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第一侯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127章 三老爷重任可担

更新时间:2019-01-07
    李奉耀站在案前端详,笔墨纸砚都不陌生,摞起来的文书他也经常看,不过这个位置嘛.....

    “让我来暂管?”他看厅内。

    道衙诸官神情复杂,李三老爷不是李家的下人,但也不是官身啊。

    “三老爷,当然您来代管。”李敏将一枚印信捧着,“这是大都督给您的印信,您在就如同大都督在。”

    按照李明楼当初的吩咐,要给足李三老爷面子,于是李明玉便将自己的印信给了李三老爷,李明玉自己则只留节度使印信。

    李明玉一个顽童是因为有节度使印信,自己的印信才可用,所以剑南道还是握在李明玉手中。

    原本只是哄着李三老爷玩的东西,当李明玉不在,严茂亡故的时刻,便成了最大的权杖。

    世间的事真是难以预料。

    “您是大都督的长辈,大都督出门家里自然要交给您。”李敏拉住李奉耀的衣袖,眼泪滚滚而下,“三老爷,严将军不在了,大都督皇命在身,剑南道只有您了,大都督只有您了,您受苦受累了。”

    李奉耀眼泪也差点涌出来,他可怜的大侄子,他不管谁管!

    “诸位安心,这里有我。”他坐下来,提起笔翻开一本文书,“有事我来处置。”

    说完这句话看文书又面露难色,这是什么事?这个人是谁?说的是什么?

    李敏手指伸过来指点一行字,附耳低声:“这请示的是西路的器械,当初上报的多少,如今已经拨付了多少,又损毁了多少,请示拨付余下的,这是属于司仓的事,你在这里批复可,让司仓依数额发放。”

    原来如此,李奉耀提笔依言写了,李敏捧上一旁的官印,李奉耀扣上,李敏又递来李明玉的印信给此李奉耀的批阅加上一层重量。

    “韩大人。”李敏托着这本文书走到一位官员面前,恭敬递过去,“你看可否?”

    这位韩官员迟疑一下伸手接过,这件事有定额有定律,需要的只是批复官印,这本文书上有官印还有李明玉的印,他应声是:“可以了。”

    这简单啊,李奉耀腰杆挺直又翻开一本文书,面色再次茫然,李敏附身看来低声指点,李奉耀提笔批复,官印印信扣上,如此循环片刻间将堆积的文书批复了一多半。

    李奉耀揉了揉手腕,做出疲惫的样子:“这种事还真是辛苦啊。”

    李敏眼里满是心疼:“三老爷受累了,这些也不一定都要立刻批复完,大人们可以稍微等一下吧?”

    后一句话是对官员们说的。一剑吞天

    官员们对视一眼,民事军务天天都有,当然并不是事事立刻都要解决,看着台上坐着的李奉耀,面前摆放的两枚印信,官司军务诸事流转就算没有批复他们也知道怎么处置,需要的不过是官厅里坐着一个合情合理的人。

    诸官附身应声是。

    李敏站直了身子,李三老爷虽然没有官身,但他是李明玉的长辈,又有印信,暂时代管也不是不能,更何况剑南道李奉安十年经营,官都是大都督任命的,官手下的胥吏都是大都督的随从,剑南道可以说已经姓李了。

    李奉安生前的这些作为,让任何一个来剑南道的新节度使,短时间内不会换了剑南道的天地,也能有足够的时间保障李明楼姐弟的安全身家。

    诸官俯身,李敏站直了身子,便看到了站在厅门口的项云。

    项云原本已经好了的胳膊裹着伤布,身边跟着三个官员。

    “项大人。”李敏大喊,疾步冲下来扑过去,声音哽咽,“你来了,你的伤还没好。”

    项云扶住他:“我没事,还好。”

    李敏抬手擦泪:“那太好了。”抓住项云的胳膊拉着他向前扯,“你快来帮三老爷。”又欢喜喊三老爷,“三老爷,有项大人相助万事无忧。”

    李奉耀也已经站起来,抓住项云的胳膊:“项大人你来了真好。”

    项云神情痛苦,原来李奉耀抓住了他受伤的胳膊,这只胳膊是上次救李明玉伤了的,这次严茂遇袭中又再次受伤,大夫们说这只胳膊算是废了,以后不能握刀枪,除了那个季良嚷着还可以治治,东山先生一眼看穿他,问是不是想要借此机会卸下这只胳膊,季良才不情不愿的放弃了。

    李奉耀松开手神情不安;“项大人,你伤还没好,你好好养伤。”

    项云摇头安抚:“无妨,伤是小事,只要人在。”

    说出这句话神情黯然,严茂不在了。

    大家的神情都悲伤。

    李奉耀轻轻握住项云没受伤的手:“现在只有项大人了,剑南道就靠你了。”

    项云道:“分内之事。”

    陇右节度使跟剑南道当然没有分内之责,李敏按住他们两个人的手:“请项大人协助三老爷啊。”

    李奉耀被这一按沉甸甸,心也沉甸甸,大家都要协助三老爷啊,就像大老爷那时候那般。

    大老爷和三老爷除了身份又有多大的差别呢?

    李奉耀挺直了脊背,神情诚恳郑重:“请项大人助我。”不负卿情

    项云垂目应声是。

    协助是以他人为主,自己协从,这跟掌控是不同的,掌控的话就是剑南道的人都要听从他,他为主。

    看着项云应声是,李敏沉重的肩头松下来,如果是他选的话,他当然会选项云来代管剑南道,这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做出的选择,选李三老爷才是疯了,但是,既然是大小姐要发疯,他当然跟着发疯。

    大小姐不允许项云参与剑南道的事务,还把项云赶去南夷,虽然严茂死了,剑南道形势紧急,但大小姐没有明确表示之前,他一定不让项云接管剑南道。

    厅内三人三手相握,官员们神情缓和很多,但跟着项云来的两个官员对视一眼,便有一个站出来:“三老爷,其他的日常文书都好说,只是现在年初,剑南道需要做出去年的军务,包括军队,堡垒,器械,补给等等诸多支配数额,以及今年各项支出预计,还有民务的粮税杂役仓司详细数额,这关系到整个剑南道的运转。”

    李奉耀听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头大,其他的文书也不好说好吗,听完这一堆听不懂的还跟计数有关的要求,已经懵了,开什么玩笑!当节度使还需要做这种事吗?

    当节度使当然需要做这种事,当节度使要做的事很多,就算很多事不用亲自来做,但别人做的任何事你都要知道,甚至精通。

    李奉安就是事事精通,所以能将剑南道稳稳的握在手中,但世上只有一个李奉安,李敏不是李奉安。

    李敏肩头变的僵硬,脸上浮现一层潮红,让他的相貌显得更加年轻好看,如果是以前,再难的事他也有千万种办法推脱化解,但这件事不能,这是实打实不能半点敷衍推脱的,他甚至连句玩笑话都不能说。

    李奉耀等不到身后李敏的声音,神情变的更加茫然,握紧了项云的手,李敏不会吗?不过没关系啊,项云也是节度使啊。

    李敏看到李奉耀缓缓张开的口,知道他要说什么,这件事交给项云就没有问题,如果这件事交给项云,那么接下来一年的剑南道都要握在项云手里......

    李敏垂在身侧的手变成拳头,眼下他不能开口,也不能让李三老爷开口,那就只能打晕李三老爷让他闭嘴了,虽然这并不能解决事情。

    “你想要哪一司的数额?”有声音问。

    这声音苍老,又带着油腻的欢喜,像是许久不开张的店家终于见到了一个客人。

    李敏像是要渴死的迷路的人终于见到了一个行人,这行人还带着一大桶清凉的甘泉,他一头就扎了进去:“林芢,你怎么出来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门口,有一个瘦小的老头正慢吞吞的迈过门槛,手里抓着的不是木桶,而是一只箩筐,萝筐里有一堆文册晃晃悠悠。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