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晴雯的如梦令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9-10-10
    “你认识赵小笑?”宝玉走后,晴雯兴趣是太过无聊,试图找韦小宝说说话。



    “谈不上认识,只是对她有所耳闻……”



    韦小宝并非像宝玉那般不会聊天,此时她的心思全然不在这里。



    晴雯只得作罢静静地坐在那儿,向四处弹出谷粒,言称是在消灭蚊子。



    一只只不幸的蚊子还未尝到新鲜的血液,就被谷粒不期然地击中,落了一地。



    韦小宝望着门外蛙声一片的荷塘稻田发呆,好像是在聆听着什么。



    七十步之外,宝玉和莫先尘围着火炉相对而坐。



    “四年前,师叔祖王大灵飞升,是我照料的他,并处理的后事。当时,我收发浮山与外界往来的信件。有一天,收到了一封从北边来的信,信上大概意思是:四年之后,有我门下两个少年将流落兴州,恳请贵山务必护佑我宗门唯一的血脉。”



    “我不信,师父只是让弟子来南来寻人。怎么,就被说成是流落了呢?是唯一血脉呢?”



    宝玉扯着嗓子、脸蛋涨得通红,大声回道。



    惊的荷塘里的群蛙戛然而止。



    韦小宝听到这些,不由得心中一颤。他回头望了一眼闭目静坐的晴雯,一时难以在心中化解眼前林林总总的盘根错节。



    “小兄弟,我知道你不相信,也不肯接受这个说法。的确,你二人来找人不假。然而,无忧门残遭灭门,也实属眼下劫运的开端……”老人一字一句,说得认真。



    宝玉打断莫先尘的话,说道:



    “我就是不信,除非……亲眼所见。”



    其实在说“亲眼”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他猜想,莫先尘或者浮山那位先师一定知晓他要找的人在哪里。然而,此时的他由于太多让人沮丧的、不确定的消息,反而不大想知道那人是谁、他在哪里啦。



    恨自己愧对无忧门师门,这么多年来,师父只让他做好一件事情照顾好那头青牛。



    宝玉将桃木棍紧紧抱在怀里,小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火苗,两个小脸蛋鼓得更圆了。



    韦小宝和宝玉同样,不清楚莫先尘嘴里所说的什么“劫运”。哪儿来的什么“劫运”?



    眼下,他们却都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假若真是如此,那就要报仇。



    可是,他们现在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掠爱缠情:首席的替罪情人



    韦小宝开头两天老老实实静观荷塘,却始终未得分毫见地。索性,第三日起,他便在荷塘边铺了些稻草,此后日日躺在荷塘边呼呼大睡。



    莫先尘正看着宝玉用蒿子秆儿在泥地上抄他前日所授之课“南山五字揭谛唯无念如一”。



    看着看着,那四个字竟开始拆解,笔画像水中的鱼一样在泥地上漂移游走。



    眨眼功夫,所有笔画化作一头牛。



    “小兄弟,你这为何只有牛,没有牧童啊?”莫先尘故作不知。



    宝玉头也不抬,望着泥地上的牛,说道:“我有名字。”



    莫先尘呵呵一乐,再看时,泥地上竟有笔划化成一个牧童。



    他感叹宝玉进步如此神速的同时,不禁抬头望了一眼荷塘边,韦小宝仍在呼呼大睡,莫先尘长叹道:



    “真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竟会选中他?!”



    宝玉也跟着莫先尘望了一眼荷塘边。



    莫先尘本以为宝玉会赞同自己的看法,不想宝玉一句话也没说,看他那表情,并不像赞同自己的看法。



    只有宝玉知道:韦小宝这些天来日日躺在那儿睡觉,并不代表着他什么事情都没干。



    其实,第二天里,韦小宝便明白了老夫子托梦让他静观池塘的本意。



    韦小宝一点也不担心老夫子会知晓他不能修行的事实。



    于是,他第二天夜里来到荷塘边寻星,怎奈,即使是在夜里,也未见半点星辰的影子。



    当晚,山上的老夫子发现了韦小宝的这一举动,心说:“你虽没有半点修行的慧命,却比我聪明,也算得上是个坦荡之人。”



    遥想当年,老夫子被师叔祖选中,上山前第一考也是“白日荷塘寻星辰”。



    当年,老夫子第五日才明白观荷塘是观星影,然后,他死撑到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七日,方才在荷塘中看到那星辰的倒影。



    即便是废柴一块,老夫子也不后悔自己于千万人中挑选的这最后一位弟子。



    ……



    韦小宝听到了莫先尘的话,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睡到第七天的决定。



    直到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韦小宝方才爬了起来。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怎么不睡了?”莫先尘不解地问道。



    宝玉般不知为何也四处张望。



    果然,稻田的另一头,北堂羿骑着青牛,和晴雯说着话,朝这边而来。



    韦小宝起身来到田埂上。



    “你这些天去哪了?”



    韦小宝这些日子的话比宝玉的还要少,可见了北堂羿,却毫不认生。



    “我也喜欢睡觉。”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是啊,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北堂羿就让莫先尘给他请早课的假。



    晴雯笑道:“你们俩算找到了各自的知己。”



    “恩师命我带你们黄昏前务必赶到北崖听松堂,你们三个快准备一下吧!”



    “这怎么可能?!这才第五日。况且,他根本没有能力去面山。”莫先尘指着韦小宝,说道。



    韦小宝面无表情地望着村子后山,完全不在意莫先尘的话。



    “没什么可准备的,我们这就走。”晴雯自是想尽快上山。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可以有资格入浮山,哪里想到老天会对他如此厚待。



    “老东西,这是宗师的决定。他能不能面山,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你自领陵村宗师兄前往野三坡,宗师此时恐怕已经到了。”



    北堂羿向莫先尘交代完,转而,又对韦小宝说道:



    “你无需担心,恩师说了,你可以随我一同骑牛面山。”



    所谓面山,是浮山挑选新弟子的一道关口。



    被选中的少年,在陵村修习七日,然后去过第一考。



    通过者便可面山。



    七日的考核韦小宝和宝玉自然不在话下,可面对光溜溜的野三坡,二人心中多少仍有些忌惮。



    野三坡,一面完全垂直于地面的陡崖……登入浮山唯一的途径。



    </br>



    </br>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