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浪漫言情 > 御夫有道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结局(求推荐)

更新时间:2019-05-23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结局1

    上京是一片繁‘花’似锦的大好景象,老百姓脸上洋溢着满是幸运的笑脸。|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历经三月余的长途跋涉,伊诺等人方才姗姗来迟。魏霖友日夜期盼,终在这天将期待的人等来。

    吕九来到倚凤楼,对着‘门’口小‘侍’轻声问了几句,轻点点头,推‘门’进了魏霖友的寝宫。此时,魏霖友正静坐在奚宁之前用过的那张梳妆台前,他望着镜中的人,苍白到没有血‘色’,瘦弱到颧骨高耸。

    “陛下,诺公主等人已在清轩殿等候了。”吕九望着魏霖友的背影,细语轻声地说道。

    “吕九啊!朕的样子竟然吓到自己了,这般走出去,若是吓到了诺诺该如何是好啊?”魏霖友轻轻扯了下嘴角,想着见到伊诺该如何笑,该如何哄她接手这朝局,该如何留个好的印象给她呢?

    “陛下,诺公主怎会不理解呢?她是那般聪慧的‘女九笑着拿起桌面上的梳子,将魏霖友披散的长发熟练的盘起,梳成发髻套上‘玉’冠,再用金‘色’的簪子固定住。

    “嗯,79,m.绾发后人似乎‘精’神了许多。”魏霖友站起身,一阵眩晕感袭来,吕九急忙上前扶住,担忧的神‘色’尽显,魏霖友不以为然的笑道:“无妨,走吧,别让诺诺等着急了。”

    清轩殿上,影子和缪任坐在椅子上静候,他们对面坐着百里宇和伊诺,二人小声‘交’谈着什么。

    魏霖友缓步走来,看到的就是这番场景。影子依旧是初见时的那般气宇轩昂。或许与之当初更甚,再看缪任,那倾城之貌依然,骨子里的妖媚尽数展现在他微微眯起的眼角,好不妩媚多情。一丝自卑悄然产生,开始快速啃噬他的心灵。他想着,奚宁为什么会派此二人送伊诺进京,是否另有深意?是不是想告诉自己她的身边不缺美男?这样的想法迅速增长,‘胸’口沉闷至极,喉头一甜。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皇上!”缪任的嗅觉一向灵敏。他抬眼向着‘门’口看去,魏霖友被吕九搀扶着跨进殿‘门’,他三两步上前,准备见礼。随后跟来的还有影子和百里宇、伊诺。

    “无需多礼。切莫折煞了弟弟。我怎能承受的起?”夺了她的皇位,我怎敢让她的夫‘侍’给自己行跪拜礼!寻思间,他已伸手扶住了缪任和影子。阻止了他们。

    “孩儿给魏爹爹见礼。”伊诺和百里宇也是以普通人家的礼数行了礼。 风诡传说

    魏霖友内心五味杂陈,在此刻,他突然没了勇气,没了去见奚宁一面的勇气。或许人就是这样,在希望落空的瞬间会觉得被整个世界给抛弃了,魏霖友勉强展现的笑容一寸寸崩溃,之前被他压下的瘀血又奔腾着冲破他的伪装,从嘴角缓缓向下流去。

    “陛下,陛下……”

    “皇上,皇上……”

    魏霖友直直倒进了吕九的怀里,在闭上眼的刹那,他笑了。听到影子和缪任焦急的唤着自己“皇上”,他就忍不住想要嘲笑自己,是皇上吗?他们是在说:看吧!你得了天下又如何?我们称你一声皇上,你可满意?我们得到的是整个世界,而你失去了她。再到后来,他一点意识都没有了,也不想有了,说他胆怯也好,说他蠢笨也罢,龟缩的离开或许才是最好的结局。

    倚凤楼内外一片忙碌,太医院全员出动,然,魏霖友已是油灯枯竭、回天乏术。

    根据魏霖友的遗旨,伊诺在众人的拥护下顺利登基,百里宇和严嵩留在身边协助她处理政事。影子暂时接管了宫廷防卫一事。

    缪任牵着魏霖友的孩子,回身望了眼宏伟的宫‘门’,转身上了马车,见肖龙不知何时已坐在里面了。

    “可是玩过瘾了?”缪任很是无奈,肖龙这贪玩的‘性’子不知何时能收敛一点,发生如此重大的事,他还能没心没肺的笑。

    “……缪哥哥可不能害我,见了宁,你可不能这般说。”肖龙一进京,见到京城的繁华,兴奋不已,说出去转转之后再不见人。

    “小奚不问,我自是不会多嘴的。”缪任伸手掀开马车帘子向后看去,紧随其后的还有一辆马车,那沉闷的黑‘色’使他觉得压抑。想起魏霖友临终嘱托,他不得不尊他心意,只是不知奚宁见此会作何感想。

    “缪哥哥是在担心什么?”肖龙见缪任一直注视着身后的马车,关切地询问到:“是不是担心宁会受刺‘激’?”

    “虽然小奚不常提起他,但是大家都明白,她心里是有他的,何况他还为他生了个孩子。”缪任看了眼身边安静的孩子,眉眼间像极了魏霖友。

    伊森接到飞鸽传书,见是影子寄来的,展开一看,大惊失‘色’,转而又恢复淡定从容的模样。

    “是影子来的信吗?”奚宁不知何时站在了伊森身后,伊森温柔地望着她,走上前紧紧的抱住她,轻声说:“宁儿,你知道我们有多爱你吗?” 傲世如凰:狂女风华

    “我知道!”奚宁笑着环住他有力的腰身,脸颊贴敷在他的‘胸’膛上。她知道肯定是上京出了什么事,伊森奇怪的言语使她有些不安。

    “霖友,去了!”伊森侧头担心的看着奚宁的表情。

    “怎么可能……何时?”奚宁从伊森的怀抱中退出来,神‘色’有些慌‘乱’。

    “三日前,在见到伊诺的当天就昏倒了,几经抢救,回天乏术。”伊森再次拥奚宁入怀,他能感觉到她的无助,他轻抚着奚宁的后背,继续说道:“缪任和肖龙已经在回来的路上,霖友希望能最后见你一面,却……缪任带着他和孩子回来了。”

    “回来了吗?他为何不再等等,为何这般残忍的只给我结局,却不给我救他的机会?”奚宁眼角的眼泪无声地滑落,是事实太残酷还是自己太残忍?明知道他重病缠身,却没去见他一面……

    “宁儿,那时你又孕在身,如何去得?”伊森紧紧抱着怀中因哭泣颤抖的身体,他能明白她的遗憾。

    “但他走了,他有胆量夺走我的江山,为什么就没胆量留一口气见见我呢?”奚宁又何尝不理解魏霖友呢?

    两个月后,缪任和肖龙昼夜兼程的赶回来了。虽然魏霖友的遗体做了防腐处理,但还是尽可能快的将魏霖友送到了奚宁身边。

    奚宁看着‘床’上骨瘦如柴的男子,此人怎么可能是魏霖友呢?那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他昔日的风采,她握着他冰冷的手,就感觉像握着一把枯木枝。

    “你是如何做到的?把自己折磨成这般模样。”奚宁的眼泪再次溃堤。当面对这样的他,叫她如何不触动?

    “你不是来赎罪的,你是来惩罚我的,对吗?你不给孩子取名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这般折磨自己,你想要的江山我不是给你了吗?为什么?……”

    这一夜,奚宁都在问“为什么”,只是没人回答她。

    人去了,除了多了一座坟,留给亲人的只有眼泪。如果魏霖友知道奚宁会悲伤过度大病了半年,他是否会多一份欣喜?如果知道他的孩子由奚宁赐名魏思安,他是否会欣慰多一些呢?

    ps:木木感谢各位小伙伴儿的支持~~~千万个热‘吻’送上;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