  安达莉儿敢逃离修道院不就是仗着她身边那些亵渎者吗,这次要是没让我撞上也就罢了,若是那些亵渎者敢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让他们知道对神灵不敬者会有什么下场。

  阿卡拉心中发着狠,上一次的失败她始终无法忘记,因为她不是败在敌人手上,而是败在了自己内心的动摇上面。

  被一群亵渎者给动摇了自己的信仰,这是对神职者最大的羞辱,也是阿卡拉一生都洗不掉的污点。

  好在这件事除了她自己之外并无外人知晓,这也是阿卡拉最庆幸的地方。要是能干掉那天在场的亵渎者,让这件事情成为真正的秘密,那才是最保险的。

  如果有条件,阿卡拉不介意这么做。

  不过是一群亵渎者,对神不敬者都该受到惩罚,我这么做没错。

  阿卡拉在心中为自己的行动找着借口,殊不知这样做本身就是心虚的表现。一位神职者对神的信仰要靠这样的方式来坚定,那也只能是伪装起来的坚定,被人一碰就会碎掉。

  记得那位带信来的信徒说安达莉儿与一群人在伊丽莎白伯爵领地边界处的大山脚下,看情形是准备翻越大山,阿卡拉心想:那自己可得抓紧了,不然等到安达莉儿进了山,再想找她就难了,而且越过这大山,对面是罗格的地盘,修道院的影响力便远不如山这边了。偷渡者之灵魂颠倒

  我要抓紧时间,得赶快找到安达莉儿,不能让她再一次跑掉。

  阿卡拉正想着,突然发现四周暗了下来。

  现在还是正午,天怎么就黑了?

  一抬头,阿卡拉见天空白云朵朵,没有乌云袭来,不像是要下暴雨的样子。她不敢怠慢,赶忙停住脚步,先以一个神术护盾护住自己,接着再小心的打量着四周。看到远方的一个人影后,阿卡拉顿时大惊。

  这个人阿卡拉并不认识,但对方给她的感觉与那个提供安达莉儿信息的信徒很是相似,这个相似之处就是无论阿卡拉如何努力都无法看清楚他们的脸。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实力远比阿卡拉要强。

  一个强者突然出现,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换了谁来也得心生疑惑,阿卡拉怀疑对方此来是为了阻止自己的行动,不让自己将安达莉儿带回修道院。

  又是一个对神没有敬畏之心的亵渎者!

  阿卡拉明白了,难怪那天帮助安达莉儿逃走的人悍不畏死,明知不是自己的对手也要拼死阻拦自己,原来是有这么一位强者在背后撑腰。

  知道自己不如对方,阿卡拉并没有想着退走。堂堂一位神职者,要是被亵渎者吓走那也太辜负伟大的神赐予自己的力量了。

  叶然右手高举,其余四指屈起,只一根食指竖立,指尖上有一个金色光团,其亮如同一盏上万瓦数的灯泡。这金色光团之所以那么明亮,乃是因为它将阿卡拉所在的方圆百米的亮光都给吸了过来,没有亮光阿卡拉当然会感觉四周一片漆黑。

  神术:至暗时刻。

  要不是叶然法术范围笼罩的区域有限,阿卡拉又在野外,视野开阔,她根本不可能发现叶然,只会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我给过你机会,但你自己不愿意放弃追捕安达莉儿,那就怪不得我了。

  叶然右手下移,食指指向阿卡拉,后者只见一团亮光朝自己飞速袭来,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赶忙全力施展防护神术。

  挡住!无泪人

  作为神的仆人,我一定能挡得住,亵渎者不可能击败我!

  阿卡拉在心中不住为自己打气,她要以此坚定自己的信念,因为神职者只有信念足够坚定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来。

  神术与神术的碰撞,高下一瞬间就分了出来,结果只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至暗时刻的冲击下阿卡拉的防护比纸还薄,连零点一秒都没坚持到就被攻破,那光团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了阻路的一切障碍,刺目的光芒将阿卡拉整个吞没。

  比神术,你现在差我太多了。

  叶然看着那被冲得飞起来的身影,暗暗摇头。

  同样是施展神术,你能施展是因为你臆想中的那个神的赐予,我能施展则是因为我真的掌握了这个神术,两者本质上有着绝对的不同。

  “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安达莉儿,我罩的。”

  虽然将阿卡拉伤得不轻,但叶然没有下杀手。尽管叶然能推测出安达莉儿在修道院的遭遇其中有阿卡拉在推动,至不济也是默许的成分,可那是安达莉儿与阿卡拉的恩怨,留待她们自己解决就好。

  或许这只是个借口。

  与把这里当做游戏的玩家不同,叶然知道庇护所世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杀人这种事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毕竟异世界的人也是人。

  等到阿卡拉的身体重重砸落在地上时,剧烈的疼痛中几欲昏厥的她并没有看到叶然如同鬼魅般消失的身影,后者已经离开了庇护所世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卡拉的身体渐渐有了点力气,她挣扎着艰难的站起身来,拖着重伤之躯正要离开,一转身却发现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

  黑色的大斗篷将身体整个藏在里面,面孔隐于阴影中让人无法看个真切,这个人阿卡拉有印象,他就是告诉自己安达莉儿踪迹线索的那个信徒。

  阿卡拉警惕的看着对方,重伤的她身体实在太过虚弱,以至于连问话的声音都有气无力:“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那人突的迈前一步,整个人几乎贴到了阿卡拉的身体上,“毕竟,我只是行走于黑暗中的流浪者。”

  阿卡拉正待有所动作,无尽的黑暗在此时吞噬了她。

  “在你失败的那一刻,命运已做出了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