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浪漫言情 > 我的邻居是女妖(国产英雄)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千八百十四章 苦战阿克曼

更新时间:2019-06-09
……

  兴许真如王焱所料,一段激烈的交战之后,不断翻腾的黑暗天幕中,突然闪出一道寒光。

  只听,“哗”的一声裂响。

  包括王焱在内,所有人都在这刹那,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眼前这道飞闪而出的寒光,就犹如有人抽出一柄锋利的长刀,突然从黑暗天幕中横斩而过。

  整个黑暗天幕几乎在这顷刻之间,被一斩两断!

  “唔,啊!”

  忽然,一声娇吟在黑暗中传递而出,紧接着一个窈窕倩影,就犹如一个断线的风筝,一下子飞出了黑幕,重重的撞在了远处神殿的墙壁之中。

  正是刚刚对吞星使徒阿克曼,发起强攻的乌雅安歌!

  “啊!”

  “不好!”

  光明圣女与黑暗圣女等人,都紧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场大呼不妙。

  王焱也在心中暗暗喊了一声“安歌”,整个人险些没直接冲出去。

  但眼下对决没有结束,任何人不得进入,这是用冥河誓言定下的规定,他王焱也无法违抗,只能生生缩回了刚刚迈开的步子,停在了原地。

  “我,我没事……”

  为了让伙伴放心,撞碎墙壁的乌雅安歌,坚强的站立了起来。

  只是她嘴角溢出的鲜血,以及紧握匕首,却不住颤抖的双臂,已经明显表明,她在刚刚硬生生的挡下了一记致命一击。

  这一击力量巨大,凶险无比,以至于如今已经强达神级的她,都接的十分够呛。

  “呼,哗……”

  气劲涌动,随着乌雅安歌被生生轰出黑暗天幕之外,整个被一斩两段的黑暗天幕,犹如烟雾一般,在顷刻之间崩溃消散。

  黑暗天幕消散殆尽,王焱与周围同伴,连忙转眸看向场中。

  结果这一眼看去,众人瞳孔不由得为之骤然一缩。

  “怎,怎么可能?!”

  王焱与其伙伴当场震惊不止,沿着他们的目光可以看见,那位吞星使徒阿克曼,居然依旧站在原地,半步都未曾移动!

  要知道刚刚乌雅安歌的攻击,简直如同狂风骤雨,在这样的强势攻击下,别说他们,就连王焱本人恐怕都不得不反抗躲避。

  然而,这个阿克曼却偏偏半步都未曾移动,依旧还是那副负手而立的样子,并且还能在顷刻之间,轰飞安歌。

  这种强大无比的力量,以及从容不迫的姿态,已经远远超出王焱等人初期的预料。

  到了这一刻,王焱等人才深刻意识到,这位曾经跟随魔主罗睺叱咤风云的老牌魔神,果然名不虚传!

  “桀桀桀,小丫头有点意思,居然能当下本座的致命一击,确实有点本事。”

  吞星使徒阿克曼扬起嘴角,阴测冷笑,一双看向乌雅安歌的双眸中,充满了玩味的色彩。

  就好似一只将猎物逼近角落的猎物,神色间充满了戏虐与残忍。

  “是那件衣服!”

  “刚刚破掉黑暗天幕的武器,是那件衣服!”

  也直到这时,王焱等人才发现,阿克曼身上那件纹饰着周天星辰,如斗篷一般的灰白袍子,正散发莹莹如星辰一般的光芒。

  那些纹饰的星辰,在此刻就好似活过来一样,在他的衣服上缓缓运行流转,一时间星光耀眼,魔能浩瀚。

  并且这件衣物的末端,此时居然自行延长,高高翘起,衣尾寒芒森森,简直就犹如一柄摧金断玉的环形利刃一般!

  见识到如此光彩夺目的长袍,王焱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这件武装,绝对是一件神器!而且还是远超瘟疫使徒与黑陨使徒的顶级神器!

  “诸位,那袍子就是阿克曼的本命神器,奕星大氅!”

  光明父神眉头紧锁,缓缓开口解答,“这件神器拥有移星换位之力,而且可攻可守,有这件神器保护,外人很难破开它防御,真正伤到阿克曼的本体。”

  听到如此解释,王焱等人都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凉气。

  想当年,强大的黑暗魔神玛门,拼死力战之下,尾针一击弑神魔毒,仅仅只有一丝丝沾到阿克曼的脸上,其余都被这件奕星大氅挡了下来。否则阿克曼早已在当年,就化为一堆枯骨。

  然而,正是因为这件强大的本命神器,阿克曼非但挡下了黑暗魔神玛门的致命一击,最终反而力战反扑,神器尾刃重重轰碎了玛门的胸甲。奇侠仁妃

  这也导致当年一战,两败俱伤,阿克曼含恨溃逃,黑暗魔神玛门不得不率领族人,坠落地狱世界。

  眼下面对实力强劲,神器更是强大无比的阿克曼,乌雅安歌接下来的战斗,绝对会变得艰难无比。

  王焱满心担忧,转眸看了看身后的贝丽卡。

  此时贝丽卡眉头紧锁,口中念念有词,庞大的精神力量,就仿佛永无止境一般,不断注入怀中命运之轮中。

  很显然眼下贝丽卡,正在全力施术,并且已经进入关键阶段。

  见此状况,王焱也不敢出声打扰,只好将焦急的内心按耐下来,一双目光重新投向了战场之中。

  “嘁!”

  乌雅安歌随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不屑哼声道,“老贼,你不过是依仗着神器强大,算什么本事。”

  实际上以乌雅安歌继承的强大神格,以及自身优秀的战斗本能,她的实力并不算差,就算与一位成神已久的魔神战斗,也未必会逊色多少。

  但真正与吞星使徒阿克曼战斗起来之后,她才真正意识到,对方的强大与老辣,尤其是这件本命神器奕星大氅,可攻可守,伸缩自如,实在是让她难以应付。

  “桀桀桀,小丫头,你以为本座比你强的只有一件神器?”

  吞星使徒阿克曼忍俊不禁的嗤笑出声,同时漫不经心的抬起两根手指,“呵呵,本座一生杀过不知道多少青年俊杰,之后本座逐渐发现,这些所谓的青年俊杰,无一例外都有一个讨人厌的坏毛病。”

  “那就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言罢阿克曼并指上挑,随手一划。

  只见,一枚水缸般巨大的岩柱碎片,立即漂浮而起,下一瞬就如同一枚喷射而出的炮弹,径直向乌雅安歌凶狠射去。

  “好强的力道!”乌雅安歌瞳孔骤然一缩,暗道这块巨石碎片,激射过来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那种沉重的力道,连她都有些措手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乌雅安歌不敢硬接,连忙双足发力,向身侧飞扑躲避。

  “呼!”

  剧烈的风声,立即从她耳畔飞驰而过。

  几乎就在她扑倒在地的同时,一声震颤巨响,伴随着崩碎四溅的岩块,开始在她脑后轰鸣飞起。

  “砰!”

  “哗啦啦!”

  飞溅的碎石如雨点般,四散落下,乌雅安歌喘了口粗气,转眸向身后看去,心头不由得一紧。

  原本神殿坚固厚重的巨大残壁,居然在刚刚一击之下,完全爆碎!

  这哪里是一块碎岩,所能具有的威力?这分明就是一颗从天外坠落的陨石,才能拥有的巨大破坏力!

  “呵呵,无知小辈,你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本座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有什么本事,能与本座争斗。”

  吞星使徒阿克曼依旧立在原地,半步没动,但随着他指尖上挑,一块又一块散落在地的碎石残片,开始纷纷上浮飞起。

  就连乌雅安歌本人,都在一股无形之力的托举下,缓缓飘到了半空。

  “这,这不是念力,这是……引力!”

  乌雅安歌美眸圆睁,立即意识到,吞星使徒阿克曼操控的不是什么神念之力,而是这颗星球的引力!

  “无力反抗了吗?桀桀,那就去死吧!”

  吞星使徒阿克曼双眸寒芒一闪,并指猛力一划,无数飞浮而起的碎石残片,顿时如同激射而出的火箭炮弹,朝着乌雅安歌倾泻轰去。

  霎时间,乌雅安歌便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

  与此同时,神殿另一端。

  王焱与其同伴们,一个个看得神色凝重,心头发紧。

  “那个吞星使徒阿克曼,真是强的可怕!”

  苦修士妮妮在众人身旁,看得喃喃咋舌,吐槽不止,“那个老家伙,近身有奕星大氅可攻可守,远处还有无数碎岩残片可供驱使,简直就如同一个可近可远的固定炮台,让人根本无法接近!”

  “就是就是,这种老家伙,怎么打?”小天使贝贝,此时也在众人身后,叫骂不止。血脉皇族

  现在他们光看着就觉得头皮发麻,根本无从下手,更不要提正在战斗中的乌雅安歌了。

  “阿克曼驱使的神秘力量,似乎不是单纯的神念。”看出精髓的王焱,眉头微皱,内心充满了担忧。

  很明显,神念初级时又会被称之为念力,那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延伸,不仅可以用做感知侦测,当这股力量凝聚到一定程度之时,也可以凭空移物。

  王焱当年初入国非局,还和国非局老人尸道人,专门修习过这种力量。

  但眼前这种情况,那成百上千的碎岩残片,以及势大力沉的巨大力量,普通神念根本无法做到,反倒像是某种强大的法则之力!

  “是引力。”

  这时,经验丰富的光明父神再次缓缓开口,“阿克曼的灭世魔功最强大之处,便是领悟了宇宙中星辰之间的引力奥妙,再借以化为自身的力量之源。这种利用星辰力量的作战方式,十分强大,安歌小姐恐怕要陷入一番苦战了。”

  听到光明父神这一番话,周围几名同伴,心情不由得又一次沉重了几分。

  就连王焱手心都捏了一把汗,几次三番都想冲出援助,可因为决斗规则,最终都忍耐了下来。

  ……

  “桀桀,看样子阿克曼老兄,此战必胜无疑!”

  神殿相对的另一边,深渊之主卡奥斯看着场中激烈的战斗,嘴角咧起,嗤笑连连。

  眼下吞星使徒阿克曼,连脚步都未曾移动,就已经占尽了主动,接下来的战事结果,还用多说?

  “哼!总算扳回了一点颜面,这些混账人类都得死!”一直没出声的瘟疫使徒赛拉米斯,冷峻的脸色,在此时总算有了几分缓和。

  “是是,爱妻说的对,这些敢惹恼爱妻的人类,统统得死!”

  黑陨使徒钢特,见瘟疫使徒脸色总算有了几分好转,连忙上前讨好巴结,“虽说阿克曼老兄平日里有点狡猾,但一身实力却强悍的很,这一场决斗,阿克曼老兄必胜无疑!”

  这个吞星使徒阿克曼,阴险狡猾,又生性贪婪,总是占尽便宜与功劳,黑陨使徒夫妇平日里与他的关系,也不算特别融洽。

  但不得不说,阿克曼的整体势力,比起他们中任何一方都要庞大。加上他老谋深算,倾尽资源打造了他的本命神器,这使得他在魔功与神器的配合下,个体战力变得异常难缠。

  现在有他阿克曼亲自出手,这一场对决,结局已经再明了不过。

  ……

  战事焦灼万分,双方的注意力,统统集中在战场中央。

  此时乌雅安歌不断遭到阿克曼的密集打击,形势开始变得越发危机起来。

  “嗖!”

  “轰轰轰!”

  四周的残垣断壁实在是太多了,随着吞星使徒阿克曼的驱使,任何东西都能成为轰向乌雅安歌的武器。

  就连乌雅安歌本身,都会受到阿克曼操控的引力干扰,令她行动变得迟钝缓慢。

  无奈之下,她只能不断催动这体内魔能,保持高速移动,否则必定会遭到阿克曼操控的“炮弹”轰击淹没。

  加上阿克曼又有神器护身,乌雅安歌偶尔有机会近身抢攻,或者发出几道刃斩,都会被那件神器轻易阻挡。

  一时间,乌雅安歌对这个进可攻,退可守的阿克曼,恼怒不止,却又无可奈何。

  几番交战下来,她自身力量消耗的越来越大,形势也越发岌岌可危。

  “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

  乌雅安歌贝齿紧咬,目色凝重,心知不能再如此僵持下去之后,她双足一蹬,就犹如一颗拖着黑色长尾的彗星,一下冲上了高空。

  “呵呵,本座看你能往哪里逃!”

  吞星使徒阿克曼讥讽嘲笑,整个人也飞身而起,紧随其后。

  两人一追一逃,一路极速向上,一直到冲破了光明神国的大气层,达到近地轨道,双方才停止了下来。

  乌雅安歌静静悬浮在太空之中,虽然没有说话,一双目光却紧紧锁定了阿克曼,似乎正在酝酿着新一轮的攻势。

  “无知小辈,你以为逃到虚空之中,本座就拿你没办法了?”

  吞星使徒阿克曼同样浮空而立,不过随着他双臂张开,一股强大无比的引力波动,立即在他四周扩散了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