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浪漫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2048章 你过来一趟

更新时间:2019-06-12
康琴心尴尬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过了会,沈君兰再问:“你的伤真无大碍了吗,还用不用去医院检查检查?”

  他表情内疚,“真是惭愧,我身为沈家的少东家,至今都给不了你一个解释。”

  “你们沈家港口众多,伙计更多,你就算是沈家的少爷,也掌控不了他们的心思,查不出来就算了,不用太在意的。”

  康琴心强调自己没有怪他。

  “你不怪我,二少可是余怒未消呢。”

  他放下刀叉,面色认真的道:“你和二少相熟,凌晨的事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

  我二叔打电话严厉批评了我一顿,说我肯定是外面闯祸得罪了人,我真是冤枉。”

  康琴心不太想谈自己和司雀舫的关系,便转开话题问:“总听你提起你二叔,你们感情很好吧?”

  “是啊,我二叔没有孩子,把我当亲生儿子般疼,以前公司里若遇上什么麻烦都是他替我解决的。

  但我爸看不过去二叔这么宠我,就找他谈话,结果现在就不照顾我了。”

  康琴心上次还好奇,他身为沈家少东家为何都不敢开枪,原来是沈二老爷宠出来的。

  还真是个涉世未深的贵公子,也难得他后来能想到安排人暗中保护自己了。

  两人说着话,楼梯处传来下楼的声音。

  康画柔将行李放在客厅,见家里这么早就有客很是意外,招呼道:“沈公子。”

  沈君兰站起身回礼,声音微微紧张:“康大小姐好,这么早真是冒昧打扰了。”

  “没事,琴心的朋友就是康家的朋友,沈公子不用见外。”

  康画柔简单用了早餐就准备出门。

  康琴心不解的问:“阿姐你这么早就要走?”

  “我还要去比仑里接阿瑶,早些出发为好。”

  康琴心站起身,“那我送你。”

  “你的伤还没痊愈,就不用送了。”

  康画柔关照她多注意身子。

  康琴心面有犹豫,“最近外面乱,阿姐你要小心些。”

  康画柔态度坚持,“大白天难道还能有什么危险不成?

  你不要大惊小怪的。”
夫君长成之娘子最大
  旁边沈君兰即道:“最近社会上的恐怖事件确实挺多,二小姐担心也是有道理的。

  不过她受伤不方便出门,我正要去那边办点事,不然就让我送大小姐吧?”

  康琴心没有拒绝,康画柔为了让她安心便同意了。

  沈君兰和康画柔离开后,辛筠才来餐厅。

  康琴心见她气色不好,随口便问:“是不是在这里睡得不习惯?”

  “倒不是这个原因,就是担心阿秀的病。”

  辛筠走过去,慢声又说:“其实我早就醒了,见你们有客人就没出来。”

  她话落还看了眼窗外的身影。

  这么聊天就没意思了,康琴心不太喜欢她提起姚秀,收起报纸上楼,走了两步又转身道:“辛小姐你准备下,我待会要去医院做个复查。”

  辛筠微讶,然后应是。

  康琴心上楼给司雀舫打电话,那边心情不错,精神奕奕的反问:“康小姐昨晚电话,今早又来电话,似乎是频繁了些。”

  “二少,我想麻烦你和令姐打声招呼,复查的时候把辛筠留在医院里,我情况很好,不需要陪护。”

  康琴心开门见山。

  司雀舫有些惊讶,但既被道穿也不会否认,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安排的?”

  “我就只是枪伤,做了手术在医院那么多天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委实没必要安排人随我回家。

  我的伤势复原情况,司医生肯定清楚,自然没必要安排辛筠跟我回来,想来只能是你让她这么做了。

  二少,就算是演戏,我们也适可而止,可以吗?”

  康琴心语气严肃。

  司雀舫听出了她的不悦,爽快道:“好,我会给我姐说的。”

  “谢谢。”

  她说完准备挂断。

  司雀舫忽然道:“你既然能出门了,那过来一趟吧。”

  “何事?”

  司雀舫有些不瞒她这生硬冷淡的语气,也很简洁的道:“严索明抓住了,你来把陈莉莉带走。”

  康琴心恍然,“所以昨晚你们去边港口,是去抓严索明的?”

  司雀舫不答反问:“边港口的事情你从哪听说的?”巨门卷

  康琴心如实应答,心情顿时顺畅了许多。

  严索明能被抓住简直是件好事,这下康家终于能从吗啡事件中脱身了。

  司雀舫听说是沈君兰清早过去讲的,叮嘱道:“严索明被抓是秘事,希望康小姐不要在外宣传。”

  而后就把电话挂了。

  康琴心觉得莫名其妙,这事用得着保密?

  沈家港口那么多人,瞒得住吗?

  她又下楼去找康英茂说这件事。

  康英茂本准备去上班,听说这事也松了口气,“找到就好,如此我就能和夫人交代了。”

  他笑着再道:“二小姐不妨将地址给我,我过去接她回公寓。”

  “他让我过去接,还是我亲自跑一趟,英茂哥,你去银行吧。”

  康琴心可不敢得罪司雀舫,上楼换了衣裳出门。

  辛筠见了她问:“康小姐,这么早就去医院?

  我还没准备呢,你今日的体温也还没有测量。”

  “我有事要出门,你先去医院等我就好,体温到那边再测吧。”

  辛筠跟她出了大门,不放心的征询:“但您的伤情还没全好,不如让我随行照顾?”

  “我去司二少那边,你跟着不方便。”

  康琴心说完,也不顾她的眼神探究,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她不太喜欢这个辛筠了,心里埋怨司雀舫,安排这么个人过来也不知是何目的。

  到了别墅区,宋和真引她进内。

  康琴心向他打听:“审问得如何了?

  严索明身后应该有组织吧?”

  “康小姐见谅,恕我不便透露案情。”

  如此,康琴心也不再多问,见他引自己去的方向是书房,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司雀舫,便道:“还是直接带我去见陈莉莉吧。”

  宋和真不为所动:“二少有话跟康小姐说。”

  都来了他家,不见主人确实说不过去,康琴心这般想着,进书房后得体大方的打了招呼。

  司雀舫招手,让她近前,然后将书桌上的文件递了过去。

  康琴心不解的接过,看完之后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