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浪漫言情 > 离婚合约:总裁请签字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260.第260章 三朝回门

更新时间:11-08
“妈妈,你在真好。

”莫长安伸手轻轻抓了乔薇的手,蹲在她的面前,脸上是温婉清浅的笑容。

    乔薇目光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中有着迷糊,她依旧是神智不清醒,不太认得人,她的病情的确是已经太严重了,现在连片刻的清醒都几乎没有了。

    看着蹲在身前的莫长安,她眼神迷糊地疑惑着,然后轻轻皱了皱眉毛,说了一句,“你长得和我女儿安安好像,都这么漂亮。”

    “我就是你的女儿啊,妈妈。”莫长安微微笑着,乔薇这个样子一点也不会让她感觉到不耐烦,她可以每次都可以耐烦地和乔薇解释这个事实,自己就是她的女儿,自己就是莫长安。

    “你长大了?”乔薇又再次这么问了一句,莫长安轻轻点头,脸上依旧是笑容,“是啊,我长大了,我结婚了呢。”

    乔薇听了这话,眼神中迷糊片刻,就伸手抓住了莫长安的手,紧紧握着,眼神都有些警惕,对她说道,“不要嫁给沈伯言,他不爱你,那样太委屈你了,你不要学我,你那么好,应该值得全心全意爱你的人,我的女儿值得天下最好的人。”

    其实乔薇依旧是不清醒的,但是说出的这句话,却仿佛是天下母亲同样的愿望,自己孩子的另一半要是天下最好的人,自己的孩子值得天下最好的对待。

    沈伯言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稍稍僵硬片刻,也没做声。

    莫长安微微笑了笑,没再对这话做出回答,乔薇总归是不过多久又不会记得这些的,所以现在答不答这话,其实意义也不大。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乔薇就皱了眉头,对莫长安说道,“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我好累想休息。”

    莫长安知道母亲每天不太会这么早醒来,于是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妈妈,你现在就在家里了,我让张妈带你去休息。”

    张妈就在一旁站着呢,看着好好的夫人,以前那么漂亮那么能干,现在病成这个样子,也是倍觉伤感,眼眶都有些湿润,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就走了上来,扶了乔薇上楼去休息。

    周怡春和莫静安还有莫江源搬出去之后,张妈就将家里房间都重新收拾了,虽然莫长安没给出意思,她将那些周怡春和莫静安没搬走的东西,都收拾起来堆到杂物间去了。

    现在房子里看不到半点那两个女人的痕迹,莫长安挺满意的。

    乔薇上楼去休息了,就只剩几个老友在客厅里头。

    齐鸣大包小包的礼品都已经提进来了。

    “你们能来,谢谢你们。”莫长安这么轻声道谢一句,朱丹阳就浅浅笑了,“沈伯言打电话给我们说,我们就是你的亲人,自然也是你的娘家人,三朝回门回娘家,没有娘家人在怎么行?”

    艾珂在一旁点了点头,温婉地笑着,而尚臣虽然对沈伯言有点意见,但是对这事还是赞同的。

    只是原本最能活络气氛的时九没来,倒是路里里过来了,身上还穿着莫长安给她买的那套女士西装,很是英气,再配上那一头利落的短发,更是帅气了。

    “表嫂,沈伯言那废物还是第一次这么用心准备件和工作无关的事情呢。”路里里听到先前乔薇的话,觉得还是有必要替沈伯言辩解一下的,毕竟在她看来,莫长安和沈伯言再配不过了。

    莫长安听了之后就浅浅笑了,第一次么?恐怕是第二次吧,昨晚那次,也挺用心的,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注意到最爱闹腾最能活跃气氛的丫头没来,莫长安不由得轻轻皱了眉头,“时九怎么没来?这种事情她一向是最热衷过来闹腾的。”

    她看向艾珂,这么问了一句。

    艾珂摇了摇头,“你婚礼一结束她就说她要出去散散心呼吸新鲜空气,于是找了个欧洲的团就出去了,今天应该……唔,到罗马了吧。”

    莫长安无奈笑笑,心知时九就是那么个闹腾性子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表示了然。

    而一旁的沈伯言听了这话之后,眉头轻拧片刻,这个时九也还真是人中奇葩,沈伯言已经听林泽宇电话说过了,那天她没吵没闹,没要求负责也没要求赔偿,反倒让林泽宇有些不知所措。

    于是林泽宇在电话里头,声音有些黯然,似乎对这事情依旧介怀,他对沈伯言说道,“伯言啊,我还第一次碰到这种女人,这明明应该是好事是吧?但我怎么就那么放心不下呢。”

    沈伯言想到这里,觉得这事儿自己操心再多也没用,于是就指了指齐鸣提进来的那些大提小袋的,看向朱丹阳他们,“这些都是带回来的礼物,既然你们都是长安的娘家人,自然是见者有份,人人有份,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所以就什么都买了一些,你们喜欢什么就自己选吧。”

    没了时九在场,活跃气氛自然就是路里里,她欢呼一声就要扑上去抢礼物,沈伯言手臂一伸,就直接揪住了她的后衣领,“你没份,你是我的妹妹,又不是娘家人。”

    “呸!谁和你一家,我连伴郎都没当成,我是伴娘!抱歉,我就是娘家人,赶紧撒手啊,不想事态严重的话。”路里里最后一句话中颇具威胁,沈伯言要再不放手,她可真是会把他撩到地上去的。

    莫长安站在一旁笑了笑,伸手扯扯沈伯言的衣角,“难得大家热闹高兴,由她吧。”

    沈伯言这才松开了手,路里里直接窜了上来,“还是表嫂好,爱你!”

    这姑娘动作迅捷得莫长安都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已经被她吧唧一下,长安有些目瞪口呆,沈伯言眉头一皱,声音冷了几分,颇具威胁的说道,“路里里!”

    路里里懒得管他,欢欢喜喜地挑礼物去了,留下还一脸怔忪的莫长安和铁青脸色的沈伯言。

    艾珂和尚臣自然也都去挑礼物,高高兴兴的,莫长安看到张妈已经从楼上下来,就伸手招呼着,“张妈,你也选一点吧,这么多东西。”

    张妈原本还想客气一下,但想着这是回门礼,小姐这么做自然是把她当做娘家人了,心喜也就点头答应了。

    只有朱丹阳依旧站在一旁,没个动静,莫长安走到她旁边,低声问了一句,“丹阳,你怎么了?”

    朱丹阳轻轻勾了勾唇角,笑得有些苍凉,“长安啊,我想我的确是应该听你的话……”