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浪漫言情 > 我的邻居是女妖(国产英雄)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六十三章 家有温馨

更新时间:10-17
……

  老爹一愣,抬起头来表情很吃惊,嘴唇颤抖着不知说什么话好。

  “什么?”老妈系着围裙,拎着把剪刀从厨房冲了出来,惊喜莫名地看着王焱,“儿,儿子。”

  “呵呵,爸,妈。”王焱苦笑着抬了抬手,“你们家帅哥儿子回来了,也不用惊讶成这样吧?先让我进去放放东西啊。”

  “咦?你怎么一下子长高了?变白变帅了?”不愧是老妈,即便是儿子变化再大,也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妈,您真是我亲妈,一眼就认出儿子来了。怎么样,大半年没见,儿子变化大不大?”王焱嬉皮笑脸着。

  “废话,你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化成灰都认得。”老妈一脸的自得。

  呃,这话说的……

  王焱脸一囧着说:“妈,你拿着剪刀堵门口,是不欢迎儿子回家吗?”

  “少得瑟,回自己家还要你妈请啊?赶紧的进来。”老妈剪刀一扬,“老王,你别傻杵着啊,赶紧帮你儿子拎东西。你说你这孩子,回来就回来呗,还拎那么多东西!皮夹子里的钱骚得慌啊?”

  不愧是老妈,说起话来依旧跟机关枪似的,火力凶猛,父子俩全捎进去了。

  老爹赶紧把东西接过去,王焱正准备进去时,听得老妈又是一声大吼,换拖鞋!你老娘上午刚拖的地。

  王焱老老实实地换了拖鞋,和老爹一起把东西放客厅里。

  接着一家三口就围着沙茶几坐了下来,老妈更是直接端了个小板凳坐着茶几边上,翻看着儿子带回来的礼物,边看边眉头直竖:“王焱,你吃饱了撑得慌啊。买这么多高档的营养品,得花多少钱?”

  的确也是,王焱这次买礼物花了好几万,都是正儿八经的虫草燕窝之类高档货。

  “妈,这也没多少钱。儿子现在进了好单位,福利待遇好了,还不兴做儿子的孝敬一下你们啊?”王焱嬉皮笑脸着说,“对了,妈。这是小雪。小雪来和母后打个招呼。”

  “吱吱喳喳~”小雪跳到了茶几上,对着老妈招了招爪子打招呼。

  “哟,儿子你这小宠物挺可爱,很有灵性嘛。”老妈一下子被吸引力注意力,欢喜地把小雪抱过去抚摸了几下。

  小雪干得不错,成功吸引了火力。

  “爸,这几条烟,两瓶酒和几罐子龙井茶,是我们单位领导冯局长让我捎给你的。”王焱笑着把烟茶拿给了老爸。

  “呵呵。”老爸涨红着脸直搓手,打开了一罐子龙井茶嗅了嗅,神情满足而兴奋。他平常最爱喝茶,不过家里条件一般,喝得都是些普通茶叶。偶尔得一些好茶,也藏着掖着舍不得喝,来客人了才肯拿出来。

  “冯局长?是不是上次打电话来,把你猛夸了一通的领导啊?”老妈双眼放光地说。

  “嗯,正是他老人家。”王焱又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说,“妈,这是我们赵主任知道我要回来,让我给您捎的一套护肤保养品。”

  老妈又惊又喜地说:“这是进口的吧?这包装,真是太漂亮了。”平常她太过操劳,保养什么的几乎都忽略了,只是用些便宜实惠的护肤品擦擦脸。

  “妈,你先用着,要效果好的话,赵主任说直接给您再邮过来。”王焱笑着说。

  “这……”老妈脸色犹豫不定地说,“儿子啊,不都是应该咱们给领导送礼么?怎么你这单位,领导都给咱送礼啊?这样会不会不好?”

  “妈,你就放心吧。”王焱一脸正经地说,“因为你儿子表现好,领导们都很喜欢我。对了,我给你们看看我的工作证件。”

  王焱拿出了一本做工精致的证件给父母看,上面写着的职务是,国务院华东区巡视组专员。上面有王焱的照片,还敲着钢印,各种大红印。

  这份证件当然是真的,是王焱对外公布的身份。而且他还真有巡视组专员的职权,如果他愿意干的话……

  另外一本国非局的证件,就不方便拿出来了,怕把父母吓到。

  看到父母脸上的喜悦激动,压抑不住的骄傲之色,王焱觉得一切辛苦都挺值的。

  “儿子,你一定要好好干。”老妈的眼神中,似乎有些泪花闪烁。儿子现在这么有出息,让她即开心,又觉得这些年的辛苦都值了。

  “嗯,好好干。”老爹也拍了拍王焱肩膀,鼓励了一句。

  “你们爷俩先唠会儿,我去菜市场买点材料,妈给你包最喜欢吃的虾仁馄饨。”老妈别过身子,偷偷擦了擦眼泪。

  “妈,咱别忙乎了。”王焱急忙说,“我们出去吃点就行了。”

  “那怎么行,你难得回家一次,肯定先要在家里吃的。”老妈说完,就拎了个买菜布袋就风风火火出了门。

  好吧,王焱对老妈没办法,只好随她去尽情挥洒母爱了。

  泡了一壶茶。

  爷俩在阳台上支了个棋盘,边喝茶边下棋。

  老爹话不多,但是王焱却知道,父亲已经为了这个家付出了一个男人的全部。

  几次全面进化后,王焱在记忆力,逻辑分析能力等等智力因素方面,同样有了很大进步,棋力自然也有了巨大的提升。

  但是和老爹下棋时,王焱绞尽脑汁地下了几盘输得很漂亮的棋局,哄得老爹很开心。

  出去大半小时的老妈总算回来了,一回来就嚷嚷:“老王,老王你给我过来剥虾仁。儿子,你麻溜去洗个澡,换一身精神点的衣服,一会儿等着吃馄饨就行。”

  老爹抛下棋局,屁颠屁颠就跑去剥虾了。

  王焱却纳闷了,家里什么时候多了吃饭还要洗澡换衣服的规矩?不过母后的话,还是要老老实实听的。

  跑去车里拎上一包换洗衣服,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色T恤衫,咖啡色的短裤,一双白色球鞋。

  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体面,干净而阳光清澈。

  本想去厨房帮忙,却被老妈赶去客厅吃西瓜看电视。只是电视台播放的,都是各种家长里短的言情剧,要么就是各种真人秀节目,王焱看着有些百般无聊,跑阳台上抽烟去了。

  他听觉很灵,厨房里老妈咄咄咄的剁肉声音,不绝于耳。同时传来老妈的絮叨声:“老王啊,听说老周家儿子出国留学了?”

  “嗯。”老爹在一旁剥虾。

  “哼,单位年年亏损,他这个当总调度的竟然有那么多钱送孩子出国念书?”老妈声音不服气地说,“就那孩子的吊儿郎当样,出国念书也念不出出息来。”

  “你,你少说两句。”老爹低声劝说,“传老周家耳朵里不好看。”

  “怎么?就许厂里那些领导们往家里死命搂钱,还不兴我唠叨几句?”老妈剁肉馅声音更大了几分,埋汰说,“这还不都是怨你?当年你和隔壁家老李争车间主任时,我说了要去厂长家送些礼走动走动,可你倒好,愣是犟着劲给老娘我压了下来。”

  “这不,人家老李现在达了。儿子的婚房买在了湿地生态保护区边上,还是一套三房两厅的豪宅公寓。”

  “你没见隔壁家老李媳妇见我,总是吹嘘她那未来的儿媳妇。什么事业单位的编制啊,人长得漂亮啊,家里房子么两三套,女方陪嫁直接就是一辆三系宝马。我呸,我早听说了,老李家出了八十八万彩礼,都够买两辆半三系宝马了,那钱都是打哪来的?”

  老爹低着头,脸色有些涨红,任由老妈不停絮叨,只是闷声不吭地点了支烟剥虾。

  “抽抽抽,你就会抽。”老妈越说越生气,咣得一声,菜刀直接剁在了墩头板上,一阵轻颤。

  老爹一颤,急忙把烟掐了。

  老妈气没消,回头拧了老爹一把,“都怨你,害苦了咱们儿子。”

  阳台上的王焱,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回去拯救老爹于水火之中时。老妈突然又说:“这次我不管,老叶家媳妇给咱儿子张罗的那个对象要成了。你就和我一起拎着那些燕窝虫草,到郭厂长家去一趟,给咱们两个的工龄买断提提价,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儿子没钱买婚房而黄了媳妇。”

  什么!?

  王焱嘴里叼着的烟,都掉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