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历史军事 > 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犬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十七章 继续之巅:昂首的战车

更新时间:2019-02-11
“艾丽娜,机枪子弹可以制造烟幕的吗?”惠里莎见到对面好似机枪着弹点升起的烟雾后问,因为装填手应该是最注意弹药种类的。

  “……不行,”回答的却是露头在外面的妮娜,“这里的土质和那边的‘沼泽’完全不同,子弹打上去就能激起大量烟尘呢。”

  那么干脆这么耗着,等她们打光子弹……看来没这余裕——

  位于较高处的火力点的子弹扫了过来,在IS-2M的炮塔上溅起一阵火花!

  “轰!”紧接着就是一颗76.2mm炮弹带着光射了过来!

  “轰!”爆炸的烟雾将IS-2M熏出了黑印。

  “她们想要先破坏炮管?”惠里莎似乎注意到了对手目的。

  妮娜:“Стрелять(射击)!”

  考虑到没有附加装甲的T-28,装甲并不厚实,艾丽娜早已装填好了榴弹,惠里莎对准那几个火力点的中间——一定是战车的位置,扣下了击发器。

  那火力点一瞬间全部哑火,炮弹冲进了粉尘之中——

  “轰!”猛烈的爆炸将粉尘大量冲散,然后,露出了T-28的真容。

  对,没有击中,可是这长度甚至高于斯大林坦克车体的钝重战车是怎么躲开的呢?

  现在看见了,T-28竟然竖起来了!

  T-28以尾部为支撑,竖了起来,驱动轮着地,只有两个轮驱使着战车行动,然后一边正转一边倒转地旋转,十分灵活地躲开了炮击。

  之前惠里莎目击的“跳起”动作也是这个,只不过当时T-28有掩体,遮住了后半部分,只见前半部分,看起来真的和战车“跳起”一样。

  不知是不是惯性缘故,T-28又原地用驱动轮“站着”转了一圈,才“趴倒”下来,实际上是恢复原状。

  “那履带也涂了碳素涂层吗?受得了?”惠里莎不由嘀咕了一句。

  ……………………………………………………

  继续高中方面——

  “到底还是被发现了啊,不过,这代代相传的技术,可不是你们看见了就能破解的呢。有强力战车就是强什么的——”莉莉说着,转而下令,“Tulta(开火)!”重生都市剑魔

  “轰!”T-28还击了,76.2mm榴弹再次射向那朝着自己的122mm巨大炮管。

  不过IS-2M只是偏移了一个小角度就让榴弹毫无意义地在主装甲爆炸了。

  “副队长,可是我们火力和装甲不足倒是事实呢。”炮手说。

  要是刚才使用的是和斯大林坦克一样的火炮,那么这一炮就有效了,不,那样的话,使用穿甲弹还可以直接击毁对方。

  “我知道,可继续的操作技术就是手和心,即使是下等马也不输给她们,继续释放烟幕!斯大林坦克的弹药耗不过我们的!这就是苏系强力战车的弱点!”

  T-28的车体比IS-2还要大,弹药却小得多,因此备弹颇为丰裕。

  “是这样的消耗战的吗?”

  莉莉:“不是!”

  “突突突突突…………”两座机枪塔和主炮塔的机枪再次吐出火舌,朝不同方向挥洒弹幕,激起周围的粉尘。

  “不对!这次改用烟雾弹!”

  ……………………………………………………

  真理学园方面——

  “妮娜,榴弹只剩下八枚了哟。要继续驱散吗?”艾丽娜向妮娜汇报。

  这个数字看起来不少,可面对狡猾的对手或许不够用。

  “开进去。近距离作战。”妮娜下令。

  就算有粉尘,极近距离也可以看得见,T-28几乎打不穿IS-2M四面,只要注意不要露出弱点即可,而对手要瞄准那投影并不大的弱点也需要停车瞄准一些时间吧,足够应对了。

  同时,在极近距离下,对手也无法攻击履带,只能打有着不错弧度的炮塔。

  叶柳莎挂上中间的挡,让战车缓缓向前开,同时妮娜也目眦尽裂地向周围张望,希望能先一步发现T-28。

  机枪声已经停止了,不会是已经溜了去夹击IS-3了吧?

  开了一会儿,没有动静。

  又一会儿,还是没动静。

  妮娜正打算联络诺娜——

  突然,战车变得前倾了!暴龙撞上小甜妻

  叶柳莎猛地踩下刹车,战车的进一步前倾停止了。

  “妮娜队长,这里好像是悬崖耶。下面松动了,再动一下很危险。”叶柳莎说。

  “什么?!”

  这次还真不是主办方地形勘测失误的错,这里的地面也是继续高中事先炸过一轮的。

  这悬崖下的陡坡倾斜度,大概不会让战车翻滚吧,可是下去大概也上不来了,尤其问题是——炮管会插地上。

  “惠里莎把炮管转到后面!将重心后移并警戒敌车!随时准备射击,榴弹填装!”妮娜连续下了好几个命令。

  她知道,中计了,对手实际是想把自己的战车甩到下面。

  惠里莎听见了敌车的引擎声,开始放大,向着那边旋转炮塔!

  “轰!”一枚76.2mm炮弹射来,被倾斜的炮塔弹开,也让IS-2M又摇了一下!可是还没滑下去。

  惠里莎瞄准了那边,T-28直冲而来的影子已经显现了,开炮!

  122mmD-25T炮发出怒吼的时刻,那辆T-28再一次竖了起来,一转,几乎错开了惠里莎的射击。

  之所以是“几乎”,是因为那一发炮弹,惠里莎将对手的这一行动也算计在提前量中了。

  “轰!”榴弹在T-28的裙板上爆炸了!崩坏的履带和好几个负重轮从火光飞了出来。

  可惜,没能击毁,尽管裙板和悬挂处的装甲厚度加起来也应当经不起122mm榴弹的攻击,然而裙板和真正的侧装甲中间有着距离,如果使用的不是穿甲弹,而是榴弹和破甲弹,那么这段空气对炮弹威力的衰减是极大的,判定装置会把这个加入判定。不过——

  “成功了!”妮娜高兴地握紧拳头,这样T-28就车体趴窝了。

  就算T-28接下来还有机会对自己开炮,可是从刚才挨了一炮后的结果看,T-28再开两三炮也不可能把IS-2M打下去。

  然而,妮娜随即又被吓到了,连忙缩回车内。

  “喂喂喂,她们疯了,你们不是克里斯蒂悬挂啊,等等,等等…………”首当其中发出声音的是在瞄准镜中看见T-28底盘不断放大的惠里莎,当即打开炮塔的电机转动炮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