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第一娇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六百六十五章 准备

更新时间:07-12
福公公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夫人。

  皇上果然说的没错,她不敢!

  目光寒凉,扫了老夫人一眼,幽幽看向立在一侧早就吓傻了的李妈妈。

  “你,是老夫人跟前伺候的?”

  被问话,李妈妈膝头一软,扑通就跪下了,“是,奴婢是。”

  对于李妈妈的下跪和自称奴婢,福公公皱了皱眉,倒也受了。

  “从今儿起,老夫人若再闹出这种出格的事,杂家便抓了你问罪!”

  李妈妈吓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惊恐的看向福公公。

  福公公默了一声,道:“今儿,到底是什么缘故?谁撺掇了她?”

  李妈妈惊慌不安道:“没有人撺掇,奴婢劝了好久,实在是劝不动,老夫人性子很拧,她认定的事,谁也劝不住。”

  大喘了两口气,略略平息了一点情绪,李妈妈又道:“今儿,实在是因为府里二夫人被刑部抓走,老夫人救人心切才闹起的。”

  福公公心下微动。

  刑部竟然将朝晖抓了?

  啧~

  这胆子实在不小啊。

  就算镇国公府倒了,太后倒了,德妃倒了,可朝晖毕竟是平阳侯府的人,不看苏大人的面子,也要看侯爷的面子啊。

  转而又想到刑部尚书铁面无私不近人情的性子,福公公瞬间释然。

  “救人心切,不去救人,怎么来宫门口鸣冤,状告平阳侯夫人?”福公公心思闪过,又问道。

  李妈妈舔了舔嘴皮,看了老夫人一眼,犹豫一下,咬着嘴唇道:“老夫人最初是希望大夫人能出面,救一救二夫人,结果大夫人不肯,老夫人就生气了。”

  福公公……

  为了救府上二夫人,就来宫门口鸣钟告大夫人?

  这老夫人脑子被门挤了吧。

  该问的问清楚了,福公公又训斥了两句,让李妈妈将老夫人带走,转头回宫。

  养心殿。

  皇上正坐在桌案后随意翻着一本书,听到声音,搁下手里的书抬眼看过去。

  福公公上前,将老夫人晕倒一事回禀了。

  皇上冷哼一声,“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苏掣倒了什么霉,居然有这么个娘!老平阳侯是哪只眼瞎了,居然对这么个货色情有独钟。”

  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皇上看向福公公,“到底为什么?”

  福公公便将李妈妈的话如数回禀。

  皇上听着,嘴角直抽。

  “她是有病吧!王氏不肯救朝晖,她就来宫门前鸣钟,这意思,是让朕收拾了王氏?亏得是朕做皇帝,若是换成旁人,今儿没准儿就真见了这老货,架不住她一番哭闹,大半夜的命人把王氏叫来!”

  福公公……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

  抖了下眼皮,福公公道:“陛下,老夫人对二房,实在也是偏心。”

  语落,福公公略略一犹豫,“不过……”

  话音才起,又倏忽顿住。

  皇上朝他横了一眼,“说完!”

  福公公忙低了低身子。

  “老奴记得,好多年前,苏大人又一次醉酒闹事,被京兆尹抓了起来,当时老夫人好像并没有去捞人,还对外说什么他胡闹合该被管教,那地方,最适合醒酒什么的。”

  福公公一提,皇上也想起这件事。

  当时,老夫人的做法,引得坊间上下一片称赞。

  因着她如此,那些原本想要捞人的府邸,也没敢动作。

  “如今,二夫人不过是被刑部带去问个话,老夫人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老奴实在是有些想不通啊,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儿媳,怎疼儿媳比疼儿子还过。”

  皇上……

  福公公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话又说回来。

  同样是儿媳。

  对王氏这个儿媳,和对朝晖这个儿媳,老夫人的态度,天壤之别啊。

  若从前,王氏是个孤女,朝晖背后有镇国公和太后这两座大山,老夫人如此,还说得过去。

  可现在,朝晖就是平阳侯府的累赘,王氏的身份却是响当当的厉害。

  老夫人还是这么偏心朝晖。

  有点意思。

  不过,再有意思,这也是别人家的家务事。

  闲来无事,拿来八卦一下,是极好的。

  毕竟八卦八卦,知道别人过得不如自己,容易吃得香睡得香。

  可要真拿来研究,皇上没那个闲工夫。

  “等祭天完了,留了刑部尚书,朕有话问他。”

  福公公领命。

  说话间,御膳房送来宵夜。

  福公公服侍皇上吃着。

  这个时候,同样在吃宵夜的,还有王府里的王氏。

  一碗乌鸡汤喝下,王氏起身,“都准备好了吗?”

  身侧婢女应声,“夫人,都准备好了。”

  王氏颔首,“时辰一到,就进宫。”

  “是。”

  才语落,外面一个婢女急走进来。

  “夫人,方才老夫人离开,直接去了宫里,老夫人敲了金钟。”

  王氏……

  眼角一抽,震惊的看着婢女。

  “敲了金钟?她去爬钉子路了?”

  婢女摇头,“老夫人后来晕过去,被送回府了。”

  王氏一撇嘴,“我就知道,她有贼心没贼胆儿,为了救朝晖,她可真是什么都敢,金钟都敢敲,也不怕一把年纪把自己个折腾到牢里去。”

  语落,默了一瞬,王氏朝婢女吩咐,“你现在回侯府一趟,老夫人屋里的那张小炕桌,是我的,给我拿回来。”

  婢女……

  啊?

  “她就是精力太过旺盛了,才折腾出这么些事,像定国公那样多好,昏迷不醒躺在床上,安安分分的,什么事也惹不出来。”

  婢女……

  哦。

  明白了王氏的意思,婢女转头就走。

  老夫人半路就醒来了。

  折腾了这么一场,朝晖没有救出来,她倒是丢了这么大的人。

  幸亏是晚上,若是白天,人来人往的,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心头憋着一团气,老夫人黑着脸坐在那,如同一尊阎王。

  李妈妈想要劝一劝,可不敢开口。

  马车辘辘,转眼在侯府二门停下。

  李妈妈小心翼翼扶着老夫人下车,才下车,就见一个小丫鬟满脸笑容立在那,怀里抱着一只炕桌。

  李妈妈眼尖,一眼看出那炕桌是老夫人屋里的。

  这丫鬟……

  只觉得面熟,却想不起是哪个院子的。

  顿时柳眉一立,李妈妈怒斥道:“放肆,老夫人屋里的东西,你搬出来作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